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五章 逆天而行是为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缘心中一动,看来螭吻梦灵已经在九幽完成了基本的蜕变,甚至犹有余力和地仙界沟通了。

    他甚至怀疑魔渊鲛人的这次袭击,就是为了找到他,或是告诉他这个消息。

    但唐缘可不会试图主动去联系,经由九幽的魔染,现在的可已经是螭吻魔君了。

    不晋升元神,甚至道君,唐缘暂时都不想和螭吻再有什么瓜葛,免得上门送菜。

    大战已经结束,飞舟上的众修士几乎都累趴下了,每个人的法力都用空了几轮。

    一个黑脸微胖的修士御空喊道:“鄙人是岳鼎号船长范阳,此番多累诸位道友鼎力相助,才守住了飞舟,大家消耗的法器丹药,由我岳鼎记一力承担了,一会儿还有厚礼献上。”

    说话时,他还看向了老道士和唐缘等人,看来也知道刚才谁才是最大功臣。

    老道士一挥袖,收好了香案蒲团,对着唐缘笑道:“小友这个年龄,便有如此剑术,实乃老夫平生仅见,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唐缘抱拳谦道:“哪里的话,老先生的神通才是真的惊人。”

    老道士面露感慨,道:“老道年轻时好勇擅斗,便用了许多时间研究这些斗战法术,寿命将至才发觉此生结丹无望。”

    但他很快又颇为自得的笑了起来,“但老夫自身的资质也不是甚高,道基只得中品,就算不沉迷斗法,能突破金丹的希望也微乎其微。”

    “相反这一手还算过得去的护身道术,不仅让老道这一生过的很是快意,甚至救了我不止一命,所以这是好是坏,也说不准啊!”

    “不过像小友这般前途光大者,还要须知修为方为根本啊!”

    老道士的语气很是真诚,或许是真的看唐缘很有眼缘,亦或是想起了自己的一生,有所感叹。

    这就是修士,虽然看着高高在上,闲散惬意。

    但一步踏入修行之途,刚刚见识了世界的广阔奇妙,还未能乘风万里,遨游天地。

    就要面对自己穷极一生都无法突破境界,只能坐看着寿元流逝,没法领略更上一层风景的绝望。

    这种绝望,这种痛苦几乎要超过世间其他所有。

    唐缘认真的点了点头,“在下受教了。”

    老道士抚须大笑,转身而去。

    周茯苓似乎也对这番话有所感触,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唐缘迈步离开,她才恍过神,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来。

    看着唐缘依旧一尘不染的道袍,和自己已经换了三次依旧血污遍布的衣裳,她羞红着脸道:“麻烦道兄再看一下周琚,周瑶,我去换洗一下马上去接他俩。”

    唐缘摆了摆手,“你整个人都要油尽灯枯了,抓紧回去休息,两个小家伙便让小菱再看会吧。”

    周茯苓这才有感道身体和神魂上都有极致的疲累之感传来,便不再坚持,敛衽一礼小声道:“那就多麻烦小菱妹妹了。”

    “不碍事的,她又没出来战斗!”唐缘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唐缘虽然也感到了一丝疲惫,但却无关法力消耗,只是重复砍怪砍的精神有些无聊了。

    除了身合剑光,斩杀大蛇的那一剑,让唐缘提起了些精神外,其他时候,真的都要砍困了。

    打开房门,两个小家伙一下便冲了过来,一左一右抱住了他的大腿,嘴里不住喊着谢谢哥哥,谢谢哥哥!

    随后周瑶又马上拉开了周琚,甜甜的说道:“李玄哥哥一定累了吧,瑶瑶不打扰你,哥哥先去休息吧。”

    突然感觉,这小丫头片子肯定是个好茶苗呢!

    小狐狸也迎了上来,她虽然知道唐缘的真正的本领,但刚才那条大蛇出现的时候,还是让她好一阵担心。

    ……

    过了整整一天一夜,周茯苓才满脸歉意的敲开了门。

    “道兄,我…我…”

    看着她憋红的脸,唐缘淡淡笑道:“无碍的,我也是休息了很久才缓过来。”

    两个小家伙也适时的跑了出来,一下扑进了周茯苓怀里,帮她解了围。

    周茯苓一边紧紧抱着两小只,一边对唐缘说道:“道兄,商会的丹药补偿和奖励已经发在了我手里,会首说先供你和那位道长选择,这里是名录。”

    说着递过来一枚玉简,唐缘接过神识探查,发现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显然商号不仅载了货物来北疆售卖,也带了许多北疆的灵材回返东海。

    不过大多都是一些普通灵材,以唐缘如今的身家,却也瞧不太上了。

    不过位于名录最上端的一个东西却是引起了唐缘的兴趣。

    唐缘指着问道:“这个,也是可以选择的?”

    周茯苓点了点头,轻言浅笑道:“这方地极幽泉玄阴煞是专为道兄和那位前辈所备的,只有你们二人的名册中才有。”

    地极幽泉玄阴煞乃是七十二地煞气中的上品,只存在于极深的地底幽泉处,北疆最大的的一处阴脉,便是鬼哭宗宗门所在。

    修士若想凝结金丹,凝罡炼煞这一步便少不得,所寻的罡煞之气品级越高,凝结的丹品也就越高。

    而且天罡之气,地煞之气无论是打磨修为,炼丹炼器,蕴养神通都能用的上,乃是修行界一等一的硬通货,基本上都被仙门世家所把持。

    连飞舟海市这般盛大的交易市场,唐缘也只看到了廖廖几份罡煞之气,而且品相还只是一般层次,即便如此也是一出现便被人哄抢而走。

    这方地极幽泉玄阴煞定是鬼哭宗弟子拿出交易之物,若按市价最少也价值一万信符。

    当然这对现在的唐缘来说,只能算是小钱,但关键是他有价无市啊。

    唐缘凝思片刻道:“周姑娘,你还是先拿去给道长选择吧,能杀了那名鲛人,全赖他的功劳。”

    “可道兄你也…”周茯苓还欲说些什么。

    但唐缘淡然笑道:“未建其功,不受其禄。”

    周茯苓见唐缘脸上全然没有惋惜之情,也就应了声,“那我便先拿给那位道长了!”

    告个礼后,她便带着两个小家伙走出了房门。

    ……

    过了大概小半柱香的功夫,周茯苓又匆匆敲门,走了进来,满脸欣喜道:“道兄,前辈却是没选这道煞气,而是选了那枚延寿丹。”

    “延寿丹么?!”

    这个选择也没出唐缘所料,即便老道长选了地煞之气,还需再寻得对应的罡气才可凝罡炼煞。

    这地煞之气品级如此之高,很可能寿元已尽,也找不到对应的罡气。

    而且即便找齐了,突破的几率也千不存一。

    那还不如拿了延寿丹,再多活几十年来的合算了,没准这期间还能另遇机缘。

    “没有去搏那千分之一的概率啊!”唐缘幽幽感叹。

    一个是切切实实几十年的寿命,一个是虚无缥缈的结丹可能。可能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面对这两者,都会选择延寿丹。

    但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若是没有敢去拼搏那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可能性的勇气。

    没有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决心,那还修什么仙,求什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