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2章 身影房梁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晨光,熹微。

    摄政王府的地龙烧了一晚上,暖和是暖和,只烤得屋子里有些干,李墨睡眼朦胧中随手抓了放在身边的茶壶,一口气闷了进去。

    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咙灌进肺腑里,让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

    喝完了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平日里的凉茶换成了温的。

    自打他坏了腿后,就不喜欢有人近身伺候,睡了后这屋子里就更没有别人了,于是这茶水便一直是凉的。

    李墨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他看着空空无人的屋子,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暗卫营的人还训练怎这些琐事?这是练大丫鬟,还是练兵器?

    他沉默了一会后,开口叫了柳西的名字,“柳西,你出来。”

    柳西听到了命令,身体一扭,毫无声息的从房梁上跳了下来,两丈的高度,落下来竟然丝毫没有声音。

    “好功夫。”

    李墨不由得感叹了一句,他勾了勾手,让柳西走过来。

    “这水是你换的?”,李墨问道,其实他多少也能猜出来,自己腿脚不方便,很多东西都是放在手能直接拿到的地方。

    能在这个距离做事,并且还不惊动自己的人,整个摄政王府里就只有柳西一个人了。

    “是。”

    柳西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漆黑如古潭的双眼里只映照出李墨一个人的身影。

    “为什么?”,李墨不解的开口,“本王没有给你下这个命令吧。”

    按照昨天柳西的表现,她不会主动去做命令之外的事情。

    “为了伺候王爷。”,她淡淡的开口,“这是陛下下的最高命令,优于一切。”

    听到这个答案,李墨怔了怔,他的表情有些空白,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他那张脸有些迷茫。

    又是这样。

    每次他都以为自己那个皇兄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时,总会有这样的事提醒他,他可能不是这样的人。

    这样反反复复,宛如囚笼。

    或许这才是帝王之心。

    李墨有些苦涩的想到。

    他闭了闭眼睛,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他便收起来了种种心思,“你既然如此会伺候人,那就伺候本王穿衣。”

    “是。”

    柳西利落的走向挂衣服的地方,柜子里一色都是黑色的衣裳,款式也相似,只有两三件衣角的绣花不太一样。

    她的手顿了顿,本来以为会苦于搭配上,这下可给她省了不少事儿。

    在穿衣服这事上,李墨还算配合,他的腿也不全完全没有知觉,穿衣服也没有那么费劲。

    李墨还记得昨天他像个麻袋一样,被扛来扛去,早晨换水的温情消了消,气又有些上来了,他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将本王抱到轮椅上,不准用扛的。”

    他重点突出了那个扛字。

    柳西认真的点了点头,伸手比划了一下,然后一手托住了自家王爷的大腿,一手搂住胸,一个公主抱抱了过去。

    没有用扛的,很好。

    柳西在心里说了一句。

    “力气不错。”,李墨的脸色变了又变,他是皇后嫡子,虽然后面坏了腿,可从来没有这般像个女儿家家般对他!

    “谢王爷夸奖。”,柳西出身暗卫营,擅长的又是那夺人性命的手段,丝毫没有察觉自家主子的脸色变了。

    李墨被气的说不出来话来,他甚至在想,皇帝是让这个暗卫来气死他的吧?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李墨本来想给这暗卫一个下马威的心思也少了,他有些懒的开口,“你过来给本王梳个头吧。”

    “是。”

    李墨一个男人自然也没有多少首饰,柳西随手拿了个白玉冠,将头发绾好,整个人都明朗了很多。

    “推本王出去走走。”

    外头阳光正好,照在身上有些暖意,他已经很久没有出来晒太阳了,或许是那壶水,又或许是她的木头,让李墨放下了几分戒备。

    摄政王府极大,他出来建府时,他那个皇帝爹还没有去世,自然建得也雄伟。

    “昨日已经太晚,没有安排你住处,你是在哪睡的?”

    李墨看着庭院的梅花,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回王爷的话,在房梁上。”,柳西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房梁?

    那他睡觉的样子,不全被看到了?又或者,若是柳西有一日想杀他,两丈的距离,可是太容易了。

    李墨越想,神情越冷,他看着柳西,唇角微微勾起,声音却阴冷的可怕,“摄政王府空房间那么多,怎么?就惦记本王的房间?”

