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三章 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前世,整个北疆都是唐缘的地盘,他当血海宗主的那几千年,连九幽道都被压的抬不起头来,只能在山门龟缩不出。

    众鬼也被这大话一时骇的不敢动弹,但左看右看,这小娃都是个没法力的凡人。

    当先那面馆老鬼,狞笑道:“小娃娃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我看你入了我这锅浓汤里,还能嘴硬么?”

    唐缘无聊的打了打哈欠,“回来后的第一战居然是对付你们这些小鬼,真是无趣。”

    说着竟摆出了一式拳招。

    “这小娃竟想用拳脚打败我们嘛!”众鬼的笑容逐渐猖狂,一个个笑的皮开肉绽,纷纷现出了原型来。

    吊死鬼,饿死鬼,子母鬼,溺死鬼,食发鬼……

    那面馆的饿死鬼,仍张牙舞爪,积蓄气势之时,一道泛着着莹光的白嫩拳头,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膛,一捏一扯,便将整个心脏抓了出来。

    黑血迸射而出!

    这时唐缘淡漠的声音才传来,“你们的话太多了。”

    众鬼见那饿死鬼惨死,没有畏惧,反而激的它们更加疯狂,齐齐的向唐缘涌来……

    唐缘目光平静而沉稳,右拳轰出,左拳收回胸前,左拳轰出,右拳便回身防守。

    如此左右开弓,只是一拳接着一拳砸出去,朴实无华的拳头砸碎了一切拦在前面的恶鬼。

    一股股黑色的鬼血在空中四处喷射,交织成了一副诡异的画卷,透着别样的美感。

    朴实到仿佛庄稼把式一样的拳法,从不无功而返,每一拳都带走了一个饿鬼的生命。

    直到把群鬼都杀怕了,凄烈的惨叫中,伴着恐惧的哀嚎……

    它们开始逃跑,开始求饶…

    但唐缘充耳不闻,仍只是一拳一拳砸去。

    众鬼见没了活路,又开始怒骂,开始诅咒。

    直到所有的声音都渐渐消去,整个鬼市赫然已没有一鬼存活了。

    原来集市两旁的沟渠内飘着的红水,已是尽皆变黑,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数百具鬼尸,竟找不到一具全尸,不是头被砸飞,便是胸前开了个大洞。

    再看向唐缘,居然还是进来时的那般模样,一点血污都沾染。

    他的大部分真气竟都用来包裹全身了……

    作为玩鬼的祖宗,唐缘比这些饿鬼更了解它们的构造,如此才能每一拳都直击要害,招招毙命。

    “我果然已经不是魔道中人了”站在一片血尸中的唐缘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这要是之前的我肯定不会如此浪费,最少也要剥它十个八个鬼皮来。”

    “要不炼制两个魔头,给我平日里打个杂?”

    “不行,不行,魔头再舒适好用,我也不能重蹈覆辙了。”

    唐缘摇了摇头,把这诱人的想法甩出了脑海。

    此行虽是沾染了好多鬼气,浊气,对那刚刚成型的清净道基大大有害。

    但唐缘顺应本心,清除了这盘踞此道害了不知多少人的饿鬼集市,自有一份正气由心而起,又是一丝冥冥之中的功德赐下。

    这两者皆属于清正灵气,对百日筑基大有好处,如此一来一去。筑基的进度反而是又增了两分,不过两日,便已铸完三分之一的道基了。

    看着满地的狼藉,唐缘提起真气,念起了《往生咒》,人死多了都会滋养出各种阴晦鬼物,更不用说这些乖戾,怨气的鬼了。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若是不抓紧超度了这群鬼,没准会冒出什么恐怖的东西来。

    三遍《往生咒》念完,不仅净化了此地的污秽,消弥了自己出手的痕迹,还送了些许无辜行人的灵魂进了地狱转生。

    一对青年夫妇弯腰冲着唐缘行了一记大礼,一个小女孩跑过来虚拉了拉唐缘的手……

    直到这些灵魂一个个消散,唐缘才伸了伸懒腰,走出了这处鬼市。

    进来时还是两人说说笑笑,出去时只剩下唐缘一人形单影只了。

    唐缘长叹了一口气,“刚才我是不是顺手把张大哥打的魂飞魄散了?”

