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3章 偶得步摇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平常不太爱出门,也不需要出门,家里的马车除了上朝的时候用,其他时候都放在王府角落里落灰。

    他看着马车外吵吵闹闹的人群,一时间神情有些恍惚。

    他有多久,没有看到这么多人了呢?

    是从他断了腿的那天起,还是从他知道了父皇为什么被气死的那天起?

    李墨想不起来了。

    马车停在了东市门口的拐角,再里面就不太适合马车进去了,摄政王府的车极其奢华,不仅仅装饰得华丽,连大小都比寻常马车多上一些。

    车夫也是摄政王府的人,自然懂得自己家主子的心思,这拐角一个人也没有,不会有人看到摄政王是如何下车的。

    李墨见停了车,便对着柳西吩咐道,“扶本王下去。”

    他的腿不算是完全没有知觉,若是有人扶着,还是能站上一会儿的,甚至扶着墙还能踉跄走两步。

    然而在外面,他实在是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狼狈到只能被人抱着的一面。

    “是。”

    柳西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对她来说摄政王丢不丢人,都没有任何区别。

    她牢牢的扶着李墨,身上用了内力,李墨只觉得身边的人没有丝毫晃动,扶着她就像扶着墙一往。

    坐到了轮椅上时李墨也松了口气,他淡淡的开口:“走吧。”

    衣服是柳西选的,黑色的衣裳上没有任何花纹,腿上盖了个白色大氅,黑白之间显得他更加尊贵。

    京都的集市有两个,东市都是卖珍贵物品的,毫不夸张的说,在路上随意一斧子砸下去,都能砸出来两个高官子弟。

    西西卖的东西就杂了,更多是为了普通百姓服务的。

    李墨他们一行人来的自然是东市。

    柳西推着李墨走到人群中,天色正好,虽然有人多看了李墨两眼,可也仅仅是多看两眼,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议论纷纷。

    这轮椅是特制的,上面有着摄政王府的印记,再加上柳西那一脸像是随时能杀人的表情,更没人往他们这凑了。

    李墨抬头看去,有些被逗笑了,“不过是上个街,你这般严肃做什么?”

    “此地人多眼杂,万一有刺,属下怕护卫不及时。”,柳西解释道,她抬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座酒楼,那是绝佳的伏击地点,若是给她两把诸葛连弩,她定能守住这两条街。

    “无妨。”,李墨开口道,“摄政王府的护卫也不是吃干饭的。”

    他出来,自然也不会只带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皇帝要他命的人来。

    “是。”

    李墨没有那么好的兴致逛街,由下人领着径直去了卖衣服的裁缝铺,店铺正好在街角拐角处,因此有两扇门,东门摆放着各色布料,南门则卖着成衣。

    他让下人报了柳西的尺寸,让掌柜拿了几套做好的衣裳过来。

    面料都是上好的绫罗绸缎,做工也精致。李墨只看了一眼,直接让下人把钱付了。

    要走的时候,他看见角落里摆着套红色嫁衣,上面绣着些吉祥图案,自小在宫里长大的李墨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给四品以下的嫡女准备的。

    从嫁衣的规格上,就能显示出来夫家、娘家的地位,这衣服上仅仅有些荷花莲子这样的纹路,不会是高官之女。

    至于皇家和宗室,自有礼部来负责,也不会有人出来买嫁衣。

    “掌柜的,这衣服怎么卖?”

    他想起来自己的安排,暗叹真是想要什么来什么?

    “这衣服……有些不吉利。”,掌柜的斟酌的开口,天子脚下谁不认识摄政王府的印记,他不想得罪这个大主顾。

    “订这嫁衣的人家女儿因病去世了,这衣服也就没送过去,卖又卖不出去,只能放在那角落里了。”

    哪有新娘子想穿别人的嫁衣,就是平民百姓也是会新扯上块布,自己做套新的。

    李墨看了眼柳西,勾了勾唇,“无妨。”

    论不吉利,哪里有这位满身兵器的暗卫不吉利呢?况且她应该不是会计较这些的人。

    “一起送去摄政王府。”

    柳西对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她的手搭在剑上,随时提防着四周。

    走的时候路过了个卖首饰的店,李墨想着既然都买了衣裳,那怎么也得再买上几套配衣服的首饰,毕竟做戏也要做全了。

    在一堆璀璨的珠宝首饰中,李墨一眼就看中了个步摇。

    和其他步摇不太一样的是,它尾部缀的是一排精致的小铃铛,叮当作响,十分清脆。

    李墨比量了一下,对着柳西道,“弯下腰来。”

