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14章 真心最难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着有些这次经历,往后的路车队便走得更小心了些,再加上又不能减低速度,所以这一路上李墨过的却是有些痛苦。

    从京都到雍州的这九天里,除去李墨马车那两匹千里马,均已经换了一轮了,即使是宝马也已然累到不行。

    简单漱洗过后李墨直接奔了刺史府去,他看着眼前的雍州刺史,唇角微微勾起,还未说什么,已经有了几分皇族威严,他毫不气的直接开口。

    “刺史大人,本王想调兵。”

    雍州刺史白俊坐在李墨对面,两人身前都摆了杯茶,却无人品尝。

    “殿下,不是下臣不想借,只是雍州财政匮乏,实在是养不出来那么多兵。”

    “更重要的是您突然一上来就要调兵,下臣实在是不能从命。”

    李墨此刻身上着实说不上好看,一路风尘仆仆,虽然到了雍州境地漱洗了一番,却也没怎么休息。

    他身后的柳西倒是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冷冷清清的一张脸,身上佩着把长剑。

    “哦?”,李墨抬眼看他,脸上似笑非笑,“你这是想拒绝本王?”

    白俊陪着笑脸,“殿下这是说哪里的话,下臣……”

    “皇帝没给你飞鸽传书,你觉得本王信吗?”

    “而雍州自古以来就是要塞之地,自打开朝以来,朝廷可从来没有亏过你们,堂堂一州刺史,跟本王说派不出来兵。”

    李墨恶意的顿了顿,“若是边疆失了地,柳大人猜猜本王那个连自己亲人都会下死手的好哥哥,会不会杀了你呢?”

    此时天高皇帝远,李墨无论说出来什么话,都不会有人弹劾的,他对着柳西扬了扬头,又看了白俊一眼。

    柳西身为暗卫自然知道这是什么颜色,她抽出剑来,剑尖寒芒直指白俊。

    白俊瞪着李墨,“王爷臣乃朝廷命官,您不能……”

    李墨毫不气的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微怒着:“若是西北有什么闪失,第一个问罪的就是你。”

    “到时候死的可不仅仅是你一个人了。”,李墨有些恶毒的开口,“你外室养的那个小儿子,也得折进去。”

    身为摄政王,他也不可能对外官一点都不了解,这兵他借定了。

    “况且本王也不介意替本王的哥哥,多做一点活。”

    李墨说罢将桌子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小半个月的跋涉,让他的眼睛有些红,泛着暴戾的感觉,“你不就是担心本王拿了你的兵造反吗?”

    李墨直接将一块金铜色符印扔了白俊,”虎符在这里,你自己可看好了。”

    这连番的话听得白俊手里直嘚瑟,他急忙查看手里的虎符,确实像是真的,刺史乃一州之长,有监察官员之责,虎符也是看过的。

    斟酌在三,“若是危急之时,下官凭此物,确实能调动一二。”

    这话不是虚的,刺史确实有调动兵权之能,但这……万一失败的后果他可不想担上。

    想到这里,白俊看向李墨,“下官可调动兵力三千,马匹五百于您,只是王爷您不熟悉此地,还是派个人跟着您更方便些。”

    李墨无所谓的点点头,这是想派个人看着他而已,他朝柳西挥挥手,让她把剑收了去。

    柳西乖顺的收了剑,头上的铃铛声顺着剑声而动,看上去有种乖巧又霸道的感觉。

    “粮草呢?”,李墨和他继续商谈道,“雍州境内能支撑多久?”

    已经有了主意白俊也就不说那些套话了,他估算了一下,开口道,“若是按调动的军队算,大概只能撑上半个月。”

    战争相当耗费金钱,李墨也不是不懂,他能看得出来,白俊没有跟他耍什么花花样,只是单纯的防范他而已。

    这个关口,李墨也没有空整别的,只是对着他道,“这一点你不需担心,朝廷发的粮草随后就到。”

    调兵的话题倒这就差不多了,白俊虽然不是京官,可毕竟也不是个傻的,他看了眼天色,对着李墨恭敬开口。

    “王爷舟车劳顿,不如去休息一下再来谈公事?”

    “有劳了。”

    李墨点了点头。

    雍州虽是要害之地,可物产并不丰富,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地方,白俊将二人安顿在自己家宅邸里又派了几位下人过来供这位摄政王使唤。

    李墨确实累惨了,可自打他腿坏了后,便不爱别人近身,直接将下人们打发了出去,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了李墨和柳西两个人。

    李墨坐在床上,头倚在床柱旁,身上有种说不出的疲倦感。

    “柳西。”

    “属下在。”柳西恭敬的跪在李墨身前。

    “这附近有人吗?”,李墨闭着眼睛询问着,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了,现在身下就是柔软的床铺,实在是有些坚持不住。

    柳西从进刺史府时就时刻盯着附近的情况,生恐有人害了她家王爷。

    “没有人。”

    “那过来。”,李墨唤她过来,等她走近时,直接抱进了怀里。

    这次柳西不是刚换衣服,想起柳西那一身的武器,李墨也没敢乱摸,只是按上了肩头。

    那力道不算重,反而有种旖旎的感觉,“还疼吗?”

    李墨有些困顿的开口。

    “习惯了。”

    柳西也顺从的被李墨抱着,卸了身上的力道,希望能让李墨抱得更得劲一些。

    他已经困的不想再想些什么了,然而听到这句习惯了,还是挣扎着睁开了眼。

    无所谓疼或不疼,仅仅是习惯了。

    他不是个痴情的人,可毕竟和柳西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墨将手盖在了柳西的眼睛上,强迫让她闭上双眼,“下次,不必这样。”

    “本王养的其他人也不是吃干饭的。”

    “可属下要保护王爷。”,柳西低声道,“应以王爷为优先。”

    李墨心里一顿,某种暖意蔓延开来,皇宫里真心最难得,即使柳西心里只有任务,他也为这份虚假,产生了一点波动。

    “睡吧,等醒来本王再教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