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12章 月夜施弑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干得是钦差大臣的活,理论应该和朝廷的人一起出行。可还没等他出发,西北就又三百里加急送来了一封奏折,上面写了西北隐隐有叛乱的架势。

    有趋势,但是还不是叛乱,那些事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李玄当即就招李墨进了宫里,让他带着一小队人赶紧出发。

    也不知道这对兄弟两个谈了什么,等李墨回家的时候一脸凝重的神色,惹得顾鸿十分着急,他看向柳西。

    “王爷这是怎么了?”

    柳西一直跟在他身边,只是皇帝边上她这种外派的暗卫是靠不过去的,也听不清什么声音。柳西自己也不知道,她对着顾鸿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清楚。

    “收拾下东西,半刻钟后,随本王出发。”

    李墨一边对着柳西命令道,一边对着顾鸿开口,“明天天一亮就将云之姑姑送到丞相府去。”

    顾鸿一钲,他认真的点了单头,领了命准备去了。

    云之在王爷心里是什么地位,他哪里能不清楚,如今将人送走,应该是有什么大事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结束了什么都能知道。

    柳西换衣服换得很快,看样子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换了套衣服,和她来得时候穿的一样,黑色的衣服上没有任何特殊纹路。

    即使死了也不会留下任何线索,是最适合带出去的类型。

    李墨这次出行的马车远没有之前的华贵,两匹马驾在前面,车上的东西都是减了又减,一切都为速度服务。

    身为皇子,当以身伺天下。

    某些时候他和皇帝也不是不能合作,他从京城带兵去西北显然是来不及的,只能从雍州借兵,来镇压西北可能的叛军。

    柳西骑了一匹枣红色的马跟在马车身边,其余的人三匹在前面,三匹在后面,将李墨牢牢的为围了起来。

    他们这一行一共八个人,除去柳西这个暗卫,都是李墨自己的人,马也都是千里马,尽管一天只休上四个时辰,也撑得住。

    “王爷,该休息了。”,前面的侍卫引导着车队停了下来,“马不能再跑了,太累了。”

    李墨打开了马车的帘子,看了眼天色,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半轮弯月挂在天上,月光确皎洁得很,照得地上毛毛的,这不是个好兆头。

    “休吧。”

    李墨吩咐着,这几天他都是直接住在了马车里,剩下的侍卫则和马匹们靠在一起,互相取暖。

    来得人都是跟了李墨许久的,十分有默契,很快就把火生了起来,将些吃食在火上烤着,又将马具从马上卸下来,李墨车上的那两匹马也是如此。

    还没等人彻底缓过来。就听到了狼嚎的声音,那声音极具有穿透力,显然离这里不远。

    柳西率先反应过来,她右手将剑抽了出来,左手又在袖口里偷偷的握着一把匕首。

    “是狼群。”

    柳西没敢大声说话,而是用内力震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旁边。

    一个侍卫将耳朵贴到了地上,他仔细地分辨着地上的声音,然后朝着各位同伴们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开口。

    “确实是狼群,来的速度很快,但是不多。”

    他们为了速度,没有在最近的驿站住,而是停在了野外,可现在正是初秋,猎物正多的时候,狼群一般不会从山上离开,来平原。

    眼下也不是思考为什么的时候,他们八个人,九匹马,最好哪一个都不要受伤,没有了马就不能按时到,而少了人摄政王的安全也会有问题。

    柳西想了想,她对着马车里的李墨询问着,“属下去拦截狼群?”

    李墨打开了帘子,看着柳西在月光下更显得惨白的脸,他迟疑了。

    “你只有一个人。”

    他话刚落,就听到一声声狼嚎响起,比起之前声音更大,显然也更近了。

    “无妨。”柳西平静的开口,“属下会保护王爷。”

    李墨沉默了半刻,终于叹了口气,“别死了,活着回来。”

    他顿了顿,又道,“这是命令。”

    柳西点了点头,月色下她的眼似乎不再是如古潭平静无波。

    她顺着声音过去,施展轻功直接落在了狼群最前面,借着下落的力,剑直接插进了最前面一只狼的头颅里。

    鲜血溅了她一身,连头上步摇铃都染了几滴。

    “一共十五只。”,她在杀了这只狼的同时快速的数了一下,对于狼群来说,确实是一小群。

    狼群离车队只有不到两里路,若是她在晚一点,不说人,马是绝对不会完好无缺的,

    头狼看到自己的家人被杀,愤怒的嘲柳西嚎叫着,谁料柳西根本理都没有理它,直接抽出来剑刺向了最近的公狼。

    公狼嗷呜地往后跳了一下,却还是被剑划到了口子,疼痛刺激的它更加暴躁,也更加谨慎。

    柳西一手拿着剑,一手拿着匕首,她想也没想直接冲了上去,暗卫营的身法鬼魅,几乎是瞬间就又到了那只公狼的身上,这次直接将它捅穿了。

    与此同时,头狼也指挥着狼群攻击柳西,咬向她的脖子和肚子。

    柳西转了个身,顺手将剑上的狼扔在了攻击她的狼群中,她不敢先杀头狼,怕没了头狼的约束,四散的狼群再去骚扰车队。

    “还有十三只。”

    攻击当然不只有一波,利用转身她拿匕首划破了另外一只狼的脖子。

    鲜血直接呲在狼群中,柳西执剑立在它们身前,月色下完全修罗。

    接连死了三匹狼,这对这支小型狼群是个致命的打击,头狼也看出来了,眼前的敌人并不好惹,萌生了退意,爪子不住的忘地上抛着。

    所以……不能太过强悍是吗?

    若是太厉害,让狼群逃跑了,终究还是个隐患。

    她叹了口气,看来不受伤是不行了,下次攻击的时候她估计慢上了半拍,一只狼也抓住了这个机会咬到了她胳膊上。

    柳西反手将剑刺进了这只狼的肚子里,然后用上了内力狠狠的将狼掷在另一只狼上的腰上。

    狼是铜头铁骨豆腐腰,那只狼虽然没死也也动弹不得了。

    “还有十只。”

    柳西面无表情的说道,“很遗憾,你们一只也走不了。”

    柳西进暗卫营时岁数已经不小了,虽然她不记得之前的事,可她也记得她是十二年前进来的,那年她已经九岁了。

    若不是她有些特殊的才能,首领也不会留下她。

    在这个没有任何人的平原上,她显露了一个近乎微笑的表情,只是那双眼睛还是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感情。

    对于弑术这一歪门邪道上,整个暗卫营都没有比柳西天赋更高的人了。

    从来没有人能在柳西手下活着离开,除非有主人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