    披着月光,唐缘两只小腿倒腾的飞快,仍是向南阳府城奔去。

    如此走了一夜,等到第二天大日初生后,才赶到一处真正的集镇。

    走了一天一夜,又顺道杀了几百只鬼怪,唐缘也觉得心神一丝疲累。

    吃了四大碗真正的面汤后,躺在床榻上便呼呼睡去。

    打磨筑基之时,身体本质仍是凡俗,因此日夜修炼反倒伤及根本,困了就睡,才是顺应天时。

    这一觉就是七个时辰,再睁眼时,已经又来到了傍晚。

    这一觉睡得神精气爽,通体顺畅,道基也凝实了少许。

    当真是躺着也算修行。

    唐缘又下楼觅食,自己一个人便点了一大桌子菜,张生掉的那些银两都被他收了起来,再加上鬼市中一些行人遗留的财物,让唐缘实现个饭桶自由还是绰绰有余的。

    看着老板喜笑颜开的咬着银子,唐缘有些不忍的捂住了双眼。

    不过银俩上萦绕的血气怨气都被唐缘洗练掉了,除了有些恶心外,哪怕吞下去也只会胃肠穿孔而死,不会出现什么诡异后果。

    于是唐缘又心安理得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这时,栈门被推开,几个风尘仆仆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小二,打两壶好酒,有什么好吃的只管往上拿。”一个身穿骑装,腰跨刀剑的大汉喝喊道。

    “那个…官,酒倒是有,饭菜的话……”小二面露难色。

    “你这店面虽小,但生意却很火爆啊?”大汉愣了一下,“那你们还剩什么了?”

    “店里还剩一斤酱牛肉,半只猪蹄,青菜什么的都没了。”小二掰着手指数到。

    “你这厮,就这点菜哪够我们五人吃的!”另一个身穿皮裘的大汉瞋目怒道。

    这店家开了多年,也是有些门路,连小二都有些脾气,回嘴呛道:“不光是菜,连饭都没了哩!”

    那大汉做势就要挥拳,被旁边一头戴面纱的子女拦了下来。

    “不要生事。”

    那大汉闻言只得愤愤的放下拳头。

    女子环视一周,看到了唐缘桌上满满登登的各式饭菜,巧笑嫣然道:“我看那小兄弟点了许多,想来也吃不完,我去买点回来。”

    说着,便起身向唐缘走去。

    “小弟弟,你家大人呢,点这么多菜若是吃不完,能否匀给我们一点。”

    唐缘头也没抬,仍在大快朵颐,淡漠道:“不给!”

    那女子怔了一下,“自己这是被嫌弃了?”

    从小到大,凭着女子的身份和姣好的相貌,当她主动攀谈的时候,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她慢慢揭开面纱,露出一副娇艳明媚的笑脸,和善道:“吃不完也是浪费,不如分一点给姐姐呢?”

    唐缘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大口水,把嘴里的食物都冲入了胃中,才抬起小脸,字句顿道:“我说不给。”

    那女子只得尴尬的笑了笑,退回了自己的座位。

    座位的那个大汉却是再也忍不了,眼里冒烟道:“你这小子,也吃不了这么多,恁的浪费,给我们点又能怎样!”

    唐缘刚想飞起筷子捅他个对穿,那女子忙起身拉住了大汉,不住的朝着唐缘赔礼道歉。

    那大汉也只得不情不愿的小声道歉。

    “只因为一点口角,就杀他全家好像不太符合正道人设。”唐缘又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这才放下了筷子。

    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的大汉,仍在愤愤不已。

    唐缘懒得再看这群蠢货,免得犯了杀戒,便开口道:“小二,把剩下的吃的都送到我房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