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28章 婚姻非赏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杀死最后一个刺后,两人也没有再在山上停留,径直下山回了摄政王府,因为在府里李墨也就没有亲自动手,而是派了大夫来给柳西包扎,看着她一身的血窟窿,心里一阵阵发疼。

    “你不疼吗?”李墨还是没忍住询问着,这大夫勉强算是他自己的人,过会敲打一番就行了,不会露出去话来。

    柳西抬眼看向他,似乎有些不明白,李墨怎么就开始关心人,可还是老实回应着。

    “习惯了。”

    无所谓疼还是不疼,只不过是习惯而已。

    柳西的反应平平淡淡,反而是李墨有些受不了了,大夫用来清洗伤口的清水被染的血红,他坐在轮椅上,盯着那血水。

    “习惯也会疼吧。”他有些复杂的开口,“你就没有想过你自己会不会死吗?”

    柳西心里更加疑惑了,这是怎么了?王爷平常可从不会关心她这把剑是否会磨损的?

    “……不会死的。”她斟酌了一下语言,力图不再刺激李墨,“答应过王爷。”

    主人不正常,那就应该离得远一点,免得又因为自己哪句话不对就莫名其妙受了罚。

    她们暗卫虽然不怕受刑,但是也不愿意自己找罪受。

    显然李墨没有察觉到柳西内心的想法,他只是在听到这句‘答应过王爷’后,将目光落在了柳西那双始终没有任何感情的墨瞳上。

    那双瞳冷冷清清,不会为任何人有波澜。

    “算了。”

    他低喃了一句,不过就是个没有心的怪物而已,只要柳西在意他,那就就算没有爱又能怎么样呢?他认栽!

    李墨深吸了口气,对着柳西道,“在床上躺着,不准起来,好好休息。”

    话说完又不放心的补了一句,“这是命令。”

    说完这个,才转身推着自己的轮椅出去,门口管家顾鸿早已等在了那里,见李墨出来急忙迎了过去,接过了轮椅。

    “王爷可还好?”

    李墨捏了捏眉心,他长长叹了口气,“没受伤,倒是柳西为护我伤得厉害,身上没有一块好地儿了。”

    顾鸿知道柳西向来能忍,没有想到这么能忍,伤成这样也没有吱一声。

    “那该是好好谢谢柳侍卫。”顾鸿叹了口气,“王爷打算怎么安排呢?”

    “安排?”李墨重复了这句,“我想让她做我王妃,而不是个小妾。”

    听到这话顾鸿沉默了半刻,李墨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这孩子本性不坏,只是幼年那事让他左了性格。

    “王爷,这恐怕不妥。”顾鸿的声音很平稳,他劝谏着李墨,“王爷问过柳小姐,她是否愿意做这个王妃?”

    “况且,夫妻本事兴趣相投才成一对,婚姻可不是赏赐。”

    这话李墨从云锦姑姑那也听过,她也问过他,他是怎么看柳西的。

    他自己是怎么看柳西的呢?

    一把刀?还是一位女人?

    “做我的女人不是赏赐吗?别人想做都做不了。”李墨有些不明白,他抬头看着顾鸿,老人睿智的目光让他本能的察觉到这确实是有些不妥,可偏偏又不知道不妥在哪里。

    “不是做您的女人不是赏赐,而是做任何人的女人都不该是。”顾鸿好言道,这种事需要靠自身想明白,自身想不明白,旁人说再多都没有用。

    “王爷还是多考虑一番吧。”

    李墨自己确实想不明白,柳西是不同的,这份不同不仅仅体现在柳西三番两次救他姓名,也体现在柳西和旁得女人不同。

    她就像一把最锋利的宝剑,他想给别人展示,又担心旁人觊觎。

    李墨想看想,还是决定不将这番儿女心思说给别人听,只得对这自己的老管家道,“我会考虑的。”

    “不过只是在想清楚这个之前,我得进宫一躺。”他看了眼自己衣裳上的血污,眸光冷冽,“我要替柳西讨回来她的自由。”

    她的命脉可是在皇帝的手里,这个认知让他如梗在咽。

    李墨回了他住的青还院,顾鸿管家刚才已经吩咐了下人准备热水,他进屋就梳洗了一番。

    他没有受伤,只有衣服沾了不知道是敌人,还是柳西身上的血,现在沐浴完血腥味也就被彻底洗去了。

    青丝被白玉冠绾起来,他换上亲王衮服了,厚重的礼服勾勒出他沉稳威严的气质来。

    “去正德楼买只烤鸭回来。”他吩咐着下人,一旁的顾鸿正打理着他的腰带。

    “陛下是个念旧的人,王爷拿着烤鸭去正对了胃口。”

    李墨当然知道如何和这个哥哥谈判,只是他之前不愿意低这个头而已。

    他是皇后嫡子,凭什么去低头呢?

    “走之前,再去看看柳西吧。”

    两个人再回去的时候,柳西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她正如李墨吩咐的那样,乖巧得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李墨看了顾鸿管家一眼,顾鸿就带着大夫离开这屋子,顾管家是个有能力的人,敲打人这事不需要他吩咐也能做好。

    “好点了吗?”李墨关心的开口,他将轮椅推到柳西床旁,伸手搭上她的脉搏。

    脉象虚弱无力,并且有一股冲劲在四处乱窜,给她的身体带来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这就是柳西嘴里说的毒药吧,他还没有忘记柳西的这一身雄厚内力都是用毒药催出来的。

    “好多了,谢谢王爷担心。”柳西看着李墨这一身,她想要坐起来,却又碍于李墨刚才的命令。

    “王爷是要出门吗?”

    李墨点点头,“去趟皇宫,你继续休息。”

    他握了握柳西的手,那手冰冷的很,丝毫不像是活人的手。

    “等本王回来。”

    回来就给你自由,给予你风光大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