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35章 步摇晃动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西回府后也一直惦记这那外族皇子的事情,等李默彻底睡下后,她摘下了步摇,从新回到了青楼里,此刻青楼没有了白日里的安静,热闹极了。

    借着夜色,一身她顺利翻了窗户进去,直奔那个房间。

    房间里安安静静,甚至连蜡烛都没有点燃,可柳西敏锐的察觉到屋子里有另外一个人的呼吸。

    她顺着呼吸声寻过去,声音是从床上传来的,床帷层层叠叠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状态,柳西抽出剑来,用剑尖挑开床帷。

    没有了布料的遮挡,月色透过窗户照耀进来,正打在床上酣然入睡的男人。

    五官深邃,眼下有一点痣,皮肤要比一般人略黑,发色更是漂亮的金色。

    柳西直接无视了对方的长相,剑抵着对方脖颈,故意发出了点声响,对方悠悠转醒,朦胧中刚想说什么就看到有人拿剑正指着他。

    张开的口停在了哪里,看上去有些滑稽的样子,可此刻他也顾不上滑稽,挪动下身体让自己的脖子离剑远一点。

    “这位女侠,深夜前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他出口就是十分标准的中原话,这让柳西有些意外,如果不是这个长相,确实很难分辨。

    “外族皇子耶律政?”

    “就是我,在这里当质子的耶律政。”耶律政点点头,他生的一副好容貌,即使没有表情也带了三分温柔模样。

    “外族圣花详细说说。”柳西不想废话,她们暗卫虽然深处权利的中心,可对于权谋这事可实在说不上擅长。

    耶律政眉眼弯弯,听到她有所求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身为质子要是没有几分本事也活不了那么久。

    “那花可治百病,这你应该知道。”他做起来,抬手将剑往外边挪了挪,月色下他那双碧绿色眼眸勾人的很。

    柳西点点头,她顺着他的劲将剑收了收,她心思都在他的话上,至于他勾不勾人,那不重要。

    “培养圣花不容易你知道吗?”他询问道。

    “知道,需要人血。”柳西接道。

    “就是这个人血,想要圣花绽放就必须用皇族的鲜血浇灌。”他看着柳西,目光中有着疯狂,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是的,只有我才能培育它。”

    听到培育外族圣花不需要自己的性命,柳西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将剑重新挪到了耶律政的脖颈上,目光深沉,“那就杀了你。”

    “虽然我没有什么用,就是个弃子,但是死了也很麻烦的。”他有些调皮的开口,“你是完全不懂吗?”

    是的,柳西对于政治完全不懂,暗卫营只教会了她们两件事,忠诚和杀人。

    她们是作为兵器被打造出来的,一把武器也确实不需要懂政治,可这些就不用跟耶律政说了。

    直接带回王府好了。

    她冷静的想着,王爷肯定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看起来是真的不懂。”

    耶律政有些苦难地小声喃了一句,随后还是露出来个笑容来。

    “没事,我有办法。”他看着柳西,“我可以自愿为你培养圣花,但是你需要为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她没有将剑收回来,外面声音吵闹又和谐,但是她在这里还是耽搁太久了,她怕王王爷醒来找不到人。

    “杀掉我们的外族使节。”他笑眯眯的开口,“我不在意他怎么死的,你可以做到他死于意外是吧?”

    他故意将意外这两个字读重了一点。

    “你很好奇为什么吧?”

    “不好奇。”柳西直白道,她一向没有什么感情,“我确实可以杀掉。”

    耶律政沉默了一会,他终于反应了过来柳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听说中原有种法子能让人变成武器,这原来是真的。

    柳西知道自己想要的后也不废话,直接一手刀将人劈晕,托他没有点蜡烛的福,翻出去要省不少事。

    为了避免被跟踪,柳西带着他在街上绕了几圈才回来的,果不其然回来的时候李墨已经醒了。

    他一个人坐在床边,身上披着大氅,身旁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他的目光那么冷,那么理智,他知道柳西应该去哪里了,可他还是等着了,他想问问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去汇报了。

    柳西将外族皇子扔在地上,然后半跪在李墨身前,“王爷,属下完成了任务。”

    她对上李墨的眼,和李墨的不同,她眼里无波无澜什么都没有。

    “外族皇子属下替您带回来了。”

    李墨连看都没看耶律政一眼,他弯下腰,手指点着柳西的眼睛,“告诉此刻本王你都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王爷。”

    柳西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老实回到。

    “本王是你的什么呢?”李墨嘲讽的笑笑,“本王有让你去带他回来吗?”

    “没有,是属下自作主张。”

    柳西的眼里什么都没有,至少李墨什么也看不出来,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有的时候本王确实很好奇,你到底是从一众暗卫中脱颖而出的。”他的手划过柳西的眼角,落在他喉咙上,只需要一用力,他就能取了柳西的姓名。

    虽然皇帝那不好交代,可死一个暗卫也算不了什么,他上下打量着柳西,想要为自己找一个不会杀了她的理由。

    好用但不忠心,偶尔还会自作主张。

    “属下,能力还算不错”、

    柳西想了想开口回答道,她当热知道李墨想听的不是这个,可她能说什么呢?她什么也说不了。

    “呵。”李墨冷笑了一声,他捏住了柳西的喉咙,“你为什么想要找他?是你主人的命令?”

    “属下想要治好王爷的腿疾。”

    她垂下眼眸,看着李墨捏住她喉咙的手,那是一张很漂亮的手,骨感有力,充满了力量感,她能感觉到这只手并没有用力,只是虚虚的捏住而已。

    王爷果然是个好人。

    “为什么?”李墨不解的开口。

    她应该没有感情才对,她只是兵器而已。

    但是无论提出怎样的理由,李墨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一把兵器是不会在意主人的意愿的,她为什么想要救云秋,为什么想要治疗自己?

    他想不通。

    李墨最终还是松开了手,他唤来下人,将耶律政带走,随后让柳西到他的身边坐下。

    “步摇呢?”

    见李墨不追究了,柳西松了口气,急忙将步摇从怀里拿出来递给李墨。

    李墨接到手后,把玩了几下,铃铛叮当作响,在这声音中他一边替柳西插好一边对她道:“不准拿下来。”

    “遵命。”

    芙蓉帐暖步摇晃,衣衫散乱人影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