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五章 野狐幻做鬼神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见那神像倏忽变的有数丈高,缓缓睁开了双眼,一道猩红的幽光直射而出。

    那两人犹疑的停下了动作,向那神像行了一礼道:“不知阁下是何方高人?在下二人乃是西山洞乾坤真人坐下弟子。”

    “哦。”唐缘也来了兴致,“金丹称真,没想到这两人道法修的的稀松平常,不堪入目,倒是个金丹真人的弟子么?”

    那神像只是巍峨的怒喝一声,“既见尊神,为何不拜!”

    气势席卷之下,整间小庙都刮起了一阵狂风,将那火堆吹得忽明忽暗。

    那群江湖只感觉如山如海般的压力扑面而来,径直跪在了地上,而那两名修士挣扎了片刻,也抵挡不住,颤抖的跪了下来。

    只有唐缘仍面色如常的躺在那里,绕有兴致的打量着神像。

    那巍峨神像看了唐缘一眼,又是一声怒吼,“既见尊神,为何不拜!”

    此时天空也是配合的响起了轰隆雷声,又一道霹雳,照亮了庙内。

    那半明半暗的神像现出狰狞鬼相,紫面獠牙,生有四眼,皆放着摄人心魄的幽光。

    那两位修士是有点见识的,忙跪在地上磕头不已,“小的有眼无珠,冲撞了尊神法驾,请尊神开恩饶我一命。”

    在北疆这等魔道地界,众生所供奉的不是天尊佛陀,而是各种魔头,妖鬼,夜叉……

    有的是九幽有名的魔头,有的干脆就是魔修所炼制的神魔法身,如此窃取愿力信仰修行。

    唐缘前世便有三尊魔君级数的神魔化身,皆是受了亿万香火的魔神,几可与天界正神相媲美。

    但只要是神魔法身之属,最弱者也有金丹法力。

    唐缘慢条斯理开口道:“哦,居然是一只天鬼,此乃鬼中极品,是天地间的地煞之气结合人之怨气方可诞生,这地煞之气必须得位列七十二地煞之属,而怨气最少也得是百万级人口尽皆死绝才能满足,如此天鬼一诞生便是阴神级数,也是魔修炼制神魔法身最好的材料之一。”

    “想当年鬼哭宗尽灭极西之地亿万人口的大国,又拿出万方地极幽泉玄阴煞,意图练出一尊元神级数的天鬼,却不想玩脱了,反而是成就了如今的阴山鬼帝。”

    他顿了顿,摇头说道:“阁下这幻术虽真,却根本变不出天鬼万分之一的威严,若是只普普通通变个夜叉,修罗,可能还更让人信服。”

    被唐缘说穿之后,那神像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又做金刚怒目状,四只眼中的幽光更盛,配合着外界的风雨大作,雷电交鸣,直给人天威如狱之感。

    但那两个魔修也看出了这神像的色厉内荏,若是真正的神魔,被人如此折辱,怎还会一味的只以气势压人?

    那贼头鼠目的年轻人,驱使着长舌鬼向神龛扑去,那丈余的神像被长舌鬼一触既翻。

    一个灰扑扑的无头神像滚到了地上,而充斥着整间小庙的威压也随之消散一空。

    唐缘眼角撇到了一模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遁到香台之后,“果然是个狐狸么?”

    那两人被这狐狸的幻术吓的威严全无,丑态百出,此时正是怒极,便指挥这长舌鬼大肆破坏,誓要将那个虚张声势的家伙揪出来。

    那几个江湖,本来见那神像大发神威,震慑住这二人还心生喜意,但却被唐缘三言两语就戳破了泡影。

    看着正发怒的两人,只觉得自己生机渺茫。

    刚才捅了自己一剑的憨货,此时也被同伴将伤口止住,但看那蔓延的血迹,已是进气小于出气了。

    那两位魔修找不到狐狸,便转头向唐缘一拱手道:“不知道兄可否看出那人去向,他敢如此折煞我等,若是落在我们手中,定要好好炮制他一番,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年轻人也是淫笑道:“道友若是有兴趣,这女子可由我三人一起把玩。”

    言语中已是把唐缘认作了同道中人。

    这年轻魔修的脸凑近,唐缘才看到,他脸上竟生了一个大黑瘊子,上面还长着弯弯曲曲的两根毛。

    配合着他的三角眼,和此刻的猥琐神态,简直丑的令人发指。

    唐缘的心情一下子就变的不好了。

    他皱眉道:“道友也是你能叫的,你这丑物平白坏我心情,该杀!”

