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22章 夜回营汇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寒风刺骨,柳西用了巧劲从李墨怀里脱身,在屋里等了一会儿,一双眼睛从暗处看着自己家王爷。

    没了白天的尊贵威严模样,睡着的李墨多了几分乖巧和脆弱,平白惹人生怜。

    柳西垂下了眼眸,不再细想,他是否招人疼爱,都不是一个暗卫该想的,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为不谋其政,她只是摄政王的暗卫而已。

    将心里思绪清空,听李默呼吸声彻底稳了,才趁着月色正黑,偷摸摸回自己屋里换了件衣裳。

    屋里离李墨住的地不远,不过几息就到了地,换得还是那件暗色的暗卫衣裳,她要回去汇报,穿别的衣服也进不去。

    更何况……

    柳西鬼使神差的抬手摸上那件红嫁衣,入手处滑润的垂感告诉她,她确实也不适合穿这件衣服。

    一把刀怎么能被绸缎裹着呢?

    换好衣服后一路疾驰,暗影略过房檐,拿着腰牌,一路稳稳当当的进了暗卫营。

    暗卫营极大,里面建筑建得取了八门遁甲的法子,柳西拐了不少弯才到了主殿。

    暗卫首领黎晏已经等在了哪里,暗色埋没了他的身影,只能隐隐约约看见那代表首领的牌子。

    两人走了进去,柳西回身关上了身后的门,彻底隔开了整个世界。

    主殿里的灯火及其微弱,偌大的宫殿中就点了那么小小的一盏。他们早就习惯生活在暗处了,太过明亮只会刺激他们的眼。

    黎晏坐到主位询问着,“平安回来了?”

    柳西站在那,身姿挺拔,回应着,“算是吧。”

    黎晏也不是喜欢寒暄,柳西能出来的时间不多,他也不多废话了,便直白开口,“这次去边疆摄政王那边怎么样?”

    柳西没有丝毫保留,全部照实说了下去,只有一样她没有报上去,那就是李墨会医术这件事。

    摄政王布针是为自己,而柳西觉得她一个暗卫,完全左右不了布局。

    黎晏听了她的报告后沉思了一会,“你觉得摄政王有谋反的心思吗?”

    她听后一愣,暗卫是不学权谋的,她有些犹豫的开口,“应该不会,王爷看起来不像是罔顾苍生百姓的人。”

    黎晏看了她一眼,“我相信你的判断,陛下也不希望他们兄弟之间的争斗惹到旁的。”

    说完这些过于沉重的话题,他关心起柳西的身体来,如果没有这次任务,她本该是下一任暗卫首领的。

    “你胳膊还好吗?”

    “应该废不了。”柳西开口道,“没有涉及到要害,王爷又拿药顶着。”

    “那就好。”黎晏有些放心的开口,他们毕竟还算是同僚,也不愿意看到柳西就这么落入个悲惨境地。

    “还有一件事。”柳西斟酌了一下开口,“摄政王府后院的云之眼睛好了。”

    黎晏对于这件事没有任何意外,柳西偷了解药给她,这眼睛必然会好。

    他长长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不是什么大事,陛下本身也没有打算要它的命。”

    柳西点了点头,暗卫营虽然刑罚严重,可罚过了就是罚过了,没有再来一次的道理。

    “只是别再有下次了。”黎晏从暗处走了过来,比上次见到时气色好了很多。

    那张脸上不再是一片死白。

    柳西有些好奇,但是到底没有问出来,只是点了点头。

    “那属下就告退了。”

    “恩,去吧。”

    得了命令,柳西也不再停留,可有件事她实在是想查清楚,于是装作离开的样子,在外面绕了两圈,又偷偷绕回了暗卫营。

    和刚才出去不同,她是翻墙进来的,暗卫营守卫森严,可墙实在是不高,再高的墙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用,还浪费建造的钱。

    这里一般人是进不来的,可柳西毕竟是从这儿出来的,废点功夫也不是不行。

    转了几圈后柳西终于翻进了档案室,这里相对其他地方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都是些卷宗而已。也不会有太多人守着这,只要快点就不会有什么麻烦。

    外面月色昏暗,档案室里一排排的卷宗安静的躺在柜子上,她一排一排摸过去,终于在第二十五排摸到了自己想要的。

    不敢点烛火,只能借着点点星光看过去。

    上面记载不多,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事实,云之救过李墨。

    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摄政王这么重视这个人,摄政王看上去冷漠,但实际上是个长情的人,她跟了李墨也有段日子了,还是了解几分的,只是他的长情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他只对特定的人长情,比如说管家,比如说云之。

    看完后柳西将卷宗还了回去,悄无身息地回了摄政王府。

    本以为李墨还在酣睡,没有想要他卧室已然亮起来灯火。

    他打开窗子,直勾勾的看着刚落在房顶上的柳西。

    “过来。”

    柳西乖巧的跃了下去,头上的步摇摇晃着,一步步来到李墨面前。

    “王爷。”

    李墨抬起柳西的脸,他眸里深沉,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你去哪里了?暗卫营?”

    “是。”

    柳西没有打算欺瞒摄政王,“回去述职。”

    “呵。”李墨拿手蹭了蹭柳西的唇,那上面没有任何血色,她的体温还是偏高,胳膊上的伤还没有彻底好。

    “都说了什么?”

    “边疆和云之姑姑的事。”

    “恩。”

    他松开了柳西的脸,“睡觉吧。”

    李墨本就没有穿戴整齐,只批了大氅在外头,他都到了床边,见柳西没有过头,回过头,“怎么不过来?”

    柳西见此更加意外了,她缓步走了过去。“王爷不罚属下?”

    “呵呵。”李墨冷笑着,“本王救你回来就是为了罚你的?”

    “你是皇帝的人,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他躺在床上,青丝铺了一床。

    “那王爷?”

    李墨不想和这个小傻子废话,他拍了拍床铺,“过来睡觉,明天再说这些。”

    柳西虽然疑惑,但是既然没有罚,她也不想再主动找罚,毕竟她还没忘记自己可没有几天好活了。

    摄政王虽然拿药顶着,内里也恢复了一些,可毕竟亏空的厉害,谁也救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