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15章 扳指与武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调动军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即使雍州刺史答应了,也需要整整一天时间去整理,趁这个时候李墨难得起了一点别样的心思,他看了一眼柳西觉得她头上的步摇铃铛十分顺眼。

    不如再买一个?

    他记得他母后的首饰可有整整三大箱,总归是跟着他的女人,不能太亏了。

    心下有了决断后,李墨对着一早就过来的雍州刺史询问道,“粮仓在哪里?”

    “在郊外,驱车前去来回要两个时辰,殿下想去看看吗?”

    李墨点了点头,放下了筷子,他自小就在皇宫里长大,吃得都是精细食物,如今到了这天高皇帝远的雍州地界,实在是有些吃不下去。

    “你吃完了吗?”李墨对着自己的侍卫开口,他也知道尊卑有别。

    可远在雍州……若是不让柳西吃好点,保持好体力,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若是按柳西自己的想法去找吃的,天知道这把利器会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

    柳西可没有李墨挑食的毛病,看到自己家王爷点头的时候,她就停了嘴。

    “属下吃完了。”

    两个人都是不是好摆架子的人,如今任务又急迫,便乘着刺史府备好的马车就去了郊外粮仓。

    柳西推着李墨进去,后面跟着雍州刺史,掌管粮仓的人一早就得了信,早早恭候在了这里。

    摄政王单枪匹马来这里本就是为了抢夺时间,自然不方便大张旗鼓,几个人检查了一番,粮草已经打好垛,用特殊的油纸包了起来。

    李墨扯来了一张纸,看了看里面,中规中矩,粮食不算好,但是也没有夹子沙子这种情况。

    此时此刻,李墨总算放下来几分心来,“多谢刺史大人,如此本王也就放下心了。”

    “只是这粮草看起来格外的新啊。”

    李墨似笑非笑的看着白俊,眉眼清冷,十分有威严。

    白俊能混到这个位置,也不是一点本事没有,他打着哈哈说道,“雍州物候和京城不同,这是刚收上来的。”

    “那白刺史可真是运气非凡,昨日本王提出要用,今日就有了新粮食。”

    “白大人。”,李墨坐在轮椅上,他分明要仰头看着白俊,气势上却像是将他踩在脚底。

    “揣摩天意,可是要……砍头的。”

    李墨说的很慢也很轻,白俊却听得冷汗直流。

    “王爷……王爷,下官说的是真的,这批粮草确实是刚刚收上来的。”

    他说着讲油纸拉得更大了一点,手上一摸,谷物颗粒饱满,但是明显已经有些壳脆了,显然经过了时间的洗礼,它已经失去了水分。

    “下官……”

    白俊还想解释一下,可直接被李墨打断了,他看着彻底扯开的油纸,一角处印着一多小小的花。

    李墨定睛看了看,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他看向白俊声音和缓了下来。

    “原来如此,刚才是本王判断失误了,还养刺史大人海涵。”

    这花柳西也同样看到了,她本来没有在意,可她敏锐的察觉到了王爷的异常。

    认真回想了下,这花和那天包烤鸭的似乎是相同的。

    柳西用余光打量了自己家主子一眼,如古潭般的双眸里看不清楚任何神色。

    原来那个时候就做好安排了吗?那这一路……

    柳西压下自己的心思,正如王爷说的那样,主人的心思还是不玩揣摩的好。

    经过了这事,李墨心里也多少有了数,他和白俊二人两人寒暄着一路回到了城里。

    在城门前李墨拒绝了白俊的陪伴,自己和柳西留在了原地。

    见他们走远了,他才琢磨着一会要给柳西买谢什么,这一路上得她守卫,该有奖赏。

    “去街上逛逛吧。”李墨对着柳西说道,眼里有些星光闪烁,他没有那么紧绷着脸的时候,是十分温柔的。

    君子如玉,这四个字十分称他。

    柳西其实不太想上街,街上人太多,这地她又不熟悉,若是有刺,她怕防护不及。

    可……

    柳西微微垂下头看着李墨的发顶,王爷看起来兴致勃勃,不会因为她的三言两语打消念头。

    “是。”

    雍州的街上自然没有那么京城那么热闹,也街上叫卖的东西别走一番边疆风味,李墨自幼就在京城长大,如今看什么都新鲜。

    他从小摊上个拿起来个扳指,不是什么好玉石做的,只是刻的花纹十分古朴。

    “少爷有品味,这上面刻的是只天禄,有辟邪的功能哩。”

    小摊的老板笑着开口,推销着自己的东西。

    李墨没有听过这“天禄”是什么,想开是这边有的神话,他看向柳西,“会射箭吗?”

