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9章 往日故人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静默了一会,看看向皇帝,“真的,没……救了吗?”

    一想到那个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女人会彻底消失,李墨心里就有些涩。

    若她不是个暗卫,也是个标致的人儿,况且毕竟有了夫妻之实。

    皇帝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弟弟,似乎是在看什么新奇的玩意,他摇摇头,“救是可以救,可是摄政王不是看不上她吗?”

    “况且,带着一个活的暗卫……对摄政王来说并不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吧。”

    李玄喝了一口茶,脸色依旧是那副儒雅的表情,明黄色的衣服反射着阳光,有种不像真人的神圣。

    这话说的别有深意,李墨听后背后一惊,这是在敲打他?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这个钉子他不想接也得接。

    李墨没有直接回答皇帝的话,只是冷冷嘲讽了,“本王可没有见死不救的爱好。”

    他特意强调了见死不救四个字,果不其然,皇帝变了脸色,儒雅的外表闪过愤怒,最终又归于平静。

    “是,你没有。”

    李玄近乎以一种疲惫的身体说出来这种话,他向自己身边的暗卫首领摆了摆手,示意他接下来他负责吧。

    男人点了点头,从怀里拿出来个瓷瓶,上面用红色的蜡封着。

    “这是缓解毒药的药剂,需要用酒服下,再拿专门运营的功法用内力冲开。”

    听到专门这两个字,李墨就明白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了,这是要跟着他一起去王府。

    他点了点头。

    回去的马车上多了一个人,可车内并觉得拥挤,或者吵闹。

    也不知道黎晏是用了什么法子,特别没有存在感。

    这让李墨更加防备他了,为了不让自己在忽略黎晏,他主动开了口。

    “你叫什么?”

    “回王爷的话,名唤黎晏。”

    “皇帝给你起的?”,李墨起了一点好奇心,他没有忘记,初次见到柳西的时候她并没有名字,只有代号而已。

    “是。”

    “黎民百姓,海晏河清。”,李墨看着黎晏,“是个好名字。”

    只可惜……活不长久。

    “你第一次见到柳西是什么时候?”,他看着黎晏的头发,青丝已经斑白,和柳西的并不一样,她的头发很软,带着一种淡淡的香气,他们彼此缠绕的时候,那味道格外的诱人。

    黎晏想了想,“是十二年前。”

    “那是个冬天,那孩子带回来的时候已经记事了,还是用药洗去了她的记忆才被送进的暗卫营。”

    男人的声音很平淡,平淡到讨论柳西就想是讨论一块猪肉一样。

    李墨听后十分不舒服,没有其他原因,只在那个十二年前,十二年前他刚发现他认为美好的人,其实城府极深,可也在那年,他也遇到了那个像梅花一样的女人。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她?”

    李墨压下了心里的想法,面色不改色的问道。

    黎晏看了一下李墨,他斟酌了一下,柳西已经是个废人了,即使吃了缓解的药剂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那个孩子的天赋很高,如果顺利她会是下一任暗卫首领。”

    “就在一年后。”

    马车行走的声音响在李墨的耳畔,他的内心有些复杂,如果他没有要这个女人担任他的暗卫。

    她应该会比现在活的好,至少不会死。

    李墨嘲讽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在笑自己的无知,还是在笑柳西的倒霉。

    “这么说你还能活一年?”,李墨直视着黎晏,“陛下没想着救救你?”

    “没有那个必要。”,黎晏开口,“我并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栋梁之材,暗卫营即使没有了我,没有了柳西,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们都只是一把刀而已。”

    李墨没有说话,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是该说他们不是刀,还是该说他的皇兄会在意。

    李墨自己也不知道,他心底的那次愤怒是因为什么?

    马车很快就停到了摄政王府门口,两人长驱直入直接到了书房。

    柳西还是跟刚才一样,衣服领口开着,身上披着李墨给她披上的大氅,白色的衣服衬得她的脸色更加惨白。

    黎晏没有多说话,只是走上前去,扶起柳西,直接将药倒进柳西的嘴里,手指在她喉痛那一点,药顺利被她吞了进去。

    接着用内力崔开,不过半刻钟后,柳西吐了口血出来,她刚睁开眼就看见黎晏的样子。

    一向冷静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裂痕,恐惧爬了上来。

    “属下……没死。”

    李墨看不明白,他走上前去,低头看着柳西,“没死不是件很好的事情吗?”

