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24章 愿得一人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即使没有皇帝那边打招呼,钦天监这些人也迫于摄政王的势力,痛快的算好了日子,十一月初八,适合嫁娶。

    距离现在不过剩下半个月的功夫了,听到这个时间后,摄政王府就在忙着筹备着婚礼,大把的钱撒出去,除去一些实在不好卖的东西外,都尽量买了回来。本来良妾和侧妃的规格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也就省下了很多事。

    可李墨不愿意太亏了自己的女人,私下里叫了柳西过来。

    “你的聘礼,是你想自己收着,还是先给你送回暗卫营?”

    柳西知道什么是聘礼,这是丈夫给予妻子的,可是为什么要给自己?

    “属下不需要这些。”iii

    这几天摄政王府忙什么她都看在眼里,可她家王爷似乎并没有问过她自己i的打算。

    “王爷是想娶属下吗?”

    “当然?”李墨挑眉,纵使他现在坐在轮椅上,依旧散发着贵气,“你不想嫁?”

    “没有,属下听王爷的。”

    听到这话,李墨心情有些微妙,他想起来皇帝的话,柳西说这话是真心想嫁,还是因为命令,他自己也分不清。

    不过李墨显然在这上面纠结的打算,正如他自己说的一样,只要能过在一起,命令和情感又有什么不同。

    说了半天话李墨才想起来件事,黎晏还跟自己聊过柳西,姑且算半个娘家人?

    婚礼可以叫他过来。

    想到这里,李墨突然对柳西在暗卫营的日子有了点兴趣,他唤柳西坐他旁边。

    “暗卫营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听到这个问题柳西一愣,她随即有些迷惑的开口,“规矩很严。”

    她不是很明白,上一句还在说她的聘礼,下一句怎么就扯上了暗卫营,王爷不会是把那当做自己娘家了?

    那怎么可能呢?

    她身上的伤疤都是从那个地方得到的,家应该是个温暖的词,它不该有痛苦、刑罚、鲜血。

    “王爷,属下……”

    李墨知道柳西想说什么,他拿手抵住了柳西的嘴,“你不喜欢那里。”

    “属下……”

    “本王知道了。”

    在皇宫里长大的人,哪个没有察言观色的能力,只不过随着地位的提高,他不屑再去干这些事情了。

    得知了柳西的想法后,李墨也就没有再想过让柳西从暗卫营出嫁的打算。

    柳西不清楚她家王爷到底知道了什么,她只是想说她没有不喜欢那里。

    她自己就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概念。

    柳西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可李墨自己本身也没有。

    他手下势力倒是有不少,但是难道是喜庆的事儿李墨自己又不想扯上太多的政治。

    最后这婚宴的也是办的冷冷清清的。只有这摄政王府的几个人来了,云之、锦娘这些女眷做一桌,管家他们这些男眷做了一桌。

    让李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黎晏竟然过来了,他带着份贺礼,今天穿着了套月白色的衣裳,褪去了那过去冷硬阴柔的味道。

    毕竟是大喜的日子,穿着暗卫营那套统一的服饰不太吉利,婚礼上哪有一身黑的呢。

    “恭喜王爷。”

    他举了杯酒,敬了李墨一杯。

    李墨接了这杯酒,他今天穿着一身红色喜服,上面绣着吉祥图案,就连坐的轮椅都换上了套红木的。

    “你是代表自己过来的,还是代表皇帝过来的?”

    “是自己。”黎晏回应着,“想来送柳西一程,她最后能得个安稳,也是件幸事。”

    在他看来柳西能当上李墨的良妾是件不错的事,没有了那些打打杀杀,她说不定还能活的更久一点。

    “你有心了。”李墨听后接了这么一句。

    他虽然不认为皇帝会来,可是他同样不认为黎晏是代表自己来的,婚礼是天然的社交场合,甚至说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社交可比一场婚礼重要太多了。

    来参加婚礼的人数不多,李墨也就不多在前面呆着了,他坐着轮椅回到后院,柳西早就在他院里等着了。

    相比之前那套嫁衣,如今这套明显更是漂亮,精美的绣纹,完美的剪裁,这是内务府加紧做出来的,上面的丝线甚至都是用的金丝。

    他用秤砣挑开盖头,柳西那张本就漂亮的脸蹦在李墨的眼里。

    描眉画眼,点唇抹粉,施了粉黛的柳西多了几分女子的柔美。

    她笑了笑,娇媚又漂亮,“王爷。”

    那声音千娇百媚,勾人心魂。

    可看见柳西这幅模样,李墨一下子心冷了半分,柳西这样他不是没有见过,上次柳西认为是伺候自己,不也是这幅表情吗?

    他叹了口气,让下人们都出去了,自己去将合卺酒带了过来,酒得度数不高,还带着点水果的甜味。

    “不想笑可以不笑。”他举着酒杯,深情漫不经心,似乎对柳西的笑没有任何兴趣。

    柳西对这话有些迷惑,这和在暗卫营时训练的可不一样,无论是是略微勾人的微笑,还是娇媚的声音,都是经过特训的,绝对能勾起男人的火来。

    “是,王爷。”,她虽然想不明白,可还是乖顺的听了话。

    “把那杯酒拿起来。”李墨引导着柳西,“这是合卺酒,喝了这杯酒,从此以后你就是本王的女人了。”

    “是。”

    古朴大气的杯子从两人的胳膊中绕过,一饮而尽后李墨让柳西和自己一同将杯子扔在床下。

    这礼节本应该是杯子一仰一覆,取阴阳和谐之意,可柳西又没有了解过这些礼节,仅仅以为扔出去了就可以了,两个杯子顺应自然,都是覆着得状态。

    “你……”李墨对上柳西那冷淡的表情,很快就反正过来,她不知道这件事。

    也是,暗卫营里哪有嫁娶这种事。只是,这确确实实是太不吉利了些。

    想到这里李墨将杯子捡起来了一个,摆成了正面姿态。

    不吉利也无所谓,不顺利也没有什么。他回过头看着床上的柳西,一身嫁衣,容貌美丽,忠诚勇敢。

    是自己最爱慕的那种类型,如果找不到那人,柳西就是最贴近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