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11章 终归于任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次出行不是小事,顾鸿管家忙着打点需要带的东西,还派人来柳西这问了她是否要带些什么?

    面对着来找她的下人,柳西只是摇摇头,“不需要。”

    她要带的武器都在身上了,药物的话暗卫的身体不同其他人,一些药品得直接从暗卫营拿。

    李墨在一旁看着柳西,询问着“真的不需要吗?摄政王府还供得起一个暗卫。”

    柳西依旧摇摇头。

    李墨也没有强求,他让下人直接出去,看着外面昏黄的景色,夕阳洒在摄政王府的庭院里,看上去分外静美。

    “既然如此,陪本王出去走走吧。”,李墨提议道。

    柳西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她给李墨披上了一件大氅,和上次那件不同,这些大氅是红色狐狸毛的,配着她玄色的衣裳,显得他格外的俊秀。

    “这次就不用马车了。”,李墨对着柳西说道,他有些认命的开口,脸上一片铁青。

    “你直接抱着本王去正德楼,哪里有备用的轮椅。”

    柳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直接将李墨抱了起来,一路上掠过花草的影子。

    借着夕阳,柳西这一路上几乎没有惊动任何人,甚至到正德楼的时候都是走的后门。

    这让李墨有些惊奇,“你特意调查过这儿?”

    “上次来记住了。”

    这下才让李墨真正诧异了起来,柳西没有单独外出过,来正德楼都是跟他一起,难道仅凭观察就能察觉后门在哪儿了吗?

    终究还是没顶住,好奇李墨问了出口。

    “怎么做到的?”

    “之前在暗卫营里背过建筑物的烫样,上次跟王爷来的时候,便联系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

    李墨看了一眼柳西,从这个角度看她的脸色格外惨白,唇上一点颜色也没有,不过倒是能惹出来一点别的情丝。

    想让这个冷冰冰的人染让他的颜色,那模样一定动人的很。

    “王爷,轮椅在哪?”,柳西低头询问道。

    她一低头连带这头上的步摇铃铛叮当作响,这声音引得李墨找回来了理智。

    他还没有忘记他是为了什么给柳西插上这支步摇的。

    “在二楼,上了楼梯第三间房里就是。”

    李墨吩咐着,“你把本王放下来来吧。”

    柳西顺从的弯腰将李墨放了下来,落地后李墨艰难地扶着墙,能看出来他的双腿用不上什么力气。

    暗卫的功夫都不错,仅仅几个呼吸间,柳西就将轮椅拿了下来。

    她扶着王爷做好,又将大氅给他披好了,才推着他正德楼的后门出去。

    “王爷是想去哪?”

    如今天还没有黑透,却已经有了灯火,街上热热闹闹,柳西推着他,自己站在了阴暗的角落里。

    “去买些点心。”

    听到点心这个词,柳西心里某个地方抻了一下。

    “还是西市?”

    “是。”

    从这里到西市确实是有段距离,因此柳西低头对着李墨询问道,“王爷是否用属下施展轻功带您过去?”

    本来让柳西抱着过来就已经是极其屈辱的事情了,再让她抱着穿越大半个京城?

    李墨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做马车过来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自己的心情,“不需要,那就不去西市了。”

    终归他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那一两块点心。

    不知为何,柳西听到了这份答案,刚才心里被抻动的地方平静了下来。

    她推着李墨慢慢走在街道上,身体格外的紧绷,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那双古潭一般都眼睛却紧紧盯着来往的每个人。

    “你不用这么紧张。”,李墨开口劝了一下柳西,“这京城不是所有人都认识本王的脸。”

    他放在正德楼的轮椅没有什么特殊纹样,就是个普通轮椅,包括今天穿的衣裳,都只是一般权势家庭能穿得起的。

    红色的狐狸毛稀奇,可也没有那么稀奇。

    两个人没有再街上走太久,李墨在个拐角的地方时就喊柳西停了下来,那也是个卖点心的店,店面不大,里面却十分精致。

    见有顾上门,小二急忙过来招呼。

    “爷想买点什么?”

    李墨快速的看了一眼墙上的价签儿,随口要了两盘奶点心,又要了两牒海棠酥。

    从荷包里拿出来块碎银子给他,“不用找了。”

    “谢谢爷。”,店小二笑眯眯的开口。

    两个人出了门,李墨看了眼天色,天已经全都黑了,夜幕上挂着一轮弯月,零星有几颗星星。

    他的腿受不得凉,天刚黑下去,秋风还算不得特别冷,他的腿已经有些发疼了。

    柳西敏锐的察觉到了李墨的痛苦,她低下头,将手放在了李墨的膝盖上,提了内力在手掌上,温度立刻上升了许多。

    “王爷要回府吗?”

    李墨权衡了一下,他还是想去躺西市,可是……

    腿还在泛疼。

    “回去吧。”,李墨看了下手里的点心,“轮椅不要了。”

    回摄政王府的时候柳西特意将李墨裹得紧了一点,可秋风还是灌了进去,李墨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

    那种从骨头缝里窜出来的疼,让他时时刻刻想起来他的腿是怎么废的。

    柳西的速度很快,她能察觉到李墨的身体有些凉,回去也直接回到了李墨住的青还院。

    院子里烧了地龙,几乎是刚一进去就感到一阵暖意扑了上来柳西将自家王爷放好,又提了内力忘李墨的腿上几个大穴输入真气。

    “打扰王爷了。”

    她们暗卫很少做这种救人的活,柳西做的不是很熟练。

    “无妨。”,李墨看着跪在他身旁为他治疗的柳西,“没用的,废了就是废了,要是用内力就能治好,本王也不会现在还废着。”

    “属下知晓。”柳西做的专注,“这样能好受些。”

    几个周天以后,李墨的腿才好上了很多,摸上去不再是刚才冷冰冰的了。

    “这也是你的任务?伺候本王。”

    柳西抬头,“是。”

    从这个角度看柳西和从柳西怀里看她明显是不同的,唯一相同的就是那抹唇色——太过苍白了一些。

    刚才的情丝又浮动了上来,他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紧,手指抚上了柳西的唇,出人意外的柔软。

    柳西自然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她立刻展现了一抹艶丽的笑容,似乎刚才的冰冷都是错觉。

    “王爷。”

    那嗓音又媚又娇,听得人血气翻涌,李墨将柳西拉了起来,手扣在了柳西的肩膀上,他的身体在躁动,可眼里却一片清明。

    任务而已。

    暗卫营出来的人,都不过是无心无情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