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21章 权衡利弊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路风景不提,在李墨连夜赶路的情况下,两人很快就回到了京都。

    他没有带着柳西回摄政王府,反而是先去了正德楼。

    摄政王府并不是铁桶一块,里头安插了不少别人的钉子。李墨并没有费尽心思去把他们拔掉,而是让他们留在了一个可控的位置上,有时候让别人获得适当的消息,也是布局的一种。

    但是正德楼就不一样了,那完完全全是他的产业,别人可插不进手。

    在那里无论是用药还是施针,都更方便一些。

    进去的时候两人并没有声张,只是告诉了亲眷后,悄悄到了二楼的雅间中。

    雅间中有一道暗门,李墨利用机关打开暗门,带着柳西进去。

    房间并不大,是建在两间房间中间的一个夹层,但是里面的东西并不少,密密麻麻的一整柜子的珍稀药材。

    “把衣服脱了。”李墨吩咐道,手指指在一旁的小床上,“躺在那里。”

    直到此刻柳西才有些震惊,这相当于把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她看不懂摄政王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觉得她一把刀不会背主,还是其他的想法,柳西不敢深想。

    衣服一件件剥落下来,连同着那些武器摆放在地板上,没有了衣服的支撑,柳西的身体甚至可以说是瘦弱。

    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疤痕,一层叠着一层看不清底下的皮肤。

    “日后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李墨没有来的说了那么一句,但紧接着他就闭嘴了,一个侍卫怎么可能会不受伤呢。

    见柳西还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显然没有把这句话当真。

    他心里有种莫名的愤怒,但很快又冷静下来。

    “你若是想告诉皇帝就告诉吧。”他豪不在意开口。

    他们兄弟两个本就刀戈相见了,一个据点而已,若是想查也肯定能查出来。

    “属下不会。”

    柳西看着李墨,她现在身上不着寸缕,可惜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羞涩的表情。

    “王爷要怎么治疗呢?”

    李墨沉思了一会儿,他在犹豫是否把真相告诉柳西。

    她那只胳膊情况并不太好,虽然如今只是红肿,但是若是一直这么下去,那必然这只胳膊就保不住了,更严重的甚至柳西的性命都会保不住。

    “王爷实话实说就好,属下并不是闺阁小姐,没有那么胆小的。”

    听到这话,李墨心里更加酸涩的几分,他将实话告诉了柳西,原以为这位暗卫多多少少会难过一些。

    没有想到却是如此的平静。

    “王爷不必太焦急,随心就好,生死本就有天定,更何况像我们这种人,死了或许更好。”

    即使杀人非她所愿,但这声手上的血也确确实实洗不干净了。

    李墨不想听柳西说这些话,索性也就背过身去,他拿起在暗格里的一组刀具。

    那是用特殊工艺制造而成的,薄如蝉翼,又锋利无比。

    随后将麻沸散倒在柳西的胳膊上,又将刀上喷了烈酒。

    “忍着点,给你清理一下创口。”

    李墨这套治疗方法前所未闻,柳西在刚看到那组道具的时候,以为这位摄政王有什么同别人的爱好。

    比如爱别人流血之类的。

    可后面的这番操作她大概明白了,这确确实实是治疗用的。

    “好。”

    说让柳西忍着点,她就真真切切地忍着了,在清理创口的过程中,一声都没有喊,只是脸色更加惨白了几分,偶尔有几颗汗珠从额间滴落。

    等彻底完事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了,将上好的药附在柳西的伤口上,又小心翼翼地缠上绷带,这才打算回摄政王府。

    “你刚才为什么不喊?”李墨身上也是一身汗,刚才那番操作,也挺耗费精神的。

    “不是王爷吩咐属下忍着的吗?”柳西有些莫名其妙,她从床上做起来,小心没有让伤口再裂开。

    “况且虽然王爷这清创方法有些不同寻常,但是王爷手很稳,没有给属下造成更多的痛苦,这点伤属下还是能忍得。”

    柳西说的轻描淡写,李墨却听得不是滋味,他想说什么,又拉不下脸子来哄,只说了句。

    “好好休息。”

    回去的时候两人自然而然的带上了一只正德楼的烤鸭和一盘点心。

    又是点心。

    柳西眼眸一暗,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老老实实的跟在李墨后面。

    京都确确实实要比边疆热闹很多,穿过喧闹的街市,一路往摄政王府走去。

    回去的时候,李墨先是沐浴梳洗了一番,换了一身衣裳。

    柳西自然也没有闲着,趁这里没洗澡的时候也回去换了件衣裳,踏入她许久未进入到的红归阁。

    里面那件喜服还整齐的放在衣柜里,她伸手摸了摸,柔顺的布料在她掌心划过,最终还是把这衣服放在了这里,换了件干净的暗卫制服回到了李墨身边。

    不料回去的时候李墨已经离开了,她用内力探了探,毫不意外的李墨往后院过去了。

    那牒点心是送给谁的,根本就不用说,见状,柳西也不想去打扰自己家的主子。只是暗中的跟了上去,偷偷的在房顶上停了下来。

    暗影遮住了她的身姿,柳西的潜伏学得很好,即使现在伤口还在疼,可房间里的这两个人并没有发现她。

    “你若是喜欢她,就应该对她好些。”云之的声音温柔的从里面传过来。

    “对她不好吗?”李墨反驳道,“我连据点都展示给她看了。”

    里面的云之顿了顿,她没有马上吱声,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声音中有些无奈,“那王爷是以什么身份对她好的呢?”

    “是主人?还是丈夫?”

    这句话似乎问住了李墨,他没有办法回答,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是否爱柳西。

    若是爱的话又怎么会舍得让她出生入死,若是不爱的话,又怎么敢把自己的秘密告诉给她呢?

    “或许我该这么问,王爷那个据点真的能算上秘密吗?”

    这一句话似乎点醒了李墨,他突然愧疚起来,“不算。”

    房上的柳西听到这些话,脸上还是冷冷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

    “无论如何我的眼睛能好还是要谢谢柳侍卫,所以想为她说这么一句话。”云之的声音很诚恳。

    “我知道了,我会慎重考虑我和她的关系的。”

    其实柳西觉得她跟王爷之间的关系只有一个。

    她是王爷的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