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九章 开辟混沌太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缘突破衍法后,又修持了足足半个月,因为辟魔流云珠一直佩在身旁的原由,使境界彻底稳定了下来,全无半点刚突破的虚浮之感。

    同时,他又炼了一道新的法术,一气五行雷。

    道贯三才为一气耳,天以气而运行,地以气而发生,阴阳以气而惨舒,风雷以气而动盪,人能聚五行之气为五雷,则雷法乃先天之道,雷神乃在我之神。

    这便是一气五行雷的总纲,以五行之气凝聚为雷,同时涵盖了《阴阳参同契》中五行和雷法两大变化。

    唐缘的这道雷法还是初学,只可勾连两道真符法力,即便如此,一击之下也有莫测之威,碎石裂山只是等闲,便是衍法修士在这一雷之下也要丢掉半条性命。

    若是修至大成时,周天星数的真符法力尽化雷霆,便可由法术晋为神通,甚至可以籍此结成五行真雷丹,凝聚出掌控五雷这等大神通之种。

    当然雷法不过是阴阳之机,唐缘只是以雷法窥阴阳,将来凝聚的金丹也必是阴阳之属。

    唐缘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感应到涂山素素也在闭关苦修,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刻周身法力充盈,神识饱满,他便起身走向了火室,玉石殿内无有其他装饰,只有正中央有一处石穴。

    唐缘现出一道元气大手拉住旁边的寒铁绞链,只见坑洞内喷吐出数丈的紫色火焰,几有焮天铄地之势。

    他又自小葫芦中拿出一具炼炉,这也是自螭吻处得来的一尊法宝,八方火德炉。

    未突破衍法时,驾驭起来还很费力,此时已有根本法力,用起来到勉强可以了。

    唐缘先是将灵材一一投入炉中,随后吐出三道根本法力加持炉中,抽动地肺之火。

    真火骤然喷涌,翻腾如龙,掀起了阵阵火浪,唐缘随即打出一道道法决,将那桀骜的火浪一点点收束,尽数投入炉底。

    经由火焰的淬炼,炉中的神材一点点融化,去杂存精,同时唐缘按照《阴阳参同契》中的法门,打出无数繁杂的咒文符箓,一点点禁劾在器胎之中。

    本命法器的炼制与其说是炼宝,到更似炼法,随着炉中器物一点点成形,阴阳之道的奥妙也在一点点展露于唐缘面前,炼宝一次,更顶数月苦修。

    地肺之火若有一丝变弱之感,唐缘便是三道根本法力补上,如此反复了三次,足足用去了九道先天一炁阴阳神符法力。

    须知唐缘所修持的神符法力本就至精至纯,一道法力便可当寻常散修十数道。

    唐缘偷得一分空闲,连忙服下了几枚补充法力的丹药,以免炼制途中法力被抽空。

    这次耗费如此之多的原因,多半是因为那块灵器之材,阴阳玉的原因,地肺的火力倒是有九成集中在了炼化此玉之上。

    唐缘感觉时机已至,又吐出三道法力,这次催使却不求火势长久,只要瞬息高温,火力相较之前更盛了十倍。

    阴阳玉经此一激,化作了一黑一白两条游鱼,游到了其他灵材所成的图形胚前。

    唐缘凝神屏息,撰写出两道神文,一为“阴”字,一为“阳”字,两字相互缠绕,交融,合为混沌。

    向那炉中之图投去,字与图合,之前打入器胚中的禁制一起大放光明。

    太极图已然炼成!

    唐缘略一招手,太极图便落入了手中。

    此图呈混沌阴阳色,显现大道无极之像,周身有霞光瑞彩,图外大道谶言环绕其上,图内天道符箓隐现其中。

    若是道德天尊手中那幅图,乃开天辟地之宝,以一图衍化先天五太,呈现了无极生太极,混沌化万物之理。

    有言称,五色毫光照耀山河大地,九彩瑞气震慑诸天寰宇。

    但此刻唐缘炼制出的仿制品,只得了太极生化阴阳的半分道韵。

    若是这件本命法器,随他的修为晋升灵宝。

    当也有平定地水火风之威,转化阴阳五行之力,分理天道玄机之功,包罗大千万象之能。

    或可重现那尊至宝万之一的威能。

    炼制此图所用的材料,火脉甚至实力都比炼制两仪剑时强了不止一筹。

    所以太极图一成,便有七十三道禁制镌刻其上,已是天罡法器,一跃便超过了蕴养多年仍只得五十二层禁制的两仪剑。

    唐缘略抖小图,一道白金玉桥显化,轻轻一镇,便将残留的地火一一压灭。

    唐缘满意的点了点头,此图的威力已经不下于他掌握的剑术了,而且太极图攻防一体,对敌的手段一下多出了不少。

    他心念一动,太极图就化为一道黑白玄光,遁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如此时时由法力蕴养,还可慢慢增加禁制。

    做完这件事,唐缘的神识法力几乎耗费一空,心神也略显疲累。

    本想趁机将阴阳二气瓶一并练出,再重新精炼一番两仪剑的计划就此搁浅。

    唐缘回到静室中,点燃了三柱清神香,逐渐进入了非空非想,深度养神的状态。

    ……

    周家祖宅。

    “小姐,你就向大长老服软吧,他保证小少爷和小小姐可以顺利长大,而且不会剥夺他们继承权的。”

    “剥夺?”周茯苓一声冷笑,“这周家若非父亲昔年成就了金丹真人,早就该灭亡了,家主之位本就该是我们的。”

    “可老爷他已经不在了啊,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小姐!”那女侍仍在苦口劝道。

    “琉月,我母亲昔日待你不薄,还允许你学法修道,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么?”

    琉月一声叹息,“主母昔年对我的恩情,我一直紧记在心,不敢遗忘。所以我才在这里锲而不舍的劝小姐你啊。”

    “就算你不为自己想,难道还不为小少爷和小小姐想么?再继续这么和大长老作对,奴婢就怕会有意外发生啊!”

    周茯苓听到这话,心中一颤,她是可以抗争到底,让那个老鬼一直不能顺心如意,但小瑶和小琚该怎么办呢!

    琉月见周茯苓仍没有服软,又开口道:“小姐,现在你还指望谁能救你呢,家族中亲近老爷的人剩的本就不多,此刻更是没人敢做出头鸟。难道是在船上认识的李少爷么?”

    “奴婢就和你说了吧,李少爷身怀重宝的消息已被我透露给了方回,他可是大长老的私生子,是通玄修为的大修士,估计李少爷和李小姐此时已经凶多吉少了,你就不要指望他们了。”

    听到这话,周茯苓先是目眦尽裂,愤怒到了极致,怒目看向琉月。

    继而却是百念俱灰,直接呆在了原地,口中喃喃碎念,仿佛失了魂魄。

    那琉月见状,知道此时再说什么也是无用,便退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