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十五章 赌石多有玄机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朱贺被他看的有些心慌,甚至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半步,色厉内苒道:“你看我做甚,若是没有足够的灵符当估金,也别说是我以财压人。”

    唐缘这才收敛了些,可别把这送上门的肥羊吓跑了才好。

    他转过头向小蝶说道:“我这葫芦应该能当不少灵符吧。”

    小蝶心下一喜道:“丰老说了,尊的葫芦可以给您估两千信符。”

    这话听得朱贺都是一愣,两千信符,几乎相当于地煞禁制圆满级别的法器了,这等级别的宝物就连他也是一件都没有。

    一时间,他都被吓的有些踌躇。再看向唐缘,虽然衣着普通,但如此年纪便筑基有成,身边还有妖狐为宠……莫非是某家上宗的真传?

    朱贺对自己以及禾山道的自我定为还是很准确的,在这穷乡僻壤,别人不愿来的地方,还可称王称霸。

    在那些真正的上宗手中,怕不是一位弟子就能把全山都捏成齑粉。

    唐缘看向他的神情,暗道一声不好,这人怕不是怂了吧!

    他连忙做出一副后悔的模样道:“此物是我师留给我的唯一一件遗物,师傅引我入道,对我恩重如山,不孝弟子却因意气之争,将它抵了出去,实在是愧对先师啊!”

    小狐按着脑海中的传音,字句模仿着安慰道:“青禾前辈只有你这一个徒弟,无论做什么他都会支持你的!”

    朱贺闻言,才稍稍放下心来,想来这人也就是个散修传承,那葫芦没准就是师徒俩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东西呢!

    再者说来,这人若是真有什么来历,刚才便会直接亮出来了,那些上宗贵子,出行时哪个不是前呼后拥,气度不凡的,哪里会藏着掖着。

    “钟老,没问题吧!”

    那男子面白无须,一双眼睛狭长幽深,很引人注目。

    “没事的少主,这块石头我已经看了几天了,能解出什么已有七八分把握了。”

    朱贺倒也没乱说,这批石头他已经看了两三天了,只是还未出手而已,小狐狸选的那块石头也是他的目标之一。

    一会儿的功夫,这地方已经聚拢了不少人,大多聚在了朱贺的身周,显然都是他的熟识。

    有一身穿云袍的老者开口道:“老夫宫周,忝为此次约赌的见证。”

    “按规矩一人可观摩一刻钟,随后在这玉简中写下暗价。开石期间,我以云梦阁的信誉担保,此简无人可看,无人可改,开石后公鉴价值,出价更近者为胜。”

    “不知两位谁先观石?”

    唐缘努了努嘴:“我这人尊老爱幼,便让他们先来吧!”

    朱贺向那白发老者点了点头,那人便走到了石边。

    双眸睁大,一丝幽光闪过,端的是奇异无比。

    “钟老的这门幽冥明目,练得是越发高深了!”周围的路人惊叹道。

    “看来这下子赢定了,我看那少年无甚奇异之处,怎么敢和钟老比试目力。”

    “唉,我怎么就遇不到这样的送财童子呢!”

    小狐狸听着那些议论声,愤愤的道:“这些人居然敢看不起你,一会儿一定要赢过那个老头,狠恨的打他们的脸,才叫痛快!”

    唐缘摸摸了她的爪子,心道,“这么快就领悟到了装逼打脸的快感,这狐狸前途无量啊!”

    那老者看了一会儿,又施展出了一道秘术,双手浮现一丝绿光,向石头摸去,如此持续了盏茶功夫,才收手退了回来。

    向朱贺点了点头,表示胸有成竹后,便拿过玉简输入了自己的暗价。

    宫周看向唐缘,说道:“小友现在可以来观了。”

    唐缘缓步走到了石头前,像一个新手一般,左敲敲,又看看。

    直把围观群众都看倦了,也没用出一道神通。

    “这人不会是第一次赌石吧!”

    “散了吧,散了吧,我看这小娃娃根本就不会目术神通,输定了。”

    “小子,我劝你一会儿标价只写一信符便好,如此便只需亏买石钱了。”

    小狐狸焦急的转来转去,虽然她很信任唐缘,但他这和买西瓜一样左敲右打的样子,真是很难让狐信服啊!

