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十六章 一场纵赌身家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等!”小狐狸好似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皱着小鼻子嗅了嗅,然后跳上了切石台,尾巴扫过洒落的石灰,露出了一块被整切下来的石头。

    朱贺眉头一皱,喊道,“剩下的都是些石头,你不会认为它们有价值吧!”

    他的那些跟班也是纷纷吆喝出声。

    “等等。”宫守惊疑了一声,也走了过来,伸手拿起了那块石头观摩。

    朱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目光紧盯着他的动作,不自觉的吞咽口水。

    宫守辨认了一番,感叹道:“居然还有这种事,这赤阳金乃是大星崩塌后才可诞生的神材。抛洒到我地仙界,被土石包裹才形成了赤阳金矿。”

    “但这块石头却是和赤阳金一起来的天外石材,金硬而石脆,大部分天外之石在穿过九天罡气层时,都会消散,仅剩的一点也会在地下的高温高压下消融在普通山石中。”

    “像这块这般保存完好的天外之石,还真是少见,虽不算什么神材,但亦有价值,这一块便可算三十灵符。”

    他又转头看向唐缘,温和笑道:“老夫向来喜欢收集些奇石,愿以高出市价的价格买下小友这块石头。”

    唐缘此时也是一副被天外之喜砸中的样子,晕晕的笑道:“前辈若是喜欢,我送予前辈便是!”

    宫守捋了捋胡须笑道:“老夫一大把年纪,哪好意思占小友的便宜呢。”

    他又看向众人,歉意道:“刚才却是老夫出了纰漏,那这石矿的估价便是四百二十六信符,是小友胜了这局!”

    朱贺看着宫守满面春风的对唐缘恭祝,心里已经骂开了花,却也不敢质疑他的决定。

    小狐狸开心的说道:“唐缘,我是不是立功了,那堆碎石的味道都不一样,果然藏了东西!”

    唐缘摸了小狐狸的头,一副后怕的表情道:“幸好有你,不然把师傅的葫芦输出去,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老人家了!”

    他扬头看向朱贺,小人得志般道:“我看的好像比你更准一些啊,把灵符献上来吧。”

    朱贺恨的牙痒,却也只能数出了三百八十信符,恶狠狠的说道:“你敢不敢再和我比一场!”

    唐缘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信符,眉开眼笑道:“你还是先把买石钱交了再说吧,现在你能不能出的起估金都不一定呢!”

    这熟悉的话,让朱贺的脸色青红不定,阴沉说道:“我禾山道还不差这点小钱!”

    唐缘摆手道:“都说了没听过什么禾山道啦!”

    朱贺已是气极,咬着牙道:“莫不是怕了吧!”

    小狐狸轻声附耳道:“要不我们别再赌了,我看那个老头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唐缘犹豫了一下,也小声说道:“我觉得运气好像来了,要不再试试?”

    “运气。”偷听到这话,朱贺心中发狠,“我倒要你知道知道,在赌神通这里,运气是没用的。”

    他看向了同样面色有些阴沉的钟老。

    钟老沉声道:“那小子对赌石一窍不通,他的那只狐狸好似对灵机还有些敏感,但刚才也不过是他们运气好而已,任谁也想不到那里居然能切出一块天外之石来。”

    “我把握很大!”

    “既然钟老有把握,那就接着来,我不信这小子还能把把走运。”

    他转头看向唐缘,眼里冒烟道:“你想好了没有,可还敢来?”

    唐缘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那小蝶见状也凑了上来,鼓动道:“我看尊运势正好,要不再赌赌看。”

    看到唐缘有些动心了,小蝶又说道:“尊赢得这几百灵符,就算输也要输一段时间呢!”

    “确实,都是别人白送我的,输了也不心疼,那我便和你再赌一局吧!”

    唐缘的话又是让朱贺气上心头。

    “这第二局你要怎么赌?”唐缘问。

    朱贺又转头和那钟老商量了片刻,才厉声道:“这第二局我们就比谁切出的宝更珍贵,不过我要加注!”

