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三章 众修战至血未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有两个炼气修士一直跟在周茯苓左右,隐在保护,虽然兽潮汹涌,她却一时无碍。

    但唐缘一打眼便知道这艘飞舟撑不了太久,全船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一衍法修士。

    而且还是普通法修,别看此刻道风刃,雷光交错,随便甩出都能带走一大片兽群的性命。

    但如此挥霍,即便回复法力的丹药不断,也持续不了太久。

    跟着云梦阁前来的商家,一直以来都仗着他们的庇护,自身的防护力量不说薄弱,但也绝不太多。

    此刻云梦阁被拖住,无暇他顾,弊端便一下就暴露了出来。

    唐缘站起身,对小狐狸说道:“你看好两个小家伙,我一会儿可能要出去一下。”

    果然话音未落,飞舟内就响来了一道声音,“各位道友,我是岳鼎号船长范阳,我们正面临着魔渊鲛人的围攻,飞舟的守备力量不足,还请练气期以上的道友可以出手相助,事后必有重谢。”

    唐缘迎过两个小家伙祈求的目光,摸乱了他俩的小脑袋,轻笑道:“放心,我会替你们看好姐姐的。”

    两个小家伙本来还强作镇定,听到这话,眼泪一下涌出了眼眶。

    周瑶呜咽道:“李玄哥哥,你一定要把姐姐救回来啊,我…我让她给你当妻子!”

    唐缘心中暗笑,这种好事……好像还轮不到周茯苓哦!

    推门走出,挥手又是一道禁制打出,封住了房门。

    其他房的修士也陆续走了出来,大家都知道,这不仅是保护飞舟,更是保护自己,若是没了飞舟作为根据,在海中面对魔渊鲛人只有死路一条。

    众人很快便来到了甲板上,唐缘粗略看去,竟有近两百个修士,甚至不乏通玄,衍法境的修士,甚至还有几个唐缘也看不透的人。

    唐缘很快找到了在浴血奋战的周茯苓,剑光横过,劈死了一个正跃向她脑后的飞鱼。

    周茯苓也有所感,一转头便看到了唐缘,她苦笑一声:“让道友见到了在下狼狈的样子,实在抱歉。”

    本来娇俏无比的少女,此刻已是碰头散发,脸上虽然未沾血污,但通身衣裙已是血色一片。

    显然是在如此剧烈的战斗,再难耗费法力保持自身整洁了。

    唐缘淡淡一笑道:“我辈修士,何必在乎这等皮囊外相。道友放心攻杀,李某保证你后背无忧。”

    周茯苓闻言,甚至彻底放弃对身后的戒备防御,专心的对付起了面前之敌,对唐缘的信任已是无需多言。

    唐缘未施展出飞剑之术,只是单手持剑,不断画圆,越画越快,越画越多,直到形成了以近十丈剑光为半径的屠宰场。

    任何扑向这边的鱼怪,都毫无例外的绞成了肉泥,而如此挥剑,唐缘只需消耗极少的真气和体力,甚至在剑势已成之后,消耗更少。

    就这么挥舞了不知多久,连整个世界都变为了血色,甲板上的肉泥都堆积到了半人高。

    再看向海面,好似一大锅番茄汤,沸沸扬扬的煮着碎肉。

    不知是那位大修士,竟用法术将这片海域煮成了沸汤,烧的海中嘶嚎一片,更是使出了全力向舟船扑来。

    周茯苓此刻已经筋疲力尽,真气和体力都消耗一空,挥舞长剑的速度也慢了不止一筹。

    一只长有七腮的诡异怪鱼,竟绕过了长剑,扑向了她的面门。

    那鱼张开狰狞的大嘴,深处弹射出细长的口器,直直射向了她的眼睛。

    周茯苓心中不停的喊着躲开,躲开,可身体却不听使唤,好似僵在了原地。

    正当她绝望之际,一道剑光闪烁,将那鱼头斩落,即便掉在了地上,仍是挣扎这着喷出一口毒液,将甲板上的肉堆腐蚀成了一缕青烟。

    周茯苓后怕不已,若是自己眼睛挨了这一下,怕是要去了半条命来。

    唐缘扩大剑弧,将周茯苓也囊括了进来,轻声道:“我看道友已然力竭,不如先回去休息一番吧。”

    周茯苓一声叹气,“那也只能如此了。”

    而且此时她已是全身血污,连头脸都未能幸免,心中更是难受的紧,若非李道兄是那种不看重外貌的人,周茯苓此刻恨不得钻到地底去了。

    被保护进剑圈之后,她才得空看向唐缘,只见他仍是那副青衫素洁的样子,浑身上下连一点血迹都找到不到,就连靴子都半浮在空中,没有接触到甲板上的肉泥。

    周茯苓再看向狼狈的自己,眨巴眨巴眼睛,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只得干巴巴的说了句:“我…我先回去恢复一下法力,道兄稍待我片刻。”

    就这样,杀戮一直持续到周茯苓恢复了三次元气,仍未结束。

    唐缘都杀的有些倦了,杀的都是些没有灵智的鱼怪,它们只会争先恐后的扑向剑光屠宰场,好似生怕来的晚点,就赶不上被杀的好位置一般。

    这时,有一道声音传来:“小友好剑法,这剑圈之防御简直天衣无缝。”

    唐缘抬眼望去,却是一位御空的衍法修士。

    只见他又说道:“小友可见到东南方向那个鲛人,他便是主攻我等飞舟的领头之人,若是不解决了他,我们杀掉再多的鱼兽也无济于事,他能轻松的召出十倍补充上来。”

    唐缘若是纵起飞剑之术,倒是一个来回便能取了他的性命,但那样却有些太过显眼。

    没见到这一船的修士,通玄衍法境的也颇有几位,却没有一人习得飞剑之术么。

    飞剑乃是天资足够,身家又丰厚之人,才能勉强练得起的。

    更何况,这场战斗的胜负又不在他们,而是要看云梦阁和那几尊巨大海兽的胜负,他们只需坚持住,然后等待便可。

    但既然有人说了,唐缘便顺着问道:“那鲛人离我们虽不甚远,但这短短距离必是险阻遍布,寸步难行,远程法术的准头却又太差,而且很好躲避,他只需往水下一遁便可,我们要怎么才能杀了他。”

    那修士神色转动,说道:“我有一秘法咒术,可以直接咒死他,却需要时间准备,在此期间,不能移动,小友若是能在我施咒期间,护我安全,贫道却是愿意一试。”

    唐缘挽个剑花,又劈死了数只飞鱼,朗声道:“李某定然会拼尽全力护得道长安全,我未倒之前,不会让一只怪物干扰到你。”

    那修士哈哈大笑,就这么直接盘坐在了唐缘身边,拿出了案台,香烛等东西。

    在这血肉战场中,盘膝而坐,开始摆弄了起来。

    竟然是诡异莫测的咒魇之术,这乃是传自上古巫教的法术,其中最出名的便是那道大神通,钉头七箭!

    任你在那个界域,相隔多远,只要上了钉头七箭书,几乎是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