    柳西不明所以的弯了下去,她的头发仅仅拿了个绳子绑了起来,头上任何首饰都没有,这也方便了李墨操作。

    他三两下就将步摇给柳西戴好了,然后满意的点点头,“以后不准拿下来。”

    一向冷淡的柳西脸上终于出现了些为难之色,可看着王爷兴致勃勃的脸,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只是应了一声。

    “属下遵命。”

    柳西回去这一路,铃铛自然也响了一路。

    李墨听着这叮叮当当的声音,对柳西神出鬼没的事儿,也放下来几分心。

    回到摄政王府后,李墨便吩咐着柳西做些端茶倒水的事,这铃铛自然也响了一下午。

    李墨远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杀的恐惧后,心情好了太多,晚饭的时候甚至多吃了两口,

    柳西正伺候李墨吃饭,布菜的时候铃铛自然也叮叮当当的响着,听着这声音李墨心里开心了许多。

    “晚上你换了那嫁衣过来,身上就不要带武器过来了。”,李墨想了想那一地的兵器,又补了一句,“鞋里也不行。”

    柳西有些惊讶,她回想了下她第一晚王爷对她说的话,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这是要侍寝。

    侍寝也是伺候的一种。

    没有违背命令。

    “可还要带着这步摇?”,柳西询问道。

    李墨想了想,春帷动,铃声响,也是人间美事。

    “带着。”,李墨觉得他嗓子有些紧。

    夜里,柳西换了衣裳过来,大红的衣裳衬得她脸色更加白皙,没有什么血色的唇,也被她点了点红。

    李墨眯着眼看向柳西,脸上慢慢露出些许笑容来。

    ……美丽。

    有种过于阴厉的美丽。

    李墨突然觉得有点热,他哑着声音开口,“怎么?想开了。还是觉得伺候本王,比做暗卫舒服多了?”

    柳西丝毫没有领会到李墨的意思,她平静的开口,“伺候王爷和当王爷的暗卫并不冲突。”

    李墨心里那点绮丽心思,一下子被冲开了,他握了握拳,想让她滚出去,又勉强忍住了。

    “过来。”

    他故意放轻了声音,柳西这个探子是拔不出去的,只能安排在一个既在他身边,又不能接触到机密的位置。

    他想了想,只有把她安排在后院最合适。

    这年头,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抛头露面呢?

    这个借口任谁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

    他摆出来一副笑容来,拍了拍他身下的垫子。

    李墨本就生的好看,眉眼里透露出几分俊美来,唇边含笑,一双凤眸专注的看着柳西,那眼里的风情任谁都会沉浸进去。

    “是。”

    柳西柔顺的走了上去,她什么武器也没有戴,没了佩剑的她,多了一分柔弱,也多了一分娇媚。

    头上的步摇叮当作响,除去这她这一身红衣,这屋里还特意燃了两根喜烛。

    这些当然都是顾鸿老管家安排的,他还特意让锦央剪了两个喜字贴在了窗柩上,让冷清的屋里多了几分喜气。

    “果然,女子还是要打扮些才好看。”

    李墨开口道,他闻道柳西身上的味道,有些清冷,像是冬日里的梅花。

    初见那日的感觉又上来了,李墨抚上柳西的背,手掌落上时他有些惊讶,即使是隔着衣服他也能摸出,柳西的后背并不平坦。

    低头正对上柳的眼,那眼漆黑一片,清清冷冷,没有丝毫情绪。

    李墨看她这样,也冷静了下来,他褪去柳西的衣裳,果不其然背后密密麻麻的都是伤疤。

    一层叠着一层,只有那么一两块地儿还是皮肤本来的颜色。

    纤细的手指抚了上去,伤疤还很柔软,摆明了是新结的,李墨的心里有些复杂。

    “疼么?”

    “已经不疼了。”,柳西直白的回答着,她有些不懂李墨想做什么?

    不是让她侍寝吗?

    是看了这些伤疤,没兴趣了?

    李墨的手顿了顿,他将人带入怀里,手下极其轻柔,手臂围着柳西取下来她头上的步摇。

    已经不疼了,说明还是疼过的。

    李墨难得起了一点恻隐之心,他对着柳西道,“只要你不背叛本王,以后本王来护着你。”

    铃铛掉下了地上,发出来它这晚上最后的声响。

    柳西垂下眼,看着地上的铃铛步摇,问出来心里的疑惑,“王爷为何如此喜欢这首饰?”

    “听见铃铛的声音,就知道你在附近了。”,李墨半真假的开口,他低头吻了吻柳西的头顶,显然动了情。

    柳西怔了怔,顺从的被抱在怀里,很快衣裳就落了一地。红色的衣服覆盖在步摇上,遮盖了金属过于冰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