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5章 烤鸭与点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对于柳西的那点男女之间旖旎心思,随着早朝的结束,彻底散了去,他骨子里对于政治上的敏锐察觉到了柳西和其他女人的不一样。

    那个女人和情情爱爱这种事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李墨是皇后嫡子,先皇亲点的摄政王,因此接他下朝的车驾自然能开进去。

    “去正德楼。”,李墨在宣政殿门口对着车夫开口。

    他上了马车后便看见柳西在里面,李墨进了皇宫便看不到柳西的身影,还以为她回去送情报了,没想到是在这等着他,李墨虽然对柳西没有什么男女之爱,此刻也难免产生了一丝柔软。

    怪不得谁都想有个暗卫,能这么时时刻刻等着自己,那感觉实在是太温暖。

    “柳西?”,李墨唤了一声。

    “属下在。”

    柳西跪在在李墨身前,头上的铃铛晃动,发出铃铛叮叮当当的声响。

    听着这声,李墨莫名的心情好上了很多。

    他看着穿着单薄的柳西道,“起来。”

    “是。”

    摄政王的马车极大,即使摆了个轮椅在里面也空余了不少地。李墨本就不是多话的人,柳西更是若没有命令的话一整天都说不上一句话。这两句胡说完两人再就不说什么了。

    马车外边隐隐有吆喝的声音,趁着两人之间更沉默了。

    “你没跟本王进宫?”

    最终还是李墨打破了沉默,他也是好奇,大内侍卫可不算少,暗卫营这个也能瞒过去吗?

    “不是。”,柳西平淡的开口,“属下要伺候王爷,自然不能离王爷远了。”

    李墨有些震惊,不过面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他看了柳西一会儿,有些不相信这个答案。

    “没被皇宫里的侍卫发现?”

    柳西思考了下,如实的回答,“应该是有,倒是不多。”

    “皇宫里面也有暗卫营的人,我们藏身手法都是一样的,再加上铃铛的声响,该是有人能察觉一二。”

    李墨沉默了半刻,他突然意识到了,皇帝这是放了一个大杀器给他,带着铃铛才能察觉一二,若是不带该不会如履平地?

    若是能成功收为己有……怕是刺杀他那个哥哥,都不是完全不能做到。

    可……为什么?

    李墨完全想不明白,他仔细盯着柳西的脸看,她的脸上除了冷漠,剩下的什么情绪也没有。

    罢了。

    李墨在心里叹了口气,无论是因为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地位已经成为了他们兄弟两个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

    自古以来摄政王和皇帝相斗,就没有个两全的。他自己本身也没有想过能够善终。

    马车在李墨沉默间停了下来,这里还是东市,只不过是靠外的位置,地方比较偏僻,人也不多。

    柳西扶着李墨下马车,又将马车上的轮椅搬了下去,这才推着他进了正德楼。

    楼里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坐着,桌子上摆放着一吃食,唯一共同的是桌子上都摆着只烤鸭。

    李墨的身体上楼不太方便,便在一楼大堂里找了个偏僻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柳西本来想站在一旁,被李墨硬拉着坐下。

    “你站着太显现。”,李墨有些冷淡的开口。

    “是。”,柳西垂下头来,声音恭敬清冷。

    店小二带着笑走了过来,一身短打肩上还带着快白色抹布,看上去干练又利索。

    “爷,吃点啥?”

    李墨斜斜瞅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有些不耐烦的开头,“你主子认不不出来了?”

    店小二的笑容没变,他看了一眼柳西,接着李墨的话开口,“哪能呢?这不有位生面孔吗?”

    说着给二人倒了壶茶水,壶和大堂里的其他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内里从普通龙井茶,换上了上好的白露尖。

    茶水倒在茶盏里,金黄色的液体顺着茶杯晃动,氤氲起沁人的茶香。

    “呵。”,李墨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来口道,“还是老规矩。”

    “好嘞。”,店小二笑眯眯的应了下来,转身离了去。

    随着店小二的离开,李墨将目光落在了柳西脸上,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眼里没有任何的光亮。

    他想了想,给柳西倒了被茶水,有些感叹的开口,“这是本王的产业。”

    柳西侧过头,继续听李墨说话,手还是搭在剑上,什么话也没接。

    ……

    空气有些凝滞。

    李墨对柳西没有命令就不动的思维模式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他忍住气,对着她开口道,“你……算了……”

    李墨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对柳西开口,问她你怎么不好奇?还是想不想知道他的秘密?

    他喝下一口茶水,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若是柳西真要汇报什么,做到这个地步就已经够了。

    他用余光看着柳西,毕竟这家铺子是他自己的产业,皇帝是不知道的。

    将思绪放到那些过于黑暗的事务上后,那种因为柳西而波动的情绪也平稳了下来。

    “吃东西吧。”,李墨难得温和的开口。

    毕竟这可能是最后么平和时光了。

    柳西完全不懂李墨的心灵路程,她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是。”

    两人吃东西都不是挑剔的那类,等两个人都吃完后,也才过去了半个多时辰。

    李墨看了眼天色,心里有了决断。

    “去西市。”

    柳西有些迷茫,她试着劝阻道,“西市……太太杂,若有人刺杀王爷,怕是会防回护不及时。”

    李墨想到刚才的闷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不有你呢?”

    “这世界上除了你们自己,哪个人有本事越过你们暗卫伤人。”

    “没有人。”,柳西转过头看着王爷开口,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属下不会让任何人伤到王爷。”

    李墨听见之后,确实心头一动,他看向这个木头暗卫,眸中明明灭灭,藏在袖子里的手握了握,最终还是无力的松开了。

    一路无言,只有马车的声响不断回荡。李墨要去的地是在西市的一个小巷子里。没有什么大的店面,看店的人也仅仅是母子两个,可队却排了好远。

    柳西推着李墨站在队伍中不断前进着,这里都是平民百姓,可没有人知晓那奇怪的椅子上刻得是什么花纹,自然也不会让他排在前面。

    “王爷,要不还是属下替您排队买吧,您回马车上?”

    李墨没有出声,大氅盖住了腿,看着前面老太太将一小份奶酥递给前面的人,收了六文钱。

    他眉心皱了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必。”

    见自己家主子支持,柳西也就不说什么了,只微微换了个方向,替李墨遮住了大部分秋日或许狠毒的阳光。

    很快就轮到了两个人,柳西推着李墨过去,只见李墨有些熟络的对着老太太开口。

    “洛婆婆,要四个奶酥。”

    老婆婆点点头,利落的给李墨装起来,“俊后生,好久没看到你了嘞?”

    李墨在这个老妇人面前没有了那么冷酷的神情,只温和道,“出来不太方便。”

    他边说边把提前准备好的二十几文钱递给老婆婆,“是涨价了吗?”

    说道这个老婆婆叹了口气,她有些忧心的开口,“是的嘞,牛乳涨了不少,我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放心,就您这手艺,涨价了也会有很多人买的。”,李墨安慰道,眼里有些复杂。

    老婆婆听后笑了笑,“得您吉言,回去的路小心些。”

    柳西推着李墨往回走,李墨此时倒没有了什么王爷架子,他直接就着装点心的油纸袋,小口吃了起来。

    “若是江山社稷有什么问题,最先受影响的还是百姓。”

    他看了一眼柳西,似乎眼中别有一丝深意。

    柳西完全没有听懂,她学得就不是这些,她察觉到李墨的目光,低下头对着自家王爷开口。

    “无论怎样,属下都会护王爷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