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30章 听从主人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太天真了。”李玄摇摇头,他递给李墨一杯茶,随后对着暗卫首领黎晏道。

    “你去把柳西带过来。”

    黎晏点了点头,缇起轻功转身离去了,这偌大的宫殿里现在就只剩下了他们兄弟两个人。

    李玄将烤鸭油纸打开,里面是已经片好的鸭肉,滑嫩的外表上还带着余温,他也不打算讲究那些礼仪,直接上手拿了一片喂进嘴里。

    “这味道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变。”,吃进肚子里后,李玄感慨的开口。

    他弟弟理所当然的没有回他,可李玄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吃了两片,吃完后才拿起了手帕净了手,将手上的油渍擦干净。

    等这些都做完后,李玄便对着李墨道,“朕以前也觉得黎晏对朕是不同的。”

    李玄的眼里闪过很复杂的感情,他幽幽的开口,“从朕带他从暗卫营离开开始,黎晏就多次护着朕,甚至不惜生命,这一切都让朕觉得,他是个有感情的人,他对朕献上了独一无二的忠诚。”

    “可是最终……朕还是明白了,他们的感情早在暗卫营日复一日的训练中被磨没了,留下来的不是忠诚,而是顺从。”

    李玄的语气很平静,也很疲惫,他看向黎晏刚才站的地儿,声音有些苦涩。

    “朕想和他做千古君臣,但是他却只能成为朕的一把刀,这不是他的错,虽然也不是朕的错。”

    李墨听后心里更加不确定了,可仍然还是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质疑道,“可黎晏和人打交道的时候,很正常。”

    听到这话,李玄更是长长叹了口气,他转过身抿了一口茶水,有些苦涩的味道在他胸腔里回荡。

    “如果不能正常打交道,那又怎么完成主人的命令呢?”

    他这话刚落,黎晏就带着柳西过来了,她身上穿着暗卫统一的服装,身姿挺拔,宛如劲松。

    李墨看着柳西那套黑色的衣服,他知道那身衣服下藏着无数能夺人姓名的武器,也隐着曼妙美丽的身姿。

    可……她为什么过来?

    他明明给柳西下了命令,让她好好在床上躺着休息。

    想到这背后的意义,李墨脸色有些冷,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等待着审判的囚徒。

    “辛,刺他。”

    李玄故意换着柳西之前的名号,把玩着刚才放在案上的令牌,似笑非笑得看着李墨。

    暗卫都是无心无情的怪物,他得弟弟怎么就不明白。

    “不准。”

    李墨这话说得实在是没有底气,他自己也明白柳西是个听从命令的人。

    尤其是……主人的命令。

    柳西原本就毫无表情的脸,如今更是一片死水,她头上还带着那支金步摇,可手里却已经慢慢将剑抽了出来。

    李墨当然认识这剑,这剑替他杀过狼,挡过箭雨,也杀过刺,可今日却要落在他自己的身上。

    “你敢。”

    他有气无力的开口,眼角已经悄悄红了半边。

    “……是。”

    柳西轻声应了下来,她一步一步走去,墨瞳里什么都没有。

    李墨是练过武的,如今柳西身体不好,握剑的手虽稳,可步伐已经没有力气了,他不是没有阻止柳西的能力。

    可他还是在原地等着,等着那人一剑刺过来。

    他不是没有意识到柳西是什么人,他目光一寸寸移上去,抛去那惨白的肤色,那是张极漂亮的脸。

    或许这样也不错,他拿到了柳西的令牌,日后她便只会听他一个人的话了。

    他笑了起来。

    柳西刺得很快,鲜血顿时流了下来,伤口并不大,也不在要害。

    看到这个场景,皇帝才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他对着自己的弟弟道,“现在明白了吗?”

    明白了,怎么可能不明白。

    他没有理会伤口,只是回头直视皇帝,“陛下当初也是这么明白的吗?”

    拿真心相投,换来得却是这么一剑。

    皇帝勾了勾唇,“你说是就是吧,说这些有意义吗?”

    说完他带着柳西开口,“你先出去吧。”

    “是。”

    柳西的剑还带着李墨的血,可她却看都不看李墨一眼,带着剑就离开了。

    李玄将令牌和解药放在了李墨怀里,“你如果还没有改变想法,就去做吧。”

    “朕的弟弟,不该折腰。”

    他对着李墨开口,直到这刻他才像是朝堂上那个生杀掠夺,说一不二的皇帝。

    “朕的权利会堂堂正正的夺过来,而不是靠着捏人把柄。”

    李墨听后什么也没有表示,转头离开了,他在外面遇到正等在原地的柳西。

    “走吧。”

    “是。”

    柳西那一剑刺得并不深,只是李墨执意要回府让她给自己处理伤口。

    亲王衮服被血浸湿,散发着甜腥的味道,他坐在轮椅上,听着身后柳西头上步摇晃动的声响,心里只觉得一阵阵酸涩。

    他其实是知道的。

    可偏偏还是陷了进去。

    “你为什么听他的话。”李墨没有回头,他看着前方皇宫里的景色,声音有些飘忽。

    柳西沉默了一会,“主人的命令。”

    “那本王呢?”他有些不甘心的开口,“你保护本王,也只是命令?”

    柳西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她确实是因为皇帝的命令才去保护王爷的。

    那批去摄政王府的人都接了两个命令——保护王爷,监视王爷。

    她的余光落在李墨那片血迹上,“王爷不高兴的话,可以处罚属下。”

    李墨听到后气得差点笑了出来,“本王拿良药日日夜夜给你吊着,就是为了让你去挨罚的?”

    “柳西你到底有没有心?”

    李墨有些凄厉的开口,他转过头看向柳西,一向俊秀的眼里写满了痛苦和绝望。

    柳西的眼里还是那么平平静静,她低头看着王爷,阳光照不进她黑暗的双眸。

    “王爷,属下仅是一把刀而已,讨论这个没有意义。”

    是,没有意义。

    李墨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他的心意,注定收不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