    话音未落,一个白嫩的拳头就当心砸来,那年轻魔修还想再套套近乎,哪里想到这种转折。

    只来得及张大嘴巴,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就被砸了个对穿,唐缘又是一脚踩下,将那瘊子所生长的土壤直接踩爆。

    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舒服多了。”

    这些都只发生在电光火极之间,眨眼的功夫,那先前还盛怒嚣张的年轻修士,便已成了尸体,头颅更是变成了一摊肉泥。

    那中年男人张大了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显然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长舌鬼的主人一死,没了束缚,顿时狂性大发,猛地向唐缘扑来。

    唐缘正欲结果了它,却发现它的目标居然是地上那年轻人的尸首,整只鬼趴在了地上,对着那尸体不断撕咬,发出了一声声怒吼。

    唐缘从那怒吼中听出了四海之水也难洗尽的怨恨!

    他拿目光看向中年男子,那人吓的就是一抖,结结巴巴道:“这,这鬼是他的发妻,他们的孩…孩子也被他炼成…成了鬼婴。”

    “你怕什么。”唐缘拍了拍这人的肩膀,和颜悦色道:“他长的实在是太搞别人心态了,你看看你,一副标准的魔道脸,看着就让人身心舒畅,我杀你干什么?”

    “难道你平日里见到那个瘊子,不觉得浑身难受,想把他打烂么?”

    中年人心道:“我平日里想杀他,也不过是觊觎他这长舌鬼,哪里会因为长相面貌就起杀心的啊,这人果然是魔性深种的老魔头。”

    但嘴上仍是应和道:“前辈可说到我心坎里了,我平日里看见他那瘊子,也是烦躁不已,前辈所做之事真是大快人心。”

    唐缘赞赏的投过去一个目光,“你果然懂我。”

    那些江湖这时才从那惊变中缓过神来,此时看着唐缘那若无其事的笑脸,只觉得心中更寒,瑟瑟的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而长舌鬼在吃完了年轻修士后,又顺从本能的向唐缘杀来。

    这种被魔修炼制的小鬼,其神魂都在各种非人禁制中被消磨的失落了本质,再难转世了。

    唐缘也只得一拳结束了她的鬼生。

    那鬼死前的一眼,仿佛恢复了一瞬清明,流露出了丝丝谢意。

    唐缘再回头看向中年男子,语气一变道:“你虽然长的很魔道,又聪慧懂事,但我可打不过你们那金丹师傅啊!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金丹!”那中年男子哭丧着脸,“我们师傅也不过是炼气修为,哪里够的到金丹的边啊,再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去告前辈的状啊。”

    “炼气就敢称真?”唐缘先是惊疑,但转念一想,在这穷乡僻壤中的穷乡僻壤之地,一个炼气境的修士可能也了不得了。

    他眼珠转动,又说道:“给我讲讲你那师傅。”

    中年男子为了活命,连他师傅新娶十七房小妾之事都吐露了出来。

    看这人要啰啰嗦嗦说个没完,唐缘才没好气的提点道:“重点讲讲他有什么宝贝。”

    据这中年人一说,竟还真有几个宝物是合唐缘用的。

    别的不说,若真有一株三四百年龄的参王,便足以将他的道基铸个七七八八了。

    “所谓马无夜草不肥,啊不对,身为正道人士,怎么能不去行侠仗义,斩妖除魔呢?”

    “这可是正道最喜欢的剧本了!”

    唐缘又逼问出了他师傅的诸多恶行。

    占山为王,欺凌弱小,作恶多端……身家颇丰。

    这种肥羊……这种邪徒,是时候让义薄云天唐大侠出马了。”

    唐缘嘴角浮现一模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