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6章 仅是一把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回来后身上的衣服都没换,直接让柳西推着轮椅急匆匆地奔了后院过去。

    因他的腿脚不行,所以摄政王府的所有建筑都没有门槛和台阶,这一路上走得还算快。

    穿过来二门口,到了后院李墨反而犹豫起来了,他先是看了下附近,边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后,边蔫蔫对着柳西开口,“先停下来。”

    柳西什么也没有说,仅仅按照命令停下来了。

    “本王……看起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柳西有些诧异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既然主人这么说了,她便也认真的审视了一翻。

    除去李墨手中的略有些粗糙的油纸袋和他这一身天潢贵胄的气质不太符合之外,剩下的没有什么不妥。

    可……

    既然这么特意去这么远的地方去买,想必也是有什么深意才对。

    于是柳西权衡了一下道,“王爷风姿举世无双,没有任何不妥。”

    暗卫应该不会说谎。

    李墨听到这话,抬眼看她。想到刚才柳西信誓旦旦说会护他周全,眼里微微一动,心里某个地方好像起了一丝丝波澜。

    他不似以往的冰冷,有了些平和,“那走吧,去韶仪阁。”

    说着他突然想起来,按理说柳西是没有去过那的,可看着这路径也不像是瞎走得样子。

    “你对本王的摄政王府很熟?”,他怀疑道。

    “陛下让暗卫营的人过来前,让我们背过摄政王府地图。”

    柳西不咸不淡的开口,事实上除去地形外,她们临时接受了半个月关于伺候摄政王的训练。

    “皇帝……”

    李墨低声叹了一句,他被柳西推着,花草树木不断后退,他抬眼看了看被建筑框住的天空,第一次觉得这里和皇宫没有什么区别。

    都是一样的逼仄。

    韶仪阁在后院的最深处,柳西来的时候才发现,这里不仅仅收拾得极为精致,而且护卫森严。

    她看向院子里角落正在扫地的小厮,虎口有茧,呼吸声极轻,该是个好手。旁边正给院子里的桂树修剪枝叶的侍女,脚步沉稳,目光如电,武功也不会太差。

    她巡视了一圈,断定了这院子里的人,只有她身旁的摄政王,武功……最低。

    “给王爷请安。”

    见摄政王来了,下人们纷纷给李墨行礼请安。

    李墨点了点头,顺着小路进去了最里面的房屋里。屋子是坐北朝南的,此时正是阳光好的时候。

    阳光下一女子正抱着猫,坐在小榻上,头上没有带什么首饰,就拿一簪子松松的绾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温柔又温暖。

    她听到有铃铛的声音响起,抬头望了过来,一双美眸空洞洞的,里面还有些白色的阴翳在里面。

    “是……王爷?”

    她这里从来不会有外人过来,唯一过来的只有王爷而已。

    “是本王。”

    李墨温和的开口,“我来看看你。”

    那女人拍了拍猫的屁股,猫儿似乎是通晓人意一样,喵一声从女人膝盖上跳了下来。

    又特意去李墨那里蹭了蹭腿才离开了。

    “谢谢王爷。”,女人弯了弯眼,鼻子动了动,她起身走了过来,在李墨一步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这是西市那家的点心?”

    她有些惊喜的开口,“王爷业务繁忙,不必每次来都带着这点心的。”

    李墨只是把点心递到了她手里,“不忙。”

    女人笑了笑,怎么可能不忙呢?像王爷这样的身份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不会有清闲的时候。

    “王爷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吧?”,她拿着点心,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刚才奴婢听到了铃铛的声音。”

    “姑姑这么好的嗅觉也察觉不到吗?”

    李墨有些惊奇的开口,云之跟在母后身边的时候,因着这独特的嗅觉救过母后不少次。

    云之有些难为情的笑了笑,“王爷这是哪里的话,这位带着铃铛女子可是王爷的侍妾?”

