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4章 无心无情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西数着摄政王的呼吸声,半刻钟后她确定摄政王彻底睡着了后,利用来巧劲从摄政王的怀里挣脱出来。

    见他没有醒过来,才轻手轻脚的继续下一步动作,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提了轻功,跳上了这屋里的房梁。她接到的任务就是保护王爷,可王爷安排给她的屋子离这里太远了,不利于她完成任务。

    暗卫不能离任务对象太远,如果可以她想避免一切使任务失败的可能。

    大不了,就天亮的时候绕一圈再回来好了,柳西默默得想着,摄政王府虽然大,但是也没有大到离谱的程度。

    月色透过窗户照进屋里,她看着地上的红色嫁衣和铃铛步摇,柳西那张向来冷冰冰的脸上,难得有了些其他变化。

    这是纳了她?

    承恩有承恩的规矩,侍卫有侍卫的规矩,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若是坏了规矩……

    柳西强迫自己从回忆中清醒出来,她不愿意想过去那些充满了血色的回忆,她靠着屋子里的龙骨思绪有些困倦。

    还是先休息下吧。

    梦中不知时辰,外头的晨光叫醒了睡梦中的柳西,她们暗卫其实都不会彻底睡着,留三分意识在外面,避免有什么意外发生。

    柳西看了眼还在睡熟的摄政王,扭身跳在了地上,将地上的嫁衣和铃铛步摇捞了起来,没有一点声音地推开门飞奔了出去。

    “还是先回下红归阁好了。”柳西喃了一句。

    花草树木从她身下飞速掠过,跃了几道墙后,柳西利落的翻进了红归阁里。

    她先将嫁衣摆在衣柜里放好,又简单从院里的小池塘里打了水漱洗了脸。然后有些迷茫的看着这一柜子衣服。

    衣服都是成套的,布料精致,绣纹华美,可是……并没有地方绑武器。

    这些衣服都太累赘了,若是真有刺,穿着这些衣服,她绝对没有办法发挥全力。

    想看想,柳西最终还是穿回了自己的衣服,黑色的劲装上没有任何花纹,即使她们不幸被捉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正当她换好衣服的时候,就听外面有细碎的脚步声响起。

    柳西仔细听了下,来人声音轻盈,整齐划一,是侍女?

    很快顾鸿管家的声音就解开了柳西的疑问。

    “柳小姐。”,顾鸿管家在外面开口道,“方便进来吗?”

    “方便。”,柳西平淡的开口,随后想到这算是半个摄政王府的主子,又缓了下声音道,“请进。”

    闻言顾鸿管家推开门,带着一行侍女走了进来。

    侍女们都端着洗漱的东西,极有规矩的分将两排站好。

    “昨夜,辛苦柳小姐了。”,顾鸿管家笑盈盈的开口。

    柳西摇摇头,看着这一排明显是要伺候她洗漱的侍女,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我……不太习惯让别人伺候。”

    顾鸿点了点头,他给了带头的侍女一个眼神,那侍女也是极懂事的吩咐下人们把东西摆放好,便带着人退出去了。

    “多谢。”,柳西听到她们彻底远离的脚步声后,才松了口气。

    “柳小姐身份特殊,有些不太一样的要求也是正常的。”,顾管家开口道,他看了一眼柳西的穿着,有些不解的开口。

    “柳小姐可是不喜新买的衣裳?”

    “不是。”

    柳西有些为难的开口,“只是穿着那些衣裳……遇敌时怕是会有些累赘。”

    言下之意,就是不太喜欢了。

    顾管家点了点头,“知晓了,等下老夫这就让锦央那女娃娃改了去。”

    衣服这事解决后,柳西也就把侍寝的事一道说了出来。

    “按照规矩,暗卫侍寝是要记录的。”,柳西直视着顾鸿的眼睛,“我们身体受了药物训练一般是怀不上的,若是顾管家不放心也可熬了避子汤送过来。”

    顾鸿眯着的眼闪过精光,他笑着开口,“柳小姐说的话,老夫还是信的,只是这记录还是要记一下。”

