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此间事了斩元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名道人接道:“还未进入神庭,不知里面是什么情况呢,想了又有何用?”

    众元神互相对视一番,俱是点头同意,那便进入神庭后再说吧。

    如此静等了片刻,那处洞天小世界的波动再一次浮起。

    九渊天魔大袖一挥,便定住了这小洞天,随后生生撕裂了洞天界膜,遁入其中,身后的魔门众元神也跟了进去。

    张道吉驱使着那不起眼的小道观和道门真仙也是撕开了一道口子,飞了进去。

    然后佛门,云梦阁和众散修都依次闯进了洞天之中。

    众多元神进入后很久,此地才有一些阳神,阴神大修慢慢赶到

    但也只能望而兴叹了,元神之间的战场,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掺和,擦着就伤,挨着就死可不是玩笑话。

    ……

    再说众元神,进入洞天后,发现这里的布局与螭吻梦中所见的几乎一致。

    自然知道来对了地方。

    无名道人探看了一下四周,说道:“看来洞天中已无禁制,想来也是应该,外面的那重神庭大阵已经足强,再设置也不过多此一举罢了。各位,现在可以商量下章程了。”

    佛门金刚寺那位大僧又开口道:“老衲建议便向九州法会看齐,如何?”

    九洲法会渊源已久,自五色天帝时期便已存在了。刚开始是神庭举办的盛会,每一千零二十四年举办一次。

    正是神庭某灵根结果所需的时间,在此盛会上,众仙一同品鉴灵果,顺带考教弟子的修行进益。

    那时的地仙界和天界的联系仍然很紧密,每千年都有弟子随祖师上天,去参加这个盛会。

    不过,在道祖定下天人相隔的法则之后。地仙界之人便再难上天了。

    但这盛会却在地仙界被继承了下来,由三清道派承办,时间也改为了每三百年一次。

    开始时还只是道门弟子,玄门正派间的互相交流。

    后来,连佛门和魔门都参与了进来。

    在几方都不欲扩大斗争烈度之时,用这法会来解决这些年来一些争端,或是决定某些有异议的资源归属。

    这九洲法会道门佛门几大派,都参加了不知多少次,甚至都打出了经验来。

    张道吉自是回道:“善!”

    九渊天魔环视了一周,爽快道:“本尊认为可以。”

    道,佛,魔都已同意,其他人的意见就没那么重要了。

    众人便只将目光看向了烛照。

    烛照笑眯眯道:“老夫所求不多,如今重见陛下一面,已经心满意足。若有所需,穷奇可出元神战。”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按照九洲法会的规定,却是有四种层次。

    一者为金丹之下的弟子,二为金丹期的门派中坚,三则是阴神阳神这般长老,四便是元神真仙这等宗门底蕴。

    但元神之战很少出现,只有牵涉的利益很大时,才会有一二元神约战。

    如此四个层次,足可检测一个宗门的底蕴潜力,任一环节稍弱,都会落败。

    众仙这边订好规则,便一起向神庭飞去。

    刚到一座大殿前,九渊天魔一皱眉,“不对,此地已经有人来过了!”

    风尚咬牙切齿道:“必是唐缘那个叛徒!”

    众人见风尚的神态,都是皱眉,此人出身高贵,不想心态竟差到如此地步,被一小辈弄得如此失态。

    风尚却已全不在乎这些了,他现在只想抓住唐缘,把他抽筋扒皮,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堂堂元神之尊被人像狗一样轰杀也就算了,更可恨的是那小子的诛心之语。

    风尚一直以自己的血脉为荣,风姓,传自伏羲,乃是人族最尊贵的姓氏。

    那小子居然说他不配!不配这个姓,不配这个血脉!

    他甚至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便被踢出了梦境,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了。

    众人神识扫过大殿,发现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了。

    风尚沉声道:“肯定是那小子都给卷走了,东方是正殿,我们快去那里,免得他跑了,螭吻的神庭他肯定比我们都要熟悉。”

    众多元神真仙都觉得很是怪异,在梦中被唐缘支配也就算了,没想到回归现世还要追着这个尚未结丹的小辈跑。

    风尚当先领头,带着浩浩汤汤一群真仙向东飞去。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主殿处,大殿高约万丈,比云梦城壮阔不知多少倍,但即便如此,也只能容纳螭吻的化身而已。

    众仙鱼贯进入大殿,一眼发现了端坐在大殿中间的唐缘。

    还不待众人询问,唐缘便笑道:“诸位且莫再找了,螭吻所留的资源已经都在我这了。”

    九渊天魔嘶声道:“小子,面对这么多元神真人还敢如此,你够胆,若是愿来我九幽修行,我保你一命!”

    唐缘抱拳道:“小子在这里谢过了天魔了。”

    风尚看了九渊天魔一眼,冷声道:“我愿用云梦阁那具上古鲲鱼尸体买这小子的性命。”

    九渊天魔一摊手,冲着唐缘无奈道:“你也看到了,那尊鲲鱼可是元神级数的,我一拿到便可炼制成阳神傀儡,你若是能拿出一半价值的东西,我仍可保你一命,我认为你这个人就值半尊阳神。”

    “哦,对了。”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你在神庭所得的那些宝物,现在已经不能算你所有了,所以不能拿它们顶账。”

    唐缘畅快笑道:“多谢九渊天魔对唐某的抬爱,我不过一通玄小修士,居然还能抵得半尊阳神,真是羞愧难当啊。”

    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居然聊了起来。

    风尚的脸色更黑了几分,声色俱厉道:“你不用再废话,妄图挣扎了,交出在梦境所得和神庭的收获,还可少受些折磨。”

    道佛二门之人看到风尚的言行,俱是眉关紧锁。

    此人行事已经多类魔道了,元神真仙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其余的五帝族人了。

    没想到人祖之后,已堕落至此。

    “世家之患,竟至于斯。”张道吉在心中默默感叹,更是想到了自家的正一道,同样是世家势力也在逐渐庞大。

    看着风尚半魔的样子,同时在心中默默下了某个决定。

    唐缘仍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他问道:“不知唐某何罪之有?擅取阁中宝物?可那是阁主当众应下的承诺,梦境所得皆归个人所有。而且破解梦境之功我不说居于首位,也相差无多。那唐某之罪应不是此吧。”

    “那难道是因为目无尊卑?”唐缘做思索状,“我虽然在梦中捶死了尊下,但那也是因为您变成妖兽一时头昏,忘了自己身份。若是让您真对风后大人出手了,就怕大人现实里要被祖宗打断腿啊,此事就算无功,也算无罪吧!”

    “小辈,无需牙尖嘴利。”风尚怒目横眉道,“刚才我已探明了殿内,并无机关禁制,倒让你多活了好些时候。”

    唐缘低着头叹了一口气,“看来在我未做任何错事的情况下,阁下仍要杀我啊,如此无因之仇,我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

    “为了避免杀一次又复活,杀了小的来了老的,如此反反复复无穷匮也,那我就只能在这里把你们这些死剩种通通杀光了!”

    唐缘抬头,露出了一口森白的牙齿,透着莫名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