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32章 外族疑云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的伤并不重,不过是过了三五天而已就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反倒是柳西的身体亏空的太多,如果直接解除她身上的毒药,那么身体将会缓一口气,再崩毁下去。

    李墨下了朝后,见柳西已经等在了宫门口的马车旁,腰间佩着长剑,一身黑色侍卫的衣裳衬得她更加利落。

    “走吧。”李墨的声音很平淡,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对待柳西。

    从皇宫回摄政王府本来是不用经过集市的,可李墨想要去正德楼去一味药材——血藤蔓竹。那是上好的止血药材,他担心柳西在吃进去解药的时候会大出血。

    他的身体如今已经岌岌可危,四处都是漏洞了,内力和毒药勉强成一个持平的状态,支撑着柳西的生命。

    如今撤下去一个……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随着马车的摇晃,柳西头上的步摇也发出清脆的声响,李墨的目光落在柳西的脸上,眸里有他自己都未察觉到不安。

    “你想活下去吗?”

    柳西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想法,他就只能多问一下她的想法了。

    “属下没有‘想’这个概念。”听完李墨的话后,柳西直白的开口,“活着或者死去,属下都听从王爷的。”

    她的声音很平静,从中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李墨看了她许久,最终还是放弃了。

    即使在朝堂上能够搅动风云,但是完美洞察另外一个人的心灵这件事,也未免太过傲慢了。

    他看有些无奈的,若是他现在让柳西拔剑自杀,她肯定也会照做吧。

    “那我让你死呢?”

    柳西眉眼没有任何波动,她利落地抽出自己的佩剑,利刃压在自己的脖颈上,漆黑的双眼看着李墨。

    “自然会如王爷之愿。”

    “闭嘴,把剑收回去!”他不悦地开口,闭上了眼睛,不外看马车里的另外一个人。

    左右都是他一个人的想法罢了,他又要和一柄兵器较真什么。

    看见李墨这个样子,即使柳西再懵懂,也清楚王爷现在对她有些不喜,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学着黎晏的模样,将她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人的视角是有死角的,只要躲在死角处那便能在那人眼中消失。

    她控制好身形,身体随着马车轻微晃动,竟然奇迹般得保持了一个平衡,头上的步摇也就停了下来。

    刚开始李墨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到地方落轿了,他要寻柳西才意识到,他刚才竟然没有察觉到柳西的存在,他回忆起那次和黎晏做一辆车也是这样,不由得心寒了一点。

    “你……”就这样想让本王看不到你?

    李墨有些愤怒的想到,他想要斥责柳西,可转念一想柳西是没有“想不想”这种感情的,心里那点愤怒就又消失不见了。

    只能幽幽开口:“进去吧。”

    两人还是和上次一样,去了二楼的特殊房间,李墨从里面取了他想要的药材后,又定了一份烤鸭。

    他们没有在那间房间吃,而且在二楼开了间临街雅间。

    楼下人来人往的嘈杂声响充满了烟火气息,李墨慢悠悠的拿起荷叶饼来,然后拿筷子挑了点甜酱,又放了其他配料将东西卷到一起,随后投喂给了一旁得柳西。

    “尝尝。”李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随口问了句,“你在暗卫营没有吃过吧?”

    柳西点点头,她其实因为控制药的原因,味觉有些不太好使了,吃什么区别都不大,看王爷喂得开心,她就没有说出来。

    饭吃了一半,柳西就耳尖得听到街上有不太一样的声音,她认真听了会后便对着李墨认真道,“王爷有外族人。”

    “外族?你怎么知道的?”李墨皱了皱眉。

    “街上的声音,属下上次跟王爷去边疆时记住了他们那得口音,再加上外族人说汉言本就有些奇怪,分出来也不太难。”

    李墨越听越凝重,按理来说他应该派人去打听一下的,京城突然来了外族人,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他出来因为带了柳西,也就没有带其他侍卫。

    “王爷要去追吗?”柳西侧着耳朵听着,“再不去的话怕是跟不上了。”

    京城人多,混在其中确实不容易被发现。

    李墨挣扎了很久,最终目光直视着柳西,“追。”

    “只不过,你要安全的回来。”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对待柳西,可能确定的是,他不想让柳西再受伤了。

    柳西点点头,她若是回不来,自然也无法汇报。

    “我就在这等你。”

    柳西应下后,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她穿着黑衣本应在白天格外明显,可那些外族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也不敢显露在人前。

    她一路跟在后面,暗处看着他们四处打听,有没有再外来穿着华贵的人,皮肤略黑,眼下带着一颗红痣。

    柳西怕在外面耽搁太久,直接看准时机,从后面打晕个落单的人,将人拖到小巷里面。

    这后面就是花楼虽然是天子脚下,但是也偶尔有些黑活,她将那人身上钱财衣物都拿个干净,营造个打劫的景象。

    从中翻出个画像来,她看后眉头一皱,紧忙往回赶。

    这些外族人要寻的是他们皇子!

    柳西拿完画册,还未走上两条街,就察觉到几道视线落在她身上,视线很隐蔽,但是却很直接。

    她本想直接施展轻工离开,可如今却是不能了,好在现在人流尚多,也好甩开。

    她绕了几圈后才回到酒楼,从后门进去直接去了王爷那。

    还未进门就听里面自己家王爷低声轻语,语气有些担忧:“怎么还不回来?是遇到危险了?”

    柳西听后沉默了半刻,她是不是受伤太频繁了?才让王爷觉得她很无能?

    回去再多练了一个时辰剑好了,她下定决心后敲敲门。

    垂眸半跪在王爷身前,将手中画册递了上去。

    “属下回来迟了。”

    李墨上下打量了柳西一番,确认她没受伤后松了口气,他拿过柳西递上来的画册,眉目有些凝重。

    “这是外族皇子。”他冷声笑笑,“你做的很好。”

    他指着那画册上的泪痣:“这画上的是他们的六皇子,平生不受宠,就送到咱们这来当质子了。”

    他将画册合上,心里已经有了成算:“本王那好皇兄也是挺厉害,能将这么大个人丢了。”

    说完他对着柳西吩咐道:“回府吧,接下来有事要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