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17章 眸光散清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戍鼓阵阵,一声声传进李墨耳朵里,一转眼这仗也打了近半旬了,他坐在军营主账里,一头青丝被白玉冠束在后面,厚重的亲王衮服衬得他更加尊贵。

    他翻动着文书,脸色渐渐有些凝重。

    “卫将军,这粮草还能用多久?”

    卫将军沉默了一会,“两三天吧,西北今年收成不好,本身也没有多少粮食和衣物。”

    他长长叹了口气,“朝廷每年发的,落在末将手里都不是全数,虽然能顶着,可将士们心里也是明白的。”

    李墨点了点轮椅上的扶手,示意自己明白了,他合上了文书,安抚着卫鸿振。

    “将军放心,粮草不会亏了你们的。”他扫了一眼一直跟在他后面的柳西,“算算日子朝廷的补给这两天就会到了。”

    柳西对于这些事其实不太明白,她替李墨拢了拢大氅,上好的狐狸毛将寒气结结实实的挡了出去。

    卫鸿振点了点头,正好外面卫兵找他有事便行礼离开了,这主帐就剩下了柳西和李墨两个人。

    “你对粮草这事怎么看?”

    李墨倚在轮椅上,俊秀的脸被裹在衣服里,手骨感有力,颇有一种风光霁月的味道。

    柳西实在是不知道回什么,可按照规矩她不回话也是该受罚的,只能略想了想,开口道,“陛下是故意让王爷来这儿的。”

    “哦?”

    李墨现在用的这地本来是卫鸿振办公用的,如今他来了就收拾了一番给他用了。

    冷冽的秋风吹过,刮在帐篷上,发出呼呼的声响,他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过来一壶酒,拧开嘴口,一股辛辣的味道窜了上来。

    他也没有拿杯子就那么直接灌了一口,西北的烈酒烧了他的心,也让他身体暖和了不少。

    “为什么这么说?”他睨了柳西一眼,“本王那好哥哥可不会干什么好事。”

    “陛下大概是明白王爷不会不管这粮草的问题。”柳西有些为难的开口,她实在是不了解政治和军事上的事,只能揣测着。

    这句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了,他若是管了日后一个插手军务的帽子扣下来,即使他作为摄政王也不太容易逃过去。

    若是不管……

    他听着营帐外的生生鼓声,那张俊俏的脸又冷上了很多。

    “不过王爷不必多虑。”柳西淡淡的开口,她始终都是那副没有什么表情的模样。

    “属下会保护王爷的。”

    又是这句话。

    李墨不止一次从柳西嘴里听到这句话,他从一开始的不信,如今已经动摇了部分。他将酒扔给柳西,眉目轻扬。

    “尝尝。”

    柳西乖顺的拧开盖子,学着李墨的样子仰头灌了一口,辛辣的味道从喉咙一直窜到肺腑,灼热了人都灵魂。

    这酒的味道颇高,她想用内力散出去,却不料李墨直接摸上了她的手,那双漆黑眼眸抬头看着她,让人不由得沉溺其中。

    “别那么无趣。”李墨有些霸道的开口,“这两口酒还不至于让你醉了吧?”

    柳西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只是王爷还是说晚了一步,内力已经提了上来,就没有散开反而彻底在身体里蔓延开来。

    “王爷。”她乖顺得叫了一声,被酒劲弄上来的她,声音多了几分媚意。

    李墨瞧得稀奇,将柳西彻底拉进自己怀里,她头上的步摇叮当作响,他抱着柳西瘦弱得不像话的身体,眼里那点郁气奇迹般得散了点去。

    “乖。”

    “好。”略有些喝醉了的柳西眯了眯眼,她脑子有些糊涂,可有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她还记得。

    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李墨俊俏的脸,腰上一用劲,反而将李墨半拢进怀里。

    “妾身要伺候王爷。”

    她眼里明明灭灭,闻着李墨身上如冬天一样的清冷味道,眸里泛着水色。

    “恩”

    他应了这么一句,刚想做点什么晋江不让发生的事,就见卫鸿振急匆匆打了帘子进来。

    卫鸿振维持着那个动作,脸上原本喜悦的笑容就那么卡了一下。

    在他眼里,柳侍卫正将摄政王圈进自己怀里,霸道又妖娆。

    原来摄政王喜欢强势一点的?

    “属下……”

    摄政王此刻脸色难看的很,不用想都知道刚才卫鸿振脑子里是什么画面,他将柳西一把推开,眉眼中又恢复了原来模样。

    余光落在了自己不良于行的腿上,唇边反而慢慢勾起了一个冷漠的笑容。

    “让卫将军见笑了。”他慢条斯理的开口,“自己去领二十军棍。”

    听到领罚这两个字柳西一下子就清醒起来,虽然这酒是李墨让她喝的,可谁让她……是个影卫呢。

    她垂下眼眸,那点水色彻底散了去,她脸上始终是冷冷淡淡。

    “是。”

    这下卫鸿振可彻底震惊了,他一直听说摄政王雷厉风行,没有想到前一秒还你侬我侬,后一秒就去领罚了。

    他想了想还是对于摄政王的私事不开口比较好,只是说了刚才卫兵来禀告的事。

    “王爷,不知道从哪运来了粮草。”

    李墨听后只是点了点头,让卫鸿振带他过去看看。

    他看到拿油纸盖着的一车车粮食,随意找了一个将油纸拉了下来,稻米正散发着好闻的味道。

    他捻了捻,这不是今年新米,但是成色还算好,吃起来出去口感略硬,不会有任何问题。

    油纸的角落,特殊的纹样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收下吧。”他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是文丞相的送来的。”

    他的目光落在远处,透过青山似乎能看到遥远的过去。

    “他是本王的老师。”

    李墨看向卫鸿振,对于聪明人话不用说的太多,“也是皇帝的老师。”

    柳西大概说的对,或者皇帝是故意派他过来的,他们原本好过,虽然如今图穷匕见,可也不愿让他人蛀了这江山。

    李墨将目光收了回来,柳西正稳步过来

    她回来得很快,她不确定能不能上药,只能穿着原来衣服过来。

    黑色的衣服看不出来血迹,却隐隐发散着甜腥味,她脸上还是那副淡定模样,似乎刚刚挨罚的不是她一样。

    “王爷。”

    李墨似乎对柳西的听话很满意,他只是点了点头,让她站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