    “要贴身伺候王爷。”,柳西丝毫听不出来李墨的怒意,她冷淡的开口,眼里依旧任何表情。

    “呵。”,李墨冷笑了下,“好一个贴身伺候。”

    这个探子可放的太光明正大了,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你的行礼呢?”,李墨继续问道,“总得有地放吧。”

    “暗卫没有个人物品。”,柳西回答道,“我们得一切都是主人的。”

    “这是你们暗卫营的规矩,我摄政王府可不这么亏待下人。”,他冷淡的开口,“推我去前厅管家那里。”

    管家已经是知天命的岁数了,两眼微微眯起,一派和蔼可亲的老人模样。

    “王爷?”,顾鸿有些惊讶的开口,上前行了一礼,“您怎么来前厅了?”

    顾鸿是李墨母后的娘家远房亲戚,唯一的儿子早些年死在了战场上,一直为皇后娘娘做事,后来李墨开府,就来了李墨这当管家,是看着他长大的。

    “给她安排个屋子,离我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

    太远会让皇帝起了疑心,疑他不忠,太近以柳西的身上,杀他可太容易了。

    “晓得了。”顾鸿应了下来,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柳西,“这就是陛下赐给王爷的女娃娃?”

    “俊得很,就是衣服素了些,待安排好住处,给娃做几套衣裳。”

    “顾老!”,李墨叫了一句。

    他还是很尊重这个看他长大的老人的,某种程度上说,他从这个老人身上体会到了皇家难得的几分爷孙之情。

    “听得了,听得了。”,顾鸿笑着开口,“老头子现在耳朵不背。”

    “那就红归阁好了。”,顾鸿开口道,“离王爷住的青还院不太远。”

    红归阁属于后院,理论上讲是他的妻妾住的地,李墨看着柳西,上下打量了一番,他突然有了对付这个探子的思路。

    “那就那儿吧。”,李墨富有深意的笑了笑,“就按顾老说的,给她置办几件衣裳。”

    柳西面无表情的听着,她看向自己家王爷,“属下的衣服是有定制的,有些武器……”

    “跟了本王,就得按摄政王府的规矩来。”,李墨不悦的打断了柳西的话。

    “如今本王才是你的主子!”

    “是。”,柳西恭顺的垂下头,如古潭般的漆黑双眸,显示不出任何情绪。

    顾鸿老管家的速度很快,红归阁的种种都安排的明明白白,一切女儿家有的东西,丝毫没缺,甚至为了符合暗卫的身份,还特意安排了几个木桩在院里。

    “柳主子,您手抬一抬?”,绣娘锦央乖巧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

    “奴家量好了尺寸,才好给您做衣裳呀。”

    “不……”,她话还没说完,就听李墨命令道,“让她量尺寸。”

    柳西本来想直接报出来她的尺寸的,可既然王爷这么说了,便住了口。

    “请让属下先把武器卸了去,不然该伤了这i位绣娘了。”

    绣娘回头看向李墨,她也是这王府的人,王爷替她收敛了父亲的尸体,又将她从想揍死她的夫君手里解救出来,从那后王府就是她的家了。

    毫不夸张的说,这王府就是铁桶一块,谁也撬不进来,除了这位御赐的暗卫大人。

    李墨点了点头,“就在这卸。”

    柳西应了一声,把剑放地上后,随手就把外衣脱了,衣服内侧挂了一排小匕首,上面有几枚还反着不太一样的光,显然是淬了毒的。

    又弯腰从大腿解了下来两个绑袋,上面各钉了两排钉子,小腿上绑了两把略长的匕首,柳西想了想,又将靴子拖了,赤着脚踩在地上。

    李墨看着这一地的武器,脑子直突突,“不愧是暗卫营出来,这一堆东西,本王尚能理解,这靴子是怎么回事,也是武器?”

    “里面嵌了磨锋利的铁片。”,柳西回答道

    绣娘锦央的手有些颤抖,她突然觉得刚才暗卫大人不让自己碰她的身,是为了自己好。

    “现在可以了。”,柳西对着绣娘开口道。

    锦央:奴家觉得不可以!

    锦央快速的量好,然后向王爷行了礼,飞一样的跑了。

    李墨看着这小姑娘狼狈的样子,扯了扯嘴角,那心态才是正常的。

    而这位暗卫营出来的怪物,丝毫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对,正把刚才卸下来的武器,一件件套回去。

    看了一会后,李墨突然开口,“你不冷吗?这屋子没烧地龙。”

    “习惯了。”,柳西淡淡的开口,她已经把东西都绑了回去,恭敬的站在李墨的身边。

    无所谓冷或者不冷,一切皆是习惯。

    李墨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柳西,即使是阳光这么好的天气,她也依旧站在了阴影里。

    “做好衣服,还得几天,明天先带你出去买两身,先对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