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29章 值得不值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是先皇后嫡子,在她娘还活着的时候,他和皇帝的关系还没有这么势如水火,他的母后是位极温柔的人,在她的管理下,几位皇子关系也不错,即使后来起了间隙,也愿意为她维持一下表面的和平。

    皇帝为了安抚他娘的心,便给他一块能直接能进宫的牌子,可是李墨从来没有用过,他又不是真的和皇帝关系不错,会进宫看望他。

    李墨在马车中摩挲着这牌子,牌子是用上好的暖玉雕刻而成的,即使是在冬季也散发着些许暖意,他就着这股暖流,回忆了很多,可最终除去叹息,也只能是叹息。

    皇帝和权臣本就是天然对立的关系,从先皇封他为摄政王的那天起,他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一路无言,等李墨进了宫里的时候,皇帝已经接到了信,在殿里等着他了。和摄政王府一样,这殿里也安了地龙,一阵阵暖意从地上传来,再加上厚重的帘子,寒冷被彻底封在了宫殿外面。

    李玄沏了一壶碧螺春,茶香氤氲,在雾气飘渺中黎晏正站在他的身后,如同一道影子,也如同一把利刃。

    看见李墨进来,李玄抬眼看他,“找朕什么事?”

    他们兄弟斗争多年,李墨进来总不可能是过来看望他这个做兄长的,因此也就省去了寒暄的过程。

    李墨也没有废话,直白道,“我想要柳西的解药。”

    是我,不是臣,也不是本王。

    李玄自然能听懂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急不慢的给在坐的三个各倒上一杯茶水,然后拿起来自己那杯。

    “为什么?”

    他有点好奇,他这个冷心冷肺的弟弟,为什么会为了个暗卫低头。

    “想让她自由。”

    李墨将轮椅摇过去,他手里拿着用油纸包裹正德楼的烤鸭,有些油渍浸入了纸张中,烤鸭的香气散播在空气中,他将烤鸭放在李玄桌前,脸上平平静静。

    “自由?”李玄像是听到什么新奇的事情一样,他回头看了一眼现在一旁的黎晏,又转过头看向李墨,眼里明晃晃的写着迷惑。

    什么时候,暗卫想要自由了?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猜想,他这个弟弟看似心硬冷酷,可若是走进他心里,才会发现软得不像话。

    黎晏自然也接受到了自己家主人的目光,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替自己家主子说出来他想说的话。

    “王爷,暗卫都是没有心的,在柳西的世界里是没有自由不自由的概念的。”

    拿这个当做理由也太离谱了些。

    李玄在一旁点了点头,他将杯盏推了出去,示意其他两个人喝,可谁都没有动,

    李墨有些不高兴,可那张与皇帝七八分相似脸始终没有什么变化,只有那双美眸里闪过权利与谋划,“讨论她有没有心,如今没有任何意义,况且我也不是和你来讨论的。”

    听到这话李玄闪过和李墨同样充满算计的笑姿态,他接过了这烤鸭,算是应下了李墨的话。

    烤鸭味道和记忆里如出一辙,以前文达太傅总带给他们吃,可李玄也清楚今日这烤鸭,可不是李墨服软的表现,这不过是一个谈判的筹码而已。

    他们自幼一起先皇后身边长大,很多秘事外人不清楚,但李墨却清楚的很,这烤鸭就是在告诉他,若是今日没有达到他想要的结果,他这个弟弟也就会彻底撕开那张遮羞布。

    想到这里,李玄看着他,“如今朕更好奇了,她到底哪里好,值得你来为她谈判。”

    谁料李墨冷笑了一声,“在陛下眼里就只有值不值得?”

    “不然呢?”李玄反问他,“这个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有代价,你我身为皇族之人,难道不更能体会吗?。”

    “那陛下就自己一人去体会好了。”李墨回了一句,“臣也不想再多做废话,她如今寿命本就将逝,臣只想快点将她的解药带回去。”

    现在急的是李墨,那李玄自然就不急,他给自己又倒上一被碧螺春。既然他的弟弟来谈判,那么他也就不气。

    “那你想拿什么来交换呢?”他不怀好意地笑着开口

    李墨来之前就将可能会发生的局面料想好了,因此也就没有多加考虑,直言道,“户部。”

    “户部尚书的位置臣可以让出去。”

    户部就是钱袋子,谁掌握了户部这个地方,谁就掌握了经济命脉。现在的户部尚书商丘是先皇留给李墨能臣,虽然贪了点,但是能力十分过硬,忠诚上也没得说。

    李玄听后更加暗道不好,他试探着,“要论忠心,任何一个从暗卫营出去的暗卫都会对你忠心,要论姿色,比她漂亮的女人也不是没有?既然如此,为什么还独独是柳西。”

    “因为她是柳西。是,一个女人不值得,一把刀也不值得,可本王的救命恩人值得。”他目光灼灼,俊秀的眼里写满了认真。

    以前他没有能力,也没有机会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如今他已经是摄政王了,为什么不去做?

    李玄听到这话觉得意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特别意外,他低头喝了口茶水,才悠悠的几口。

    “你还真是……没有变。”

    他的目光落在那份烤鸭上,心里被幼时那点事拨动着,有些酸,也有些迷惑。

    他在这个位置上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了他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控制柳西的药朕给你,她的令牌朕也给你。”

    说着就将代表着柳西主人的令牌放在了案上,又从案上的暗格中抽出来个小抽屉,将里面的瓷瓶拿了出来。

    “得此令者,才是暗卫的真正主人。”他回头看了黎晏一眼,他的暗卫立在他的背后,身姿隐藏在黑暗中,却永远给予他保护。

    在那暗格里,还留着另外一枚令牌,李玄没有多看,快速将暗格合了上去。

    他把玩着手中的牌子,看着李墨的眼神有些复杂,“一个玩意儿而已,也值的你这么大动干戈。”

    “她不是玩意。”,李墨反驳着。

    听到这句话李玄露出来个微妙的笑容,那笑容有点像哭,又有点像绝望,“那你要赌一下吗?”

    “赌赌看看如果你不是柳西的主人,那么她还会护着你吗?还是会……一剑刺向你。”

    李墨没有吱声,他没有把握说是,暗卫在感情上都有残缺,可是……

    “好。”

    他坚信,柳西待他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