    “加注?”

    “若你输了便将那个葫芦给我,若你赢了我便给你两千信符。”

    唐缘摇了摇头,“恩师所留之宝,我可不会拿出去赌了,若只是刚才赢得信符,我还可陪你玩玩。”

    这作态,反让朱贺觉得唐缘底气不足。

    他咬了咬牙道:“那我再给你加五百信符!”

    唐缘面露犹豫。

    小蝶也走过来,小声道:“尊,这葫芦是丰老喜爱才多给了五百的估价,现在能赌回将近两倍的信符,机不可失啊!”

    唐缘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决然的点了点头。

    他朝着朱贺扬声道:“我和你赌了!”

    宫守笑眯眯的看着两人,这种意气之争,却是他最爱看到的事了。

    不管谁输谁赢,都是他云梦阁在赢。

    “那二位现在便可挑石了,一个时辰后来老夫这里开石,定胜负。”

    “我还不知道他拿不拿得出两千五百信符呢,我的小葫芦可是大家都能看到的。”唐缘指了指朱贺一行人。

    “我禾山道还能……”朱贺看到唐缘又欲摆手,只得把话收了回来,免得再听到他那小门小派从未听闻的嘲讽。

    但朱贺还真没有这么多信符,他给了钟老一个眼神。

    老钟了然的把自己的储物法宝拿了出来,和朱贺的一起交给了宫守。

    他拿回来查看一番后,对着唐缘笑道:“小友,这些东西价值已经高出两千五百信符。”

    唐缘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嘟囔道,“估计都是些破烂凑到一起才够数的,真是穷酸。”

    朱贺闻言,深吸了一口气,压低心中的怒火,冷声道:“希望你一会儿还笑得出来。”

    说罢,便和老钟向前走去。

    “这是,要去一号厅了么!?”有人惊呼。

    看着唐缘不解的神情,那小蝶忙走了上来,解释道:“这一号厅的石料都巨大且完整,而且有些神异流露的,价格都在五百信符之上,开出好东西的几率更大!”

    唐缘昂着头颅道:“我们也去!”

    人群也都跟着向一号厅涌去,连自己的石头都不开了,显然都很有看戏的喜好。

    禾山道少主和不知名散修对赌的消息传遍了全层,就连那些正运气赌的人也都聚了过来。

    众人来到了一个独立的小厅中,里面仅摆放着数十块石材,都有几人高,好似一座假山一般。

    唐缘拍了拍小狐狸,她便跳下来轻抬着鼻子细嗅。

    正有所感应之时,几个衣着翩然,浑身香味的女修出现在了小狐面前,那浓郁的味道,顿时隔断了小狐狸的感应。

    小狐狸好不容易挣脱了几位女修的纠缠,回到了唐缘身边。

    恨恨嘤道:“嘤嘤嘤,她们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我都…我都…没闻出来呢!”

    他安抚的摸了摸小狐狸,抬眼便看到了朱贺一脸张狂的坏笑。

    唐缘都有些恍惚,他所结交的魔门之人,哪个不是心狠手辣,绝情绝性之辈,哪里看过如此低劣,温柔的诡计。

    这小门小派之人,连怎么当坏蛋都不会么,唐缘叹了口气。

    魔门太过内卷,资本高度垄断,八成的人才都进了血海,九幽两道,剩下的还要被其余几大魔门瓜分。

    剩下的歪瓜裂枣实在是难以入目啊!

    钟姓老者那边正施展全身神通,挑选着原石。

    而唐缘这里,一直有几位香气飘飘的女修萦绕周围,阻碍涂山素素的发挥。

    唐缘也露出了一副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模样,难道还能不让别人在此走动么!

    眼看时间已尽,朱贺那边已经选好了原石。

    一块足有七米多高的巨石。

    朱贺走了过来讥讽道:“不会没了狐狸的帮忙,都不知道该怎么选了吧!”

    眼看时间快到,唐缘只得随意的指向了身边一块原石。

    慌乱道:“我就选这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