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阴阳凝聚法器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缘架着飞辗足足采气近两个时辰,体内的涓涓细流已经汇聚成了小溪,这才降下云头,重回到了地面。

    《阴阳参同契》不愧是灵宝道至高典籍之一,唐缘上一世也是用《血神经》才和上清掌门换得一观。

    此经所食甚杂,天地间所有元气都可炼化利用。只需掌握好阴阳二气的平衡,几乎在任何地方都可修行。

    这也意味着修行此典者,在炼气境的积累要比其他需要异种元气之辈快上许多。

    唐缘仅修行半日,就已超过了许多炼气修士月余的苦修。

    从练气期始,《阴阳参同契》才算真正的有了各式神通法术的修行。

    一些简单的法术,如祈雨,布雾,神行,通幽等,唐缘只是心念一动,体内阴阳二气以某种形式聚合,便可随心释放。

    值得他注意的却有两项,第一项便是本命法器的炼制。

    此法与器修之道有几分共通之处,上古器修只修一件本命法器,法器晋级则会反补己身。如今的剑修只练一口本命飞剑,也多有借鉴之意。

    这本命法器最奇妙之处便是会随着自身的修为晋升而提升本质,是难得的进化型宝贝。

    若是唐缘重回道君修为,这本命法器也可随之晋升灵宝,端的是奇妙无比。

    而且《阴阳参同契》中可炼制的本命法器有太极图,两仪剑,四象镜,乾坤圈,八卦紫授法衣,阴阳二气瓶,足足六件。

    功能更是包罗万象,攻防皆备。

    第二项便是一些涉及阴阳变化的法术,寻常散修传承即便到了衍法层次也少有涉及根本变化的法术,大多只是按图索骥的修炼,再跟着说明释放。

    但《阴阳参同契》却一一将其中道理罗列在了你的面前,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雷法便是阴阳的变化之机,阴阳凝聚,阳在内而不得出,则奋击而为雷霆。

    遁法便是阴阳的动静之机,阴阳交替,动静互易,便可追飙抹电,一瞬千里。

    如此修行法术,却是在为将来打下基础。

    那三十六天罡大神通中,排行第二位的便是颠倒阴阳!

    分属于此的神通,在诸天万界都赫赫有名的就有阴阳混洞神光,两仪绝灭神光,阴阳二气剪,阴阳都天雷等等……不一而足。

    即便前世的唐缘也只掌握了九种大神通而已!

    若按《阴阳参同契》上的法门修行,从一开始便洞悉法术的阴阳变化,只要天资不是太过愚笨之人,都可在金丹时,凝聚大神通之种。

    又熟悉了一番体内截然不同的变化,唐缘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此时已把六阳金售卖给了云梦阁,又将朱贺储物袋里的破烂也都一并处理了,如今的小葫芦里堆着的信符,多到让人疯狂。

    唐缘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珍藏。

    以星纹玄铁和六阳金为主材,玄铁性阴,六阳金属阳,二者正好可以相合,用来炼制两仪剑。

    至于副材,云梦阁也都有售卖。

    虽然很想要太极图……如此逼格甚高,攻防一体的法宝。

    但现在只有两仪剑的材料还算齐全。

    “白衫士子配长剑,也算风流倜傥嘛。”唐缘对自己的开解道。

    第二日唐缘来到云梦阁时,便拿出来自己需要的材料清单。

    没想到内部人采购,还有不小的折扣,他凑齐了所有耗材也不过花费了一千信符。

    此日后,唐缘的工作态度便更加嚣张了。

    不仅要午休(采集午时天罡),还早退(采集子时天罡),上午时也难以见到他的身影(在学习法术,炼制法器。)

    但却无人胆敢出声质疑,实在是他短短一下午所做的工作,就比别人几日还多。

    看石,切石,对赌,但凡是唐缘推荐的石矿,都有无数人疯抢。

    只要是唐缘负责的约赌,尚未有过败迹。

    不仅是赌坊,整个云梦阁乃至南阳修行界,都知道了唐缘这号人物,唯一一位敢给自己经常放假的云梦阁执事,偏生本事又是惊人的高。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个月中朱贺也老找各种借口给他送宝,攀拉关系。

    唐缘又稍稍用体内阴气模拟一下血海气息,再吐露几件秘闻,把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甚至朱贺看别人时都多了几分得意。

    “你们这群蠢货,离一位血海真传如此之近,却不知珍惜利用!”

    ……

    如此,又过了足足一个月……

    唐缘体内的真气已如奔腾不息的河流一般,按照他自己下的定义,应有炼气五层的修为了。

    法术更是接连掌握了阴雷,阳雷,先天一炁大擒拿手等等。

    但此等尚未涉及神通变化的法术,只能说是真气的应用,其威力仍取决于真气强弱,与唐缘真气附于剑上一斩,并无本质区别。

    唐缘此时更注重的也是理解其内所蕴含的道理,意图将其练成神通,哪怕是小成的小神通,也与法术有着本质上的差距。

    而本命法器两仪剑,也已悬浮在肺中,正被肺金之气时时孕养。

    两仪剑刚一练成,便有阴阳天成的道韵镌刻其上,足有十二层禁制。

    又因六阳金和星纹铁俱是贵重之物,又分别为其增加了四层,两层禁制。

    在法器中也不算弱的了!

    若非朱贺最近实在乖巧,唐缘真想拿禾山道试试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何水平。

    按他的估算,法力低微的衍法散修,自己一剑斩去也尽可杀了。

    但血海,九幽,太上,原始这般教门的真传弟子,或许只能勉强做到越一阶而战。

    “还有三万年便是纪元末劫,末劫时,道君也不过是随波逐流的棋子,蝼蚁。只有成就道尊,证道大罗,才可真正的做到万劫不加我身,纪元更易,唯我不变,才能从棋子,变成下棋之人。”

    唐缘抬头望天,仿佛窥见了三十三天之外,那永恒不变,无因无劫的大罗天。

    ……

    小狐狸这几日也沉迷在了云梦阁的赌坊,却是只在赌运气那档口,和几位牌友玩凡间的叶子戏。

    可惜小狐狸不仅牌技奇差,牌运又不好,唐缘给她的零钱很快就输了个精光,如只好出卖身子来赌。

    输了便给那几位女修撸上一撸,如此一月下来,原本油光水滑的白毛都有撸干的征兆。

    唐缘走到近前时,小狐狸正双眼泛红,大声喝道:“杠!”

    “唉,我愧对狐老啊,仅仅个把月的时间,就把他孙女带成小赌徒了。”

    他一把拎起了小狐狸,“一天只许你玩一个时辰,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

    “不要啊,唐缘,我这把是清一色大牌,让我打完这把,好不好!”小狐狸四只腿蹬来蹬去,焦急喊道。

    这嘤嘤怪,连嘤嘤都不会了,俨然已经是一条废狐了。

    正当一人一狐僵持之时,小蝶姑娘走了过来,对唐缘轻声道:“阁主找你。”

    唐缘心神一动,知道时间已是差不多,该是时候去云梦城了!

    在未来的数十年里,云梦城便是地仙界最繁华,最热闹,机缘最多的地方!

    四海,九州,正道,魔门,佛教,龙族,各大势力齐齐上台,你方唱罢我登场!

    如此盛事,岂有不去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