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36章 命运的选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墨确实也是想治疗好腿的,想到往日种种,即使他再不在意也有一种唏嘘之感,他也曾鲜衣怒马,仗剑天涯,而不是坐在轮椅上,只能在朝堂上尔虞我诈。

    思绪被耶律政的声音拉回。

    “你是说你可以帮我杀点外族使臣。”耶律政有些怀疑的说道,阳光下他的美貌更加明显,“为什么?”

    摄政王是个权臣但是不是佞臣,在京都这么长时间,他还是明白这一点的,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希望发生战争。

    和昨天夜里来的那个女人不同,李墨无疑是了解政治的。

    “一个外族使臣而已,只要稍加处理,死了也不一定会引发战争。”他面无表情的开口,“比起这个本王更好奇你为什么想杀他,毕竟他名义上是你的舅舅。”

    耶律政讥讽一笑:“他是大皇子的舅舅,可不是我的。”

    说到这里他眼里露出来愤怒的目光,“你应该知道我是混血,我的母亲是汉人。”

    李墨点点头,说起来他和耶律政还有几分亲缘关系,他母亲是当年和亲的惠安县主,后来被封为了公主,是父皇的表妹。

    “母亲是个很坚韧的人,她生下我后很努力的生活着,但是那个畜生玷污了母亲。”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平静下的凄厉,“而我那好父皇,默认了这种行为。”

    “本王记得你来这里当作质子是你母亲一手促成的。”李墨眯了眯眼,他当年还小,但是依稀记得惠安郡主是个很有智慧的女人。

    将自己的儿子送来当质子,这一步棋也是相当危险了。

    说到这里耶律政露出些许痛苦后悔之情:“是的,当得知我平安后,母亲就自杀了。”

    他握紧了拳头,“我不在意自由,能够生活在母亲的故都也很好,只是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那你的父皇呢?”李墨询问着,“你不想杀了他?”

    “他?”耶律政呵呵一笑,他拿起桌子上的茶水抿了一口,“我那好哥哥可不会放过他的。”

    这句好哥哥李墨听的分外熟悉,他同样也喝了口茶水,“你哥哥确实是个狠心的人。”

    耶律皇室倾扎的厉害,父杀子,子弑父,都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你就在府里养花吧。”

    李墨点了头,吩咐顾鸿将人带下去后,他对着后面的空气叫了一声,“柳西。”

    “属下在。”柳西不知道从哪里现身,她整个人都隐藏在暗影中看不清楚她的神色。

    “看好他。”李墨吩咐道。

    “是。”柳西刚要走就被李墨又叫了回去。

    “你会忠于我对不对?”他再一次询问道。

    “属下会一直忠于主人。”柳西目光看向李墨,她没说对还是不对,她只是说了会一直忠于主人。

    这个主人可以是皇帝,也可以是李墨。

    但是,这又怎样呢?

    李墨闭上眼,不想让柳西看到自己眼里的纠结,或许她也看不懂。

    只要他一直是柳西的主人就好了。

    “本王想要治好双腿。”他睁开了双眼,眼里已然有了决定,他从小就争不过皇帝,可是他这次想试试。

    这是嘱咐他看好人的意思?

    柳西自认为她猜对了,于是点点头道“属下一定会完成任务,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李墨直觉的他和柳西想的可能不是一件事,但是他决定不去深究这个木头的心理,之前的经验告诉他,只有他自己会憋屈。

    “恩,你去看着他吧,这些天就不用围着本王了。”

    柳西应下,转身离开去找耶律政,到的时候耶律政已经在顾管家的安排下住了进来,他随意找了个花盆,把随身携带的圣花花种种了进去。

    “哪里有小刀呢?”他自言自语道。

    谁料他刚说完话,柳西就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拿了把小刀,什么意思自然不必多说。

    倒也不必这么急吧。

    他心理虽然这么想,可还是老老实实的拿过小刀,闭上眼就要死劲划下去。

    柳西见状直接捏住了他的手腕,手上很用力,痛的耶律政小刀直接掉在了地上,她很疑惑,耶律政不是和王爷达成交易了吗?为什么他要寻死?

    “痛痛痛!放手啊,女侠!”

    柳西松了手,她弯腰从地上捡起来小刀,“为什么要寻死?”

    “我没有。”耶律政无辜的摇摇头,“是你差点要捏死我。”

    柳西给耶律政换了把匕首,这把掉地上了,用这个割伤自己很容易感染,“我不会捏死你,按你自己刚才那么划的话,你会大出血然后死亡。”

    耶律政沉默了半刻,“你要理解,我平常真的不会随意割伤自己,我怎么会知道这个度。”

    “哦。”柳西点点头,“既然如此需要我代劳吗?”

    她真诚的开口,“对于这方面我还挺擅长的。”

    说着她看向耶律政的手腕,他的皮肤略黑,但是却很细腻,青色的血脉很清晰。

    耶律政再一次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开始想那个摄政王是怎样驾驭的了这样的属下的,不过他还是同意了柳西的建议,这方面还是别自己来了。

    “那就麻烦你了,血液不需要太多,将种子盖住就好,”

    柳西点点头,她带过来的不仅仅是小刀,还有要和纱布等,她先是拿酒往小刀上倒了些,再将小刀用火烧了下才划在耶律政的手腕上。她划的口并不大,鲜血漫延出来后,很快就开始愈合。

    确认种子浇灌好后,她给耶律政上好药。

    这期间耶律政一直十分老实。

    “你为什么不跑了呢?”柳西突然问道,那双眼睛力依旧什么情绪都没有。

    “你该问我为什么要跑。”耶律政无语道,眼前的女人确实是个能手,她对于伤口控制的很好,几乎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疼痛就结束了。

    “那你为什么要跑。”柳西从善如流的开口。

    “跑是因为想复仇,这个说了你也听不懂,就不跟你细说了。”他看着那盆种子,眼神幽幽,“不跑一方面是因为目的达到了,另一方面是因为没有用吧。”

    他看向柳西,那双向琉璃一样的眼里展现着他自己的倒影,“能跑去哪里呢?命运从来不曾对我们这样的人手软。”

    柳西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是那个“我们”之一。她回想起王爷的命令,他想要治好自己的双腿,那她的命运就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