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六章 妖魔齐聚庆欢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年男子见唐缘的眼神越来越亮,哪里还不知道眼前这个老魔头盯上了自家师傅的宝物。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一狠心开口说道:“好叫前辈知道,我师傅过几日便要为娶他那十七房小妾办宴,实则就是盘剥我等弟子和山中妖鬼的贺礼,那时妖鬼齐聚,最是混乱,也方便前辈动手。”

    唐缘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他两眼,“你叫什么名字,这几日便先跟着我吧。”

    中年道人长呼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暂时从这凶人手中活了下来,恭谨道:“小的姓范名阳,多谢前辈抬举。”

    唐缘挥了挥手示意他闪到一边,走到了那群江湖人中。

    众人见这凶残的老魔走来,即便唐缘长的粉妆玉琢,此刻也吓的吸气声都停了下来。

    “你们要拿什么买自己的命。”唐缘语气淡漠道。

    众人听到有了活路,俱是狂喜,那女子更是跪倒在地,不断磕头道谢。

    那女子先是把身上所有的银子都拿给了唐缘,连金带银还有些许票号,共计一千余两。

    唐缘的存款顿时翻了十倍有余。

    他掂量了一下,“死去的那个就不收你们钱了,这些正好够你们一人一命的。”

    那女子如释重负的瘫软在了地上。

    “不过…”

    众人又紧张了起来。

    “我从他手中救了你等一命。”唐缘指了指范阳,“我又绕过你们一命,这岂不是你们一人都要欠我两条命?”

    “若是拿不出钱,那你们四个人便只能出去两个了。”唐缘悠哉说道。

    那已经气若悬丝的大汉,挣扎着要说些什么。

    “再拖一会儿,等这个憨货死掉,你们就少了两个人头钱了。”唐缘善解人意的说出了那壮汉想说的话。

    那女子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出了满头大汗。

    “十,九,八,七……”唐缘迎过她的眼神,笑道,“我在数他还能活多久。”

    “剑,我们有剑。”那女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叫道,“我们押了一件镖物,是一柄宝剑,镖金就有五百两,这剑的价值肯定更多。”

    唐缘一挥手,一道气劲打在大汉正喷血的体内,“若是这剑值得这价,他也还能活。”

    那女子匆忙的翻出了一个剑匣,拿出了一柄长剑。

    “哦?”唐缘的眼神也露出一丝惊异,这剑长约两尺,剑身轻薄隐有星纹显现,透着淡淡的寒光,剑柄雕有一夜叉鬼相,威压无比,端的是一副好卖相。

    但他惊疑的却不是此,而是铸就此剑的材料竟是星纹玄铁,此铁锋锐无比,便是做那飞剑的主材都够了,却不想竟被人铸成了一柄凡兵。

    唐缘摩挲了宝剑片刻,也不愿再多盘削,“此时雨已停了,你们快些赶路找到医馆,还有机会救下这货的小命。”

    几人知道自己终于逃过了此劫,俱是磕头叩谢。

    那女子还张口欲言道:“小女子姓…”

    话未说完,就被唐缘挥手打断,冷言道:“我说快走。”

    女子又是吓的一抖,赶紧走出了大门,借着月光回看庙内,只觉得这一晚过的比之前半生加起来都要缓慢。

    同时心中暗下决心,这次回到家中之后,便再也不舞刀弄枪,出来行镖了。

    唐缘扫视了寺庙一眼,朗声道:“还不出来一见么,若是被我抓住了,我可就要添一件狐皮大衣了。”

    那躲在香台后面的白毛狐狸听闻此言,又想到刚才唐缘砸人时的凶狠。

    只得“嘤嘤”了两声走了出来。

    却是一只半大幼狐,通体雪白,煞是可爱。

    唐缘手一招,凶狠道:“过来给我撸撸。”

