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二章 魔渊鲛人袭杀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这样,每天撸撸狐,调教调教两小只的悠闲轻松日子又持续了数月。

    周琚和周瑶在这段时间一直练着唐缘教导的那套拳法,虽然很辛苦,但也卓有成效。

    两小只的入道之始便是在无垠海上,又在北疆呆了两年,导致两个小家伙体内的浊气很重,但偏生他们的家传功法又是正道路数。

    如果说他们仍像之前那样,按部就班的养体筑基的话,最后能铸就中品道基已是极限。

    哪像现在,拼一拼一品道基都有希望。

    周茯苓也是知道自家弟妹遇到了天大的机缘,平日里对唐缘和小狐狸都很是尊敬。

    甚至每天都会拿些自己做的美食送到他们房里,虽然唐缘已经可以餐风饮露,不需进食。

    但君不见上古神庭中的那些先天神袛开宴时,都有龙肝凤髓,各种珍惜奇味。

    足可说明仙人并不一定要戒除口腹之欲,修仙并不是要将自己修的无欲无求,若是修到最后,将自己修成了无情无欲的一块石头,这仙修来还有何意义。

    航行五个月,船队已经来到了无垠海中段,天气也变得晴朗了起来,唐缘便又多了一项新的爱好,躺在夹板上晒太阳。

    惹得小狐狸吐槽道:“明明是十几岁年纪,没比两个小家伙大多少,爱好却跟个老头一模一样。”

    唐缘眯着眼睛舒服的斜躺,笑了笑没有说话,小狐狸也想懒洋洋的晒太阳,可在外面她就不能现出原身来,好似隔了一层厚厚的衣服,晒着也不舒畅。

    两个小家伙正乖乖的坐在涂山素素左右听她讲《幻海游记》……那本小狐狸的冒险启蒙。

    书中讲的的是一位出身北疆的正道少侠和一群伙伴齐心合力度过无垠海,克服众多险阻,最终来到东海这玄门圣地的故事。

    小狐狸以前肯定翻看过这书不知几遍,现在讲来仍是纯熟无比,甚至有一股娓娓之感。

    “天空突然变得一片混黑,远处传来似有似无的飘渺歌声,船底有敲击木板的声音响起,啪嗒啪嗒,宁夏几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没看到,但他们知道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涂山素素正讲的入神,突然觉得眼前一暗。

    抬头望去,只见本来的万里晴空,骤现了无数乌云,将大日遮的严严实实,好似直接进入了黑夜。

    两小只也是正听的聚精会神,这突然的黑暗直接把他们吓的一声尖叫。

    好似在应和这声尖叫一样,极远处有一声悠扬的长吟响起,仿佛一曲浩瀚忧伤的歌。

    两小只眼睛睁大的溜圆,不敢置信的看向小狐狸,“姐…姐姐…你讲的难道不是故事么?”

    小狐狸也有些发懵,张大嘴看向唐缘,“这…这难道是?!”

    唐缘直起了身子,平视着远方,“没错,我们也遇到魔渊鲛人了。”

    鲛人乃是海族中的贵族,龙是四海毋庸置疑的王者,而鲛人的地位仅在其下,当然这和龙的本性,以及鲛人多貌美脱不了干系。

    但除了姿色,鲛人亦有两桩本事,一则是天生御水,甚至可以织水成纱,入水不濡,入火不焚。其二便是有御兽之能,海中多有巨物,灵智不开,便只能称兽,不能称妖,只有鲛人可以与其交流,并驯御他们。

    而无垠海这处的鲛人,却又和寻常性情温和的鲛人有所不同,当年螭吻被驱逐到北疆,龙族不能相随,他便带了一大批鲛人使唤。

    后来螭吻道伤逐渐严重,封锁神庭疗伤,无垠海因此变的原磁混乱,鲛人的生存环境急剧恶化,又有九幽魔气泄露,将这批鲛人浊染,如此久而久之,便衍化成了生性残暴的魔渊鲛人。

    成了无垠海中的一大危机。

    远处悠扬沧桑的歌吟也现出了真面目,却是一头大若岛屿,身长千丈的巨鲸。

    唐缘目凝神光望去,巨鲸身上盘坐着数千上身为人,下身为鱼的鲛族。

    但和那些以貌美著称的鲛人不同,魔渊鲛人通身漆黑,狰狞的口器中长满了尖刺状的利齿,下半身更是长满了倒刺。

    “九幽的审美依旧是这么鬼畜啊。”唐缘一声感叹。

    这时周茯苓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到两小只安然无恙,神情才舒缓了一些。

    她拍了拍两个小家伙,“小瑶带你弟弟回船舱里呆着。”

    然后又转向了唐缘,“道兄,这次魔渊鲛人好像出动了不少,云梦阁的护卫都被牵制住了,可能我们这些小舟也需参加战斗,你要不要先回房内休息等待。”

    唐缘点了点头,“那我和小菱会看好两个小家伙的,若是外面有需要我等出力之处,尽管来喊我。”

    周茯苓满脸感激的连声道谢,随后又安抚了两个小家伙一番,便急匆匆的转身离去了。

    唐缘也知道周茯苓应该在这艘飞舟上有所任职,所以现在自然不能和乘一样,回到屋内躲避。

    两个小家伙也很是乖巧,和唐缘以及小狐狸一起回到了屋子里。

    虽然没吵闹,但眼睛里却充满了对姐姐的担心。

    唐缘摸了摸周琚的小脑袋,一挥手凭空出现了一面水镜,镜中的人物正是周茯苓。

    “知道你们担心,你阿姐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在镜中看到。”

    “谢谢哥哥!”

    只见画面里的周茯苓在船上到处游走,通知每一位人。

    “来的可真是不少啊!”唐缘已经看到了成千上万的鲛人,御使着百倍于此的海兽将飞舟团团围住。

    云梦阁的那艘万丈海舟,更是同时面对着三头大若山岳的海怪,一头浑身触手的大章鱼,一头赤脊龙鲸,还有一头浑身甲壳的具足虫。

    更要命的是,还参杂了些无垠海深处的诡物,浑身长满眼睛的鬼鱼,仿佛数十种生物拼接在一起的融合怪,更有如软泥般没有身形的古怪东西。

    随着一声鲸鸣,鲛人和海怪向船队发起了冲锋。

    云梦阁所属的飞舟有一座座镌刻雷纹的玉塔升起,齐齐发射神雷,在空中勾连成网,向海中压去。

    仅是一击,便将数百万鲛魔海兽电成了浮尸,但随即又有数十倍于此的怪物扑将上来。

    但那些不是云梦阁的商家飞舟,便没有这般手段了,他们飞舟上的舰炮轰在密密麻麻的怪物群面中,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随船护卫不得不祭起法器和那些前赴后继的怪物打起了肉搏战!

    就连周茯苓都挥舞起了长剑,让两个小家伙看的,心都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