    柳西和黎晏都没有说话,对于她们来说痛快的死掉才是幸福。

    然而这种心酸事,就没有必要让李墨知晓了,说到底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黎晏又给柳西梳理了一番内里后,才彻底停了手,看了眼日头,对着李墨行了一礼,“属下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陛下那头离不得人。”

    “嗯。”

    李墨也没有多加挽留,直接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正好他需要一些单独空间,来问问柳西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作为暗卫,她也太称职了些,不过是皇帝派过来的钉子,何必这么卖力呢?

    柳西调整了一下呼吸,她想跪好,可身体还在发疼,有些使不上劲,头上的步摇铃铛直晃,扰得人心惊。

    “躺着,这是命令。”

    李墨故意有些冷酷的说道,事实上书房的地上并不冷,整个屋子都安了地龙,十分温暖,人直接躺上去也是没有问题的。

    “是。”

    “本王再问一次,你为什么去拿解药?”

    李墨直直的盯着柳西,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东西来,可惜柳西仍是是那副死人一样的表情。

    除去刚清醒过来的那丝惊恐外,她脸上什么也没有,格外平静。

    “因为主人想要。”

    她这次换了一个说法,没有说王爷,这是诱导,李墨并不知道暗卫的真正主人是谁。

    所以她判断她的诱导会成功的。

    “是皇帝?”李墨看着柳西,轮椅上的他微微眯起了双眼,“怎么可能?”

    他看了看自己的腿,又想到黎晏斑白的头发,若是他真的有那个心思,又怎么会让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呢?

    让他身边的人都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他一辈子都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纵马奔驰,拉弓射雕了。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马上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这次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至少他确定了一点。

    暗卫送出去了,主人也不会轻易变更,或者说暗卫认主的方式并不以口头命令为主。

    柳西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诱导会失败,她没有出声,她有点想不明白,自己不过就是去偷个解药怎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场面。

    难道不是王爷发现她的自作主张后下令处罚她,她受过处罚后就死了吗?

    柳西躺在地上,脑子有些发空,她这个角度正好可以透过窗子,看向窗外的天空,头上的步摇随着青丝一起垂到地上,有种疲倦的美感。

    天很高,很蓝。

    地也很温暖。

    这一切让柳西产生了一丝不一样的情愫。

    “为什么救属下?”

    她裹着柔软的大氅,柳西鬼使神差的问了出来。

    “因为……你有点像她。”,李墨看着柳西,“本王的救命恩人。”

    “虽然本王找不到她,但是她要是知道了本王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大概会失望吧。”

    他没有忘记,那个女孩子是在哪里救得他。

    青楼后门。

    那不是个闲逛的好地方,能从那出现只能说明一点,他的救命恩人过的也不算如意,可即使如此她还是愿意拉别人一把。

    过于这才是真正的菩萨心肠,和自己这满心算计权谋的黑心肠不一样。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若是可以,他也不想的。

    “你最近休息两天吧。”,李墨收了思绪,对着柳西吩咐道,“上次不是给你院子了吗?为什么真正的没进去住过?”

    柳西没有说话,她将目光从蓝天白云中收了回来,书房里特有松墨味道窜进肺腑,有种难得的沉静感。

    “暗卫不能离开主人太远。”

    “皇帝那的暗卫一直不休息?”

    李墨觉得一直低着头说话太累了些,想了想把自己的身体从轮椅上挪了下去,他直接坐在了地上,并着柳西躺了下来。

    就今天一天,放肆一下也没有什么。

    “有轮休,可是王爷身边只有属下一个人。”

    柳西平静的指出来。

    “不能改?”

    “改不了。”

    “为什么?”李墨有些不解,在他的世界里规矩是为人服务的。

    “会……死。”柳西不想解释太多,说多了李墨也不会明白的。

    毕竟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李墨听后就知道柳西不想多说,他也不太在意,只是叹了口气,朝着门外喊道,“给宫里递折子,就算本王偶感风寒,身体不适,不上朝,不见。”

    说完他将柳西搂进了怀里,宽厚的手掌下柳西的身体格外单薄。

    “陪本王睡觉。”

    “遵命。”

    她离不了主人太远,那他就过来一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