    她回忆了下,对着刚才铃铛响起来的位置,“奴婢眼睛看不见,若是有什么无礼之处,还请不要计较。”

    “无妨。”

    柳西上下打量了这位叫云之的女子,确实是感受不到她身上有内力,刚才那一番举动,应该也只是对屋里熟悉罢了。

    她刚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屋里的任何陈设都没有棱角,甚至桌椅的角都雕成了圆弧状。

    李墨对柳西冷淡的态度有些不满,他瞪了她一眼,随后对着云之道,“本王今天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就不陪姑姑吃饭了。”

    云之体贴的点了点头,“还是正事要紧。”

    说着她蹲了下来,和李墨对视着,“只是王爷您还没说这是不是您的人?”

    李墨看着云之毫无神色的眼睛,迟迟没有开口,只是说,“本王先走了。”

    随后给了柳西一个眼神。

    柳西明白了李墨的意思,本想直接抱走,可又想到李墨之前的反应,该是不喜欢的。

    她比量了一下,一手直接拎起来李墨的领子,一手护着他的后背,一跃而起。

    李墨有些生无可恋的看着地面不断闪过的景象,他想要开口,却被灌了一嘴的冷风,最终选择了闭嘴。

    柳西把他放回了青还院里,对自己的判断极其满意。

    没有用扛,也没有用抱,很好。

    “你……你……”

    李墨你了两个字,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他喝了口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说了又有什么用呢?谁让他是个废物!需要别人才能动。

    俊俏的脸色渐渐爬上了冷意,他看着柳西,“跪下。”

    柳西闻眼,头都没有抬起来,直接跪了下来,身体挺的笔直,头却微微垂下来。恭敬又挺拔。

    “本王不太高兴。”,李墨有些恶毒的开口,“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柳西想了下,开口道,“是因为那位女子中毒了吗?”

    听到中毒这两个字,李墨更暴躁了,手里的茶杯掷在了地上。

    “闭嘴!”

    “她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提?”

    “一把刀而已。”

    柳西不明白李墨为什么会如此喜怒无常,但她很清楚主人生气,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她想了想,以王爷对那个女人的珍惜程度,若是能说出来解毒的法子,应该会开心一点?

    “属下……”

    “你懂什么?”,李墨还不等柳西说完就粗糙的打断了他的话,“本王让你说话了吗?”

    他有些恶毒的开口,看着她前面的碎瓷片,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柳西不傻,能在暗卫营活下来拿到单字称号的都不会是傻子。

    这就是眼前这个摄政王心里不高兴,拿她撒气而已,她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今天不出点血是结束不了了。

    膝盖一点一点挪了过去,路上的碎瓷片也扎进去了柳西的腿里,她用了些巧劲,没有让瓷片扎进膝盖。

    若是伤了关节不能动,那对于一个暗卫来说才是灭顶之灾。

    血很快就流了一地,在澄澈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明显,柳西脸色都没有变,只是继续开口,“云之姑姑的眼是因为毒药上行才导致的,若是不快些解毒,怕是会要了她的命。”

    李墨冷笑了起来,“都这个时候了,还关心别人?怎么不关心关心你的腿?”

    柳西穿着的衣裳都是黑色的,月色下光线又不好,只能看见大片的血迹蔓延开来,真正的伤口李墨并没有看到。

    谁料柳西摇摇头,“王爷更关心那位姑姑不是吗?”

    她抬起眼,“属下只是关心王爷关心之人。”

    她不过是王爷口中的玩意儿,那又何必多在意,她在心里有些嘲讽的开口。

    李墨听的这话,皱了皱眉,他撞进去柳西的眼,那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这个人的世界里满心满眼都是他自己。

    柳西膝行过来后离他极近,近到他一低头就能吻上柳西的脸。

    这个女人也算是伺候过他,想到那天晚上的种种,心里某个地方酸了一下。

    “你……罢了。”

    李墨叹了口气,他弯下身子从地上拉起来柳西,坐在轮椅上的他笼罩在柳西的身影下,“去处理下伤口,等你处理完伤口回来,再和你说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