    那小狐碍于凶威,只得投入了唐缘的怀中。

    唐缘一边撸次,一边盘问,几下便将这幼狐的来历问了个清楚。

    原来此狐还是个有传承的,此地向东五十里有一狐山,里面都是这些已成精的狐狸。

    这小狐却是家中天资最聪颖的一个,就是性子贪玩,经常来这官道旁的破庙里装神弄鬼,吓唬路人。

    若是遇见个长相可爱又天真的女子,便会现出原型给她撸撸。

    今日也是见那受难女子长相姣好,这才出手相助,想要吓退那两人。

    这时范阳也插话道:“前辈,这狐山我也知道,那为首的老狐,修为倒是和我师傅相差不多,也是近处的一个妖王。”

    那小狐转了转灵动的狐眼又问道:“那天鬼是我在书中看到的,我爷爷都说我幻化的好,你是怎么看出来真假的,难道你见过真正的天鬼?!”

    唐缘狠狠的摸了摸白狐两只柔软的双耳,冷哼道:“一只宠物,哪里来的这么多问题!”

    那阴山鬼帝便是唐缘的三大神魔法身之一,那尊天鬼在他的鬼国中有近似魔君之威,这才摆脱了鬼哭宗的控制。

    但又怎能是真正魔君的对手。

    ……

    有了阶段性的小目标,唐缘便不再赶路,而是谋划起了如何打家劫舍…行侠仗义起来。

    这几日,唐缘也左近打听了一下,发现范阳所言果真无虚,周遭的山林精怪,散修魔修都在为那乾坤真人筹措礼物,这宴席看来办的真是颇大。

    但此地散修妖鬼的水平真是低劣的让唐缘这等魔君羞于见人。

    不过他仍是精心做了几道准备。

    如此,又过了三日,终于是到了这乾坤真人办宴之时。

    范阳领着唐缘,并那小狐狸一起,向西山洞走去。

    这一路上,唐缘算是开了眼,前世他步入道途便在血海宗,然后结交的都是资质高绝的血海弟子。再往后,更是只与此界最顶尖的人物打交道。

    此时看到那些气息驳杂的散修比比皆是,连范阳和那年轻人这种都可以算得上是得道高人了。

    他甚至怀疑那些为练几道偏门邪术,而把自己搞的五劳三伤之辈,能不能打过一个血气方刚的猎户。

    如果那猎户能无视那些花哨的阴风黑雾等障眼法的话,只是乱砍,也能将这些虚货劈死当场。

    唐缘还看到一个养鬼的修士,好大一只食气鬼就这么骑在了他的头上,不断吸食他的精气。

    路过之时,唐缘还打了个招呼,那人见唐缘一副童子模样,还有些趾高气昂,却不知唐缘乃是和他头上那只鬼在打招呼。

    这鬼才算是本体,其下那人不过是气奴而已。

    更有小牛大的野猪,独脚山魈,各种妖类也在络绎不绝的向那西山洞走去。

    倒是上演了一副妖鬼齐行的盛景。

    “看来这乾坤老祖倒是个有威望的。”

    范阳马上凑上来道:“我师傅虽是此地修为最高的几人之一,但向来很少和同道为难,就连妖鬼也一视同仁,只是盘剥普通人而已,据我了解他好像是要在此地建立一个简易坊市来着。”

    “先是养望,再是用自己的威望信誉开办集市,把原本散沙一般,资源严重浪费的散修妖鬼整合到一起,互通有无。”

    还真是个人才啊!

    有着范阳的引荐,唐缘倒是很顺利的就进到了西山洞内。此处虽非阴煞地穴之类的风水宝地。

    但也有几分奇异之处,乃是这片山林的排秽之地,难怪那乾坤老祖会选择此地开辟洞府。

    因为炼气境的功课便是要采气修行,魔修之人自然是想离魔气浊气更近一些。

    进了洞内,里面的宾质量便又高了一些,唐缘甚至看见了几位炼气修士。

    而洞内的妖怪,更是都能化成人。

    虽然一个个不是兽头人身,就是披毛带爪,但总算是个直立行走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