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16章 无畏无庇佑(评论过两位数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带着兵马和粮草赶前线的时候,正好赶上成功镇压了一波动乱的时刻,他命令人将他带来的军备收拾好,打算亲自去看看看那些所谓的“叛乱”人员是什么样。

    柳西跟在他的后面,推着轮椅。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她身体紧绷着,小心的护着她家王爷。

    李墨自然不会察觉不到柳西的紧张,只是他不太在意而已。

    两人一路走到了收押叛乱人员的地,除去一些外族人外,更多的却是本地人。

    他让柳西推自己过去,仔细端详着他们,只用四个字便能完美形容出来——面黄肌瘦。

    他看着这些人,心里更加有了底,这次镇压叛乱的根本不是战争,而是粮食的失产。

    民以食为天,不是说说而已的,只要能让边疆的民众吃饱,这问题也就解决了大半。

    想到他临走前,在都城里做的部署,更觉得这次镇压,问题不大。

    李墨一路过去,虽然坐着轮椅上,可那一身亲王衮服,更衬得他风光霁月,权势滔天。

    “你们为什么叛乱,本王心里也有数,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会给你们个安排。”

    他声音情郎,带着些许安抚人心的味道,这能力其实不是特意训练出来的,这纯属于生在皇家的本能,或者说如果对人心把握的不好,那作为皇子他根本活不到成年。

    吩咐着人将人群分为了两部分,一小部分外族人和大部分本国人。

    外族人还是按照惯例收押,那些本国人则是放了回去。

    面对些那些十分惊讶的百姓,他徐徐解释着。

    “你们都是本国的国民,不过是活不下去而已,才参与了这场动乱,本王作为摄政王,这次就既往不咎。”

    一旁的卫兵看得一脸迷茫,他想要阻止,却只能干看着。

    李墨声音儒雅,声音朗朗,颇有安抚人心的力量,“每人先领两斗米,回家吧。”

    人群中众人都左右摇摆,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有句话他说的对,要不是这世道活不下去,谁愿意造反。

    有人率先咬了牙去领了粮食,见没人阻拦,便欢天喜地的跑了。

    他们本就是散兵游勇,见第一个人能拿着粮食走,更多人也就都跟着去了,还不到半个时辰人走得差不多了,

    一个时辰后负责戍守这里的将军才姗姗来迟。

    其中什么意味,李墨也知晓,卫鸿振怜惜百姓的名声他确实也听了一些,对于他的姗姗来迟,李墨也不打算计较什么。

    卫将军来的时候仅仅带了几个亲兵,似乎很没有排场的样子。

    “末将卫鸿振,参见王爷。”

    日头照在他铠甲上面,颇有几分英豪的味道,李墨让他起身,询问道:“粮草和兵马可点好了?”

    “点好了。”卫鸿振有些感激的开口问,“如今正好缺这些。”

    李墨点了点头,将刚才所做说了一遍,手掌杵着轮椅,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位青年将军。

    “卫将军怎么看?”

    卫鸿振本是平民出身,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纯靠他带兵打仗的本事,要是论政治敏/感他却是少了一点。

    他略思考了一下,直言道,“如果粮草充足,这确实是个好法子,一来能够安抚百姓,稳定后方;二来可以有效打击敌人势力,对方的人若是知道王爷如此仁慈,想必投降的人会不少。”

    李墨点了点头,这位卫将军在打仗这件事上确实有些本事,可惜他对刚才那安抚人心的事确实是没有什么反应。

    试探完后,李墨没对这些话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开口道,“粮草不会亏了你们的。”

    正当两个人说话间,那些叛乱的本国国民中有个人往他们这边过来了。

    柳西一眼就反应过来他的方向,她微微往前了一步,用自己的身体将那人和王爷隔开。

    那人走到卫兵附近便停了下来,他也清楚这样的大人物不是自己能够轻易靠近的。

    他跪下来磕了三个头,“谢谢大人恩德。”

    李墨明锐的听出来他声音相对其他男人来说较为细雅,目光落在那人脖颈上,上面虽然有些血痕,但是仍然能看出来光滑无凸起。

    “不必如此。”李墨饶有兴趣的开口,“过来说话。”

    那人似乎是没有想要会如此,略紧张的走了过去。

    柳西没有直视着那人,她目光始终都是落在李墨身上的。

    能只是用听也能听出来,他脚步轻浮,不像是练武的人,余光同样落在那人手上,粗糙有力,虎口处没有茧,是双干活得手。

    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自己怀里的东西掏出来,那是一枚护身符。

    木制的底,上面的木头圆润又有光泽,显然被保养的很好。

    “这是草民家里流传下来的护身符,如今家里只剩下草民一个人了,这东西想要送给王爷,聊表一下心意。”

    “哦?”李墨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虽然本王不缺,但如此心意本王就收下了。”

    他让人将那护身符送了过来,纤细的手指把玩着,平凡木制的护身符在他手里竟然也有了几分贵气。

    见恩人收了下来,那人也不在说什么磕头就离开了。

    李墨本以为会是个投怀送抱的把戏,或者是哪个不长眼的想用这法子往他身边送人,万万没有想到那小姑娘就真是表达感谢而已。

    他想了想,将这护身符扔在了柳西手里,“相比本王,还是觉得你更危险,更需要点东西来保佑一下。”

    柳西拿着这护身符,她向来不信鬼神,也不信报应。

    她垂下眼眸,声音平静。

    “属下不需要护身符。”

    她似乎永远都现在阴影里,暗影遮住了她脸庞,只有那挺拔的身姿像把利刃,所向披靡。

    李墨目光瞬间变冷,他看向柳西手上的扳指,“这是本王赏你的,也不想要?”

    柳西像是没有感受到自己家王爷的怒气一样,她声音永远都是清清冷冷的。

    “不是不想,是不需要。”

    她的目光里永远只有一个人。

    “属下是王爷的刀,是王爷的器,我们暗卫是不会有畏惧,自然也不需要庇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