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18章 祝君得愿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了粮草,很多事情就好办了很多,再加上李墨承诺会解决今年粮食不够的问题,反叛军那边的阻力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安抚了几天流民后,李墨在边疆的声望前所未有的高。

    这也是他当初接了这个活得原因,他需要更多的力量来和他那个好哥哥对抗。

    如今这好名声,仅仅是一部分而已。

    现在这场叛乱,只剩下一小波利用这场粮食欠收,挑动战乱的外族人而已。

    李墨想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也想看看他那个哥哥到底为什么想派他来边疆。

    军事重地,不应该让他一个敌人过来的。

    李墨制定好计划后,就直接跟着卫鸿振上了战场,他虽然不良于行,但是跟在后方,并且有卫兵守卫,应该问题也不大。

    卫鸿振也没有想要带他上前线杀敌的意思,直接纵马去了前方,李墨端守在后方,一生玄色衣裳与这血腥战场格格不入。

    白玉为冠,金丝绣氅,衬得他人更加俊秀。

    今天天色不错,万里晴空,是个会打胜仗的好天气。

    剩的最后这场战斗规模不算大,仅仅几千人而已,是由他们这一方挑起的歼灭战,柳西陪在李墨身边,身姿挺拔,宛如出世刀刃。

    李墨看着不远处的,金属相交的争鸣不绝于耳,他略有些冷淡的对着柳西询问着。

    “你会杀敌吗?”

    柳西眯了眯眼,浓重的血腥味不断刺激着她,杀意被持续激荡,被塑造出来的杀人本能在不断汹涌着。

    只是后背的伤口还没有彻底愈合,她现在其实是有些虚弱的。

    可这些她不需要王爷知道,王爷说自己是个东西,那么她就不该是个人。

    “会,需要属下去帮忙吗?”

    李墨神色莫名的笑了笑,“那倒不必,卫鸿振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他朝前边看过去,卫鸿振一柄陌刀耍得出神入化,刚砍下个敌人的头颅。

    李墨昨日查看了柳西身上的伤口,有点严重,再加上之前对付狼群,现在她应该疼得厉害。

    是该说皇帝的暗卫太厉害,还是说这女人太倔强。

    两个人所在的位置在军队的大后方,按照逻辑确实是安全的,可偏偏有箭矢不断飞过来,柳西拔剑砍了过去,她本能察觉得有些不对。

    目光盯了好一会儿,她才渐渐反应过来,战场上的箭矢,会有生锈的吗?

    敌方的军备会真的如此不堪吗?

    还不等她想出来什么,就见有一道银光乍现,柳西来不及挥剑,便直接挪步挡在李墨身上。

    一支上着锈得流矢,狠狠地射进了柳西的胳膊,直接扎了个对穿,鲜血顿时染透了衣裳。

    她神色一冷,连箭都来不及拔,只挥剑将箭砍断后,将李墨带到了身边,彻底将李墨护了怀里。

    “王爷有诈。”她小声说道,“这支箭的力度,不像是从前面飞过来的。”

    从柳西胳膊上流出来的血,迸溅在了李墨脸上,李墨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分别指使着卫兵,一边让人带话给卫鸿振,一边直接带柳西回去营帐。

    至于那射出这把箭的人,他也早早安排了人捕了。

    柳西的血还在他脸上,热得烫人,他心里竟然有些慌乱。

    到了营帐的同时,军医也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他只看了那箭一眼就直皱眉。

    “王爷,这箭上生了锈,怕是会感染。”军医斟酌了一番开口,“最坏的可能,柳侍卫这胳膊会保不住。”

    柳西垂下眸,没有胳膊的暗卫有什么下场,她清楚的很。

    比起回到暗卫营做个受刑的教具,她还是觉得不如死在这里比较好。

    “先治。”李墨冷静的开口,“尽量保住,她可是本王重要的侍卫。”

    “没有必要。”柳西开口,她用另一只手将衣服裁开,那支箭正插在了之前被狼咬过地。

    “即使没有锈,这胳膊也费了。”

    她很平静的开口,“请王爷……”

    “闭嘴!”

    李墨突然暴怒的开口,他拽起柳西的领子,“谁让你救的!本王自有安排。”

    君子不立于危墙,他怎么可能不安排好人,他里面穿了软甲,即使射在他身上也不过是个皮肉伤而已。

    柳西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是已经看到了自己即将去世的命运,那张永远平静的脸终于有了些许波动,像是春风吹皱池水,有什么温柔的东西显露出来。

    “属下自然知道。”她看下李墨,眼里一片清明,“可是王爷不是一直想除掉属下吗?”

    “无论是想将属下困在后院,还是那狼群,不都是王爷的手笔吗?”

    她轻轻的笑了笑,竟然直接将箭抽了出来,如今只剩下个剪头在肉里,鲜血淋漓中,她随意得走向了李墨身前。

    “属下怎么可能不让王爷达成所愿?”

    李墨挥挥手战战兢兢的军医离开,他捏了捏自己眉心,声音有些烦闷,“你这是在做什么?质问本王?”

    “属下是王爷的暗卫。”她边走边开口,拖着重伤的身体半跪在李墨身上。

    “理应做王爷的手中刀,除掉您的眼中刺。”

    即使这刺是她自己也是一样。

    “本王……不需要。”他有些艰难的开口,朦胧中他似乎从柳西身上看到了年幼时救他那人的影子。

    “是属下自作主张。”

    柳西也不在意,她只是望着王爷,那双如古潭一般的眼里深沉得能让人溺进去。

    “请王爷恕罪。”

    李墨如今当然没有心思生气,他只是皱了皱眉,冷声道,“闭嘴。”

    他不想面对柳西,摇着轮椅出去,看见正站在外头的军医,“大夫,尽量保住人。”

    他眼里明明灭灭,看不真切真实的思绪,“武胳膊……如果保不住就算了,但是人一定要保住。”

    “如果是边疆的话,柳侍卫的胳膊会有问题,但是如果早点回都城,就不一定了。”

    大夫诚恳的开口,“用好药吊着,能好不少。”

    这事李墨也不是不清楚,他脑子里闪过刚刚柳西扑过来的样子。

    “本王知道了,会早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