    “好。”

    柳西对这事没有什么想法,她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按照昨日摄政王醒的时辰推断,还有半刻钟他就该醒了。

    “王爷快醒了,我该去王爷身边了。”,她对着顾鸿道,也不管顾鸿什么反应,门一推直接用了轻功跃了出去。

    终是在摄政王醒来之前赶了回去,在路上的时候柳西还没忘了把那步摇戴上。

    铃铛清脆的声音从李墨的上方响起,他抬眼看去果不其然的,柳西正蹲在上面。

    “下来。”,李墨慵懒的开口。

    柳西直接跳了下来,柔顺的站在李墨的面前。

    李墨起身坐在床边,“你换衣服倒是挺快?”

    他将目光落在了那步摇铃铛上,想到了昨日在柳西身上看到的伤疤,一时间有些感慨。

    似乎在这个暗卫身上,除了他用来确定方位的首饰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女性的东西了。

    “过来。”,李墨开口道,“坐本王身边来。”

    柳西恭顺的坐在他身边,脖子微微低下,露出姣好的脖颈来,白皙的皮肤上隐约有两道红藏在黑色衣领下,更具有视觉冲击感。

    李墨觉得他又有些热了。

    “你嫁衣呢?”

    “送回红归阁放好了。”,柳西实话实话道。

    李墨有些怔住,他没想到这么个不上心的衣裳,会让柳西特意放好。

    若是有机会……还是给她做件新的好了。

    李墨在心里这么想到。

    显然李墨心里想什么柳西是不知道的,她只觉得既然问了嫁衣的事,那果然是纳了自己吧?

    柳西再次确定了一下,嫁衣、喜蜡、喜字。

    她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后,确定了自己确实需要“贴身”伺候摄政王。

    于是她朝着摄政王笑了笑。

    柳西本就长得好看,这突然的一笑,宛如冰山融化,一下子就刺激到了李墨。

    “你?”

    “王爷——”

    柳西用能力震了下声带,她长时间没有说话,声线又冷又硬,如今这么一刺激,声音变得异常妩媚。

    她的手轻轻落在摄政的衣角上,“早上?”

    李墨并非不通人事,他当然懂这个早上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位暗卫营出来的怪物,怎么会转变的那么快?

    他迟疑的看着柳西,迟迟没有动手。

    似乎是看出了李墨的迟疑,柳西更加大胆了起来,她的手不断向上摸去,有些茧子的手指带给李墨更加刺激的触感。

    李墨觉得自己有根线断了,他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你这其实做什么?勾引本王?”

    柳西妩媚的笑了笑,肩膀微微颤抖,宛如花枝轻颤,她身体稍稍前轻,声音落在了李的唇边,“伺候王爷。”

    还是那句话,可感觉却完全不同了,李墨看了柳西一会儿,“好。”

    这种送上来的菜,不吃白不吃。

    吃完了这顿特殊的早道后,李墨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柳西,只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回了那冷冰冰的样子。

    他有些不解,一下子松开了怀抱。

    柳西也就顺势从李墨怀里出来,她利落的穿好衣服,将武器一点点放好。

    这让李墨看得更是惊奇,他有种被占了便宜的感觉。

    这是睡完了,就不认人?

    他走些没好气的开口,“你刚才那么热情是为了什么?想明白了不做暗卫,要做本王的妾室?”

    柳西抬眼看向李墨,手握在剑邴上,声音平淡,没有了内力的刺激,她的声音有些嘶哑,冷硬的可怕。

    “为了伺候王爷。”

    无所谓热不热情,一切都是为了任务需要而已。

    这是李墨第一次真切的认识到,为什么说暗卫营出来的人,都是无心无情的怪物。他只觉得刚才那个想给柳西重新做套新嫁衣的自己是个傻子,看着眼前这个冷冰冰的女暗卫,同样也扯上了一抹冰冷的微笑。

    “还真忠心。”,他抬起柳西的脸吻了上去,“那就好好在本王身边呆着,哪里也不许去。”

    就让她永远被困在后院,任由她武功盖世也施展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