    “学过一二,不算精通。”,柳西回应着,她想了想自己在暗卫营射术的成绩,如实说道。

    说到底她们暗卫就是个见不得光的东西罢了。

    “戴着吧。”,李墨扔了块银子给摊主,“剩下的不用找了。”

    “谢谢少爷。”,摊主咧着嘴笑道。

    柳西接过扳指戴了上去,她们射箭用不上这个东西,但是……

    听着自己头上的铃铛声,戴这个总好过步摇。

    柳西顺从接了过来,利落的戴在了手上,并且还特意在李墨眼前停了一会儿。

    “谢主子赏赐。”

    李墨这会儿心情好,他看了看柳西的手,那手并不白嫩,上面布满了茧子,可偏偏是这双手,护了他周全。

    他想要多说两句,又不好拉下脸来,只故意冷着些道:“不过是个小玩意,好好跟着本王不会亏了你的。”

    柳西垂下头,声音清冷,“属下明白。”

    她眼眸落在扳指上,李墨刚才那句玩意儿,让她清楚的认知到她在摄政王心里,不过就是个能随手买下来的扳指而已。

    数日前,摄政王府,李墨也冷眼看她,说她不过是把刀。

    刀和扳指本质都没有任何区别。

    “只是……有了这扳指,那步摇是否还需戴着?”

    李墨听了这话,刚刚那好心情被一哄而散,他眯着眼看着柳西“你不喜欢?”

    “那铃铛声……若是遇敌,怕会多生变故,护不住王爷。”

    “好一句护不住。”李墨冷笑了一声,他抬手抓住了柳西的脸,刚想用力,便想到那天夜里柳西受得伤,到底没有下得去手。

    “本王赏得,你不喜欢也得喜欢。”

    “是。”

    柳西应了下来,这不是什么难以完成的任务,甚至说这任务比大多数都好完成多了。

    她垂下的目光,看着李墨的手指,一双黑眸无情无欲。

    “属下知晓了。”

    回去后因着白日的事,李墨对柳西那点心思也散了去,他还没有忘记这人是皇帝派来的钉子。

    晚上用餐时他特意吩咐了一番,上了几道特殊的。

    李墨冷眼看着柳西,那张俊俏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陪本王吃饭。”

    “是。”柳西乖顺的应了上去,她看了一眼桌上的饭食,大概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按照规矩,妾室应该给丈夫布菜的,她回忆了一下进摄政王府前特意学的规矩,先夹了一筷子菜给李墨。

    李墨看了一眼这菜,冷漠的笑了笑,“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吃?”

    “属下是王爷的妾,理性伺候王爷吃饭。”

    李墨一顿,看着柳西那张始终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心里更加恼火,若在摄政王府,他就直接惩了她,可现在偏偏在边疆。

    他冷哼了一声,将那口菜吃了进去,他还需要这把刀活着来干活。

    “不用,把那盘鹅肉吃了。”

    “是。”

    她沉默的吃着,说实话这鹅肉其实做的不错,鲜嫩清香,柔软而不腻,只可惜……

    她吃进去最后一口,能明显感受到身体里内力在翻滚,虽然不至于忍不下去,但是确实让她有点难受。

    李墨将轮子摇了过去,骨感的手抬起柳西的脸,见她本就惨白的脸更少了一分色色,心情难得好了点。

    “你还真是听话。”

    柳西眨眨眼,如深潭的双目里只有李墨一个人,“我是王爷的暗卫,理应听王爷的话。”

    李墨听后心里一窒,他沉默了半刻,自小到大他身边不是没有忠诚之士,只是受了磋磨还顾着他的怕是只有柳西一个人。

    “你……拿内里逼出来吧,应该能好受些。”

    随后他松了手,指着桌上那几盘补血的药膳,“这是给你点的。”

    柳西对于吃的其实不挑,对于暗卫来说一盘发物弄不死他们,一蛊药膳也补不回来他们亏空的身子。

    她走出去用内里逼出来刚吃进去的食物,肠胃虽然空了许多,但是确实舒服了。

    回去后她乖顺的坐在李墨一旁,补血的药膳不多,刚刚够她一个人的。

    “下次不要让本王不高兴。”他声音有些暗哑,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几分倦意。

    “是。”

    柳西点点头,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王爷不高兴,但是……

    只要认下来就好了。

    像他们这样的刀,不需要有什么感情。

    面对柳西的乖顺,李墨更说不出来什么话来了,他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面对这种任予任求的暗卫,他那好哥哥竟然没有做出来太不靠谱的事,也是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