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33章 自我牺牲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西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云秋派下人来寻,她正推着王爷的轮椅,征求着李墨的意见。

    树影婆娑,她站在暗影里,谁也看不清她的神色。

    柳西名义上还是是王爷的小妾,这么说来,云秋姑娘找她也正常的很。

    “你去吧。”李墨对着柳西吩咐道,他还没有忘记柳西是皇帝派过来的钉子,有些事还是少让她参与为妙。

    “属下遵命。”

    柳西垂眸应下,这其实对于她来说也算是个新鲜体验,让她杀人她连眼都不会眨的,但是在后院生存,和那些普通人家的女孩子相处,她确实有些为难。

    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无论如何这都是任务。

    这般想着,柳西跟着人进了后院,云秋早早就备好了水果茶点等着,桌案上摆了串葡萄和些许橘子,上面还温了一股茶水,这里的茶水和其他地方的都不一样,不算滚烫,毕竟云姑娘眼睛看不见,若是摸了沸水受伤就不好了。

    听着下人来汇报,云秋对着柳西大概的方向笑了笑:“你来了?”

    “是。”柳西清淡回应道,“云姑娘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云秋摸索着走到她身上,将人拉过来坐下,屋里点着香料,氤氲着一股温柔宁静的味道。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想找你说说话。”她替柳西倒了杯茶水,动作流利地不想个瞎子。

    “你喜欢王爷吗?”

    柳西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她接过茶水,没有喝,只是那么捧着。

    “我没有喜欢这种感情。”

    云秋似乎对这个回答没有任何意外:“那还挺可惜的。”

    她看向柳西的方向,眸子虽然是闭着的,但是似乎通透的很:“我不是说你可惜,我是替王爷可惜。”

    “王爷很喜欢你呢。”她笑着开口,“我虽然住在后院,但是和王爷没有任何男女之情,我们之间也是清白的。”

    柳西虽然对于感情懵懂,但是并不是愚钝,她想了想措辞,有些不解地开口:“您是怕我误会王爷吗?”

    云秋点点头,随着她的动作,脖颈间露出个小玉牌来,那玉牌颜色特殊,通体纯黑,上面隐隐约约刻着个字。

    因为角度原因,柳西只看到两个横。

    可她还是认出来这是什么了,只有云家的人才会有这个黑色玉牌。

    云秋,云家,也很理所当然了。

    “云姑娘是医谷云家的人吗?你知道怎么治王爷的腿吗?”她询问着。

    云秋听到这话后没有觉得冒犯,反而觉得很高兴,看来这孩子还是在意王爷的。

    不知道爱恨没有什么,这世间糊涂的人多了,只要有心便好。

    “我是。”她点点头,随后又长长叹口气,“治王爷的腿伤难得不是医术,是药引。”

    她低头给自己倒上一杯,眉眼里有些许的苦涩:“那药引太难拿了。”

    “没有关系。”柳西的声音很冷静,可语气却很坚决,“再难我也会拿到手的。”

    说完她将茶放在了桌子上,目光盯着云秋的眼睛,思虑了一会才开口,“你应该服过解药了,为什么眼睛还没有好。”

    云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声音有些轻快:“也不错没有好,只是中毒的时间太久了而已。”

    她中毒多年,即使吃了解药也不能立刻就回复光明,任何事情都是循序渐进的,尤其是疾病,无论是治疗还是生病都是如此。

    而且……怕是无法完全恢复了,毕竟也太久了。

    她在心里幽幽叹口气,这话就不必说出来让人担心了。于是云秋只是又喝了杯茶水,用一种轻松的语气开口道:“还不到时候而已,想要完全好怎么也要半年。”

    “半年。”柳西重复了一句,她目光落在了云秋那黑色牌子上,既然云家都这么说了,那应该就是这样吧。

    “那说回药引吧,凭摄政王府的能力寻不到一味药引吗?”

    云秋凝重的点点头,“也不是寻不到,是王爷不想寻。”

    “那药需要填个人命进去,王爷觉得这未免太过残忍,所以也就放弃了。”

    “人命?”这两个字引出了柳西侧目,她干的就是夺人性命的事,那这个药引她似乎能帮上忙。

    “可以用我的性命填。”柳西真诚的建议道,“我是王爷的暗卫,理应应该为王爷牺牲。”

    云秋是从皇宫的腥风血浪里出来的,哪里听不不出来柳西是不是再说胡话,她连忙抓住了柳西的手,神情坚决。

    “不用。”云秋很认真的开口,“王爷的蹆疾会治好的,不要想这种危险的事情。”

    “况且那法子需要外族圣物,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拿到的。”

    柳西垂眸看向云秋握住她的手,那双手白皙柔软,带着女孩子特有的馨香,可她的手完全不一样。

    她没有再说什么,最终也只是沉默的回到李墨那。

    她回来的时候正赶上李墨的办完事,下属从他的书房离开,这偌大的空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柳西半跪在他身前,向他汇报着刚才和云秋的对话,等她说完才看到李墨似笑非笑的脸。

    “你们暗卫规矩挺好?什么事情都汇报?”

    柳西不明白王爷为什么这个表情,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的。”

    明明知道他这个好暗卫会说什么,可他还是决定愤怒,甚至绝望。

    他捏着柳西的脸,让她看向自己:“本王的好属下,你会把在这里的一切,汇报给皇帝吗?”

    柳西沉默半刻:“王爷您知道答案。”

    “好一个知道答案!”他冷冷笑了出来,眉眼狠厉,“就没有什么办法让你汇报不了吗?”

    柳西垂下眼眸:“有,属下死了,就无法汇报了。”

    她平静的开口,“不死也可以,只需要打断属下的四肢,毒瞎双眼,烫伤喉咙,再锁在后院,应该也传不了。”

    “这样……”

    “闭嘴!”听柳西说的越来越过分,李墨心里突然涌现出一种惶恐。

    他并不想柳西经历这些。

    “本王也没有那么废物,就算你不传,皇帝也有别的知道。”他冷冷哼了一声,将手从柳西脸上松开。

    皇帝可不是会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人。

    “下去吧。”

    “是”

    柳西从地上起来,王爷刚才话说的凶,手上却没有什么劲,脸上连个红痕都没有。

    王爷果然是个好人。

    她从书房出来,这次没有在书房旁边的大树那候着,而是转身回了暗卫营。

    云秋怕自己做出来什么事情,说的不清不楚,可自己总要查清楚。

    和上次寻解药不同,这次她直接亮了牌子从正门进去,直奔藏书阁。

    翻了半天才找到这所谓的外族圣花是什么。

    用人血喂养,人亡花开,可治百病。

    上面详细记载了圣花的一切,看完后她就明白了为什么云秋说这物难得。

    没有人能够心甘情愿折磨自己至死亡,只为另外一个人活着。

    可……

    她们暗卫早就不算人了,只要主人一声命下,她们就能双手奉献出自己的姓名。

    王爷想不想治好自己的腿呢?

    她去问问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