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26章 武者的骄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寒气悄悄弥漫了整个世界,李墨想着昨日的发现,他还是在想柳西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感情。

    他昨天测试了一把,仅仅能判断出来柳西对于感情确实是不敏感。

    柳西对于情绪察觉的很好,可对于感情一事李墨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甚至他自己也分不清,是没有感情的柳西好,还是有感情的柳西好。

    因此今日他让侍卫在山下等着,一个人带着柳西进了山里,想着两个人独处总能处出来什么。

    这整个山头都是摄政王府的地,前阵子更是派人过来将山里的大型野兽都驱散了去,如今这地儿出去狐狸野兔的猎物什么都没有,单做了这些还觉得不保险,李墨又派了亲兵驻扎在山脚下,避免真的有刺来袭,陷入危险境地。。

    他和柳西一人一马,走得并不快,李墨这马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要比平常的马更稳,他坐上去一动不动都可以。

    “会打兔子吗?”李墨开口打趣道,“给本王打一只?”

    柳西听出来了他的玩趣,可命令毕竟是命令,只点了点头,询问要求,“王爷想要活的还是死的?”

    动如狡兔,兔子这种小动物活的时候子并不好抓,但是死得就不一样了,那只是带着皮毛的肉块而已。

    她抬眼看向李墨,用眼神询问着。

    李墨想了一会,他想看看柳西到底是不是杀人不眨眼的人,便开口道,“要活的,别弄出伤口。”

    这就有些麻烦了,柳西在心里叹了口气。头上的步摇随着她骑马的动作,微微晃动,在树林里不断散发着清脆的声响,这步摇李墨是李默赏赐她的,不戴不行。

    柳西现在虽然武功有些下降,但是视力仍然是极好的,她定睛寻去,不过瞬息就发现了只灰毛兔子。

    在野外很少有白色成年动,那毛太过显眼,不利于生存,因此她有些怀疑,这山里的猎物不会是摄政王府放进来的吧。

    李墨武功不算好,打猎也比较费神,顾鸿管带着府里的人干出这件事也不一定。

    她将袖口的响箭顺着兔子的方向扔过去,破空声响起,响箭擦着兔子的腰射进了它背后的大树里。

    兔子明显被响箭吓到了,慌不择路往前一跑,却一头撞在了树上。

    柳西从马上纵身一跃,内力一提直接落在了兔子旁边,抓着它耳朵将它带了回来。

    “王爷是就这么放着,还是要怎么样?”

    李墨看着这只笨兔子,“烤了吧,你会处理吗?”

    其实柳西也没有杀过兔子,她掂量了一下,点了点头,“应该没有问题。”

    她处理的很快,先是将血放干,然后用锋利的匕首将兔子的皮毛和肉分开,最后将内脏一一拿出来。

    洁白的手很快就被血染了个透彻,黏腻的手感挥之不去,可她的脸偏偏还是那个样子,冷冰冰的,似乎杀一只兔子和采摘野果没有任何区别。

    看到这里李墨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他竟然天真到想用一只兔子来测试,柳西在面对杀戮时是否会有波动。

    作为暗卫,死在柳西手里的人应该不计其数,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会为山里一只兔子而不忍心呢?

    如果要测试也应该让她去杀自己养的。

    香味很快就飘散了出来,看的出来,柳西很有在野外生活的经验,兔子处理的不错,他随手削了几根树枝,将被分割成几大块的兔子肉一一窜起。

    枯木枝形成的小火堆很快就将肉烤熟了,还不等李墨想要拿起一串来吃,就见柳西站了起来。

    她神情有些紧张,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然后很快就确认了些什么。

    随后一把土扔进了火堆,火星四散中,那只兔子也彻底不能吃了。

    “王爷,有刺。”她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不只一个。”

    李墨下意识的想反驳,可转念一想,柳西不能开这种玩笑,他有些迟疑的几口,

    “本王的亲兵守着这山,怎么可能能进来这么多人?”

    柳西摇摇头,“属下不清楚。”

    她带着李墨上了自己的马,马鞭一挥,奔驰而去。

    李墨那匹马跟在旁边,也跑得飞快。

    凛冽的寒风从李墨脸庞飞过,他坐在柳西后面,大部分的风都被她一一挡了去。

    这天气让李墨回忆起某些不太好的记忆,他想对柳西说些什么,可风太大了怎么也说不出来。

    柳西带着李墨纵马奔驰在林间,正好一排箭矢发射了过来,柳西敏锐得感觉到不好,猛得一拽缰绳,想要勒令马停下。

    可被向前冲的惯性连带着,只减缓了速度。

    她急忙挟持着李墨腾空跃起,一个腾挪落在了树梢上。

    “王爷在这里稍等片刻。”

    她将李墨在树上放好,刚想跳下去,就被李墨拉住了手。

    “打得过吗?”,李墨神色冷峻道,他才刚下定决心想对自己家的暗卫好一点,可不想她再受伤。

    “不知道。”柳西如实开口,“目测敌人约有八个。”

    其实人不算多,摄政王府的亲兵将这山围了去,想要进来只能偷偷潜进来,人数也必然不多太多。

    可她现在武功不比以前,想要不受伤就歼灭他们大概是不行了。

    多想无用,她看着李墨,安抚道,“王爷不用担心,属下会护着王爷。”

    柳西说的很平静,可正是如此李墨心里才如滔般翻涌,每次都是这个表情、这句话。

    李墨垂下眼眸冷声道,“不打了,这次本王护着你。”

    “活着的摄政王可比死的摄政王有用多了,让他们抓好了。”

    柳西摇摇头,“属下的职责就是守卫,如今让王爷陷入到危险境地已然是不该,再躲在王爷后面寻求庇佑,那又怎么能称得上一把剑。”

    她是暗卫,也是武者。

    作为武者没有不战而退的道理。

    听她这么说,李墨一时也不知道该反驳什么,他原来以为,柳西什么想法都没有,可似乎不是这样。

    “那注意安全。”李墨只能担忧的说了一句。

    柳西点点头,“好。”

    在李墨的注视下她跳了下去,长剑如虹,安稳得守在这棵树前,明明只有一个人,似能敌千军万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