    她附耳到唐缘耳边,说出了她的猜测。

    唐缘一把将多动的小狐狸放在了肩膀上,双手伸向眼睛。

    “他要施展瞳术了么!”众人又看了过来。

    却没想唐缘只是轻揉了揉双眼,未有任何下文。

    引得众人嘘声一片。

    “好了,我也看完了!”唐缘甚至连半刻钟都没用上,便走了下来。

    他从小蝶姑娘手中接过玉简,标上了自己的暗价。

    “好。”宫周拍了拍手,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去,“二人都已观石完毕,现在开始现场开石!”

    说着,他便甩开袖袍走到了石矿面前,手一伸,一柄短刀便出现在了他手中。

    这刀竟也是一件法器,而且禁制绝对不低。

    只见他刀一轻挥,一层石皮就簌簌的掉了下来,几刀下来,石头便小了一大圈。

    众人都是目不专精的盯着那石矿,即便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围观着宝物一点点被切出的瞬间,还是令人兴奋不已,恨不得自己上去操刀切石。

    这心态却是和前世有人喜欢看人抽卡出金,甚至想要自己帮他抽一发十连的心态相似,就算不是自己的,也很享受!

    一模金色随着老者的刀锋显现了出来。

    “出了,出了,最起码有赤阳金了”

    “不知道切出的什么水准,三阳,六阳,还是九阳!”

    “六阳,九阳就别想了,我在这玩了几十年,从没见过一次切出了六阳金,可能只有在云梦城才有这般品质的原石吧,就算是三阳金也足可充当炼制法器的主材了!”

    宫周越到后面,用刀便越细致,一刀刀将石矿中的赤阳金都解了出来。

    他一挥衣袖,石灰都被吹拂了下去,一团,两团,共有三团赤红的金属暴露了出来。

    “居然切出了这么多三阳金,怕是足够炼制五件法器了!”有人感叹道。

    “五件?你是奢侈到全部用三阳金炼制么,在普通材料里掺上一点,品质就足够高了,这么多的三阳金都足够我练出十把法剑了!”

    “我…我前两天就想买这块石头来着,一直没狠下心,我好后悔啊!”有人捶胸顿足,悔恨不已。

    宫守笑道:“这评估起来便容易多了,没有其他珍宝,只是三阳金而已。”

    他一拍手,后面便有人拿出来特制的称量工具,从纯度到质量,都一一确定准确。

    过了一会儿,宫守轻咳了一声,将众人的视线引来,和声道:“这矿中的三阳金足有三十八斤六两,折合市价约为三百八十六信符!”

    那钟老长呼了一口气,对朱贺说道:“我写的三百八十信符,想来是已经稳了!”

    朱贺顿时变的喜笑颜开,六信符的差距几可忽略不计,这已经算是全猜对了!

    钟老也满意的摸了摸胡须,这次看石,是他这几年来感觉发挥最好的一次!

    朱贺得意的看向唐缘,这下看你要怎么赢!

    即便这小子刚才认输了,只写了一信符,但那一百信符的石钱,他也得出!

    迎着朱贺挑衅的眼神,唐缘只当全没看见。

    宫守朗声道:“这三阳金的价值已经再三的确认无误,那现在便要看一下两位的出价。”

    “按照观石的规矩,我会当众打开两人的暗标,大家也都是见证者!”

    他先是拿起了朱贺的玉简,法力输入后,三百八十这几个数字便在半空中显现了出来。

    围观众人惊声一片,将差距缩小到了个位数,这是人能干出来事情么!

    “钟老还是钟老啊,这水平,真是让人望而惊叹。”

    听着不绝于耳的赞叹声,钟姓老者自得的捋了捋胡须。

    宫守又打开了唐缘的玉简。

    四百整!

    “什么,他居然也猜的这么接近!”

    “不知道他是蒙的,还是真有本事,但可惜还是输了啊!”

    “四百信符,那岂不是说明朱贺赚翻了!?”

    朱贺和钟老对视了一眼,俱从对面眼中看出了一丝惊吓,居然差一点就翻车了!

    小狐狸更是垂头丧气的嘟囔道:“就差一点,好可惜啊,就差那么一点!”

    就连唐缘的脸上都满是怅然若失的神情。

    “好,既然如此,那我便宣布.....这次约赌的胜者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