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十五章 万川身死诸事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般想着,周万川又掐了一道法决,只见他周身清光亮起,仿若星辰,周天级数的真符法力尽数灌入了五彩琉璃钵之中。

    钵内的神沙更是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仿佛其内根本不会枯竭一般。

    唐缘这时才有所动作,但除了被太极金桥护住的两小只,其余人已是看到不到他的身影了。

    他轻挥袖袍,一丝闪烁着水色的清光亮起,紧接着有细微的雷音响来,初时还轻不可闻,转瞬间已经煊赫一时,振聋发聩。

    无边的雷光霹雳在沙河中闪耀射出,轰鸣雷暴之声不绝于耳,接天连地。

    正是唐缘新习得的神通,一气五行雷中的癸水真雷,雷光之下,无数神沙被打落在地,失了灵性。

    唐缘见一击奏效,又是接连甩出四道神雷,分别为乙木真雷,丁火真雷,己土真雷,庚金真雷。

    五种真雷齐齐劈来,声势彻底压过了沙河,将整个周宅上空化为了雷海。

    周万川本来还以为大势在己,却没想局势瞬息改易,交织的五色雷霆,孕育着令人心骇的恐怖。

    这一气五行雷不愧是神通之种,威力远超一般法术,而且这五种雷法之间彼此相生流转,隐然连为一体,将这五雷合炼功成,便是这门法术的上一层境界。

    沙河在雷光闪耀中被逐渐吞噬,但唐缘仍未全然放下戒心,这三重神沙虽然声势浩大,寻常衍法几乎无法抵抗,但仍未至金丹水准,看来它的大半实力应该俱在那最后一重无常沙的变化上了。

    周万川也不再多言,只是拿出几枚恢复法力的丹药胡乱塞进嘴里,然后提纵全身法力,再度默念法决。

    只见那五彩琉璃钵所发的玄光更盛,甚至一时间和那雷海不相上下。

    与之前茫茫如河般的沙不同,这次钵中吐出的不过几缕而已,看起来灰暗无光,平平无奇。

    但只看此沙一被祭出,便连周万川身周的其余衍法都是升起玄光,慎而又慎,便知道这定不是好相与的。

    此时其余三股神沙已经全被雷海打落,这几缕无常沙却迎雷而上,直直的向天穹冲去。

    神沙一入雷海之中,唐缘便觉察出了它的厉害,满天雷光被它沾着就灭,遇着便熄。

    “哦,居然真有几分末劫之气。”

    这无常沙乃是世界灭亡时天地自起的一场劫难,沙尘之内万事万物都归于寂灭,末劫之下,道法不存,灵机俱灭,是以最为克制修道之人。

    当然这五彩琉璃钵所放的无常沙,并非末劫时所产生的那种,若是那般事物,便是连元神真仙的法体也会被消磨。

    神沙一入雷海,唐缘便摸清了它们的来历,是参照了无常沙,用元磁之法所模拟炼出的而已,这里的每一粒沙都可看做一枚细小的元磁法器。

    两仪元磁相互湮灭时便会有些许末劫气息产生,寻常道法被这一碰,便会尽数被破。

    唐缘的一气五行雷若是修炼到再上一层境界,让五行合一化为两仪神雷,倒是不怕这元磁湮灭之力。

    但此刻仍只得五行级数,正被无常沙克制。

    是以,唐缘不再耗费法力使用神雷,而是再度纵起两仪剑。

    剑光腾转间,周万川的神情更紧张了几分。

    虽然千百年来死在无常沙之下的金丹真人都有不少,但面对不过衍法的唐缘,他却没了信心。

    实在是唐缘的手段太多,且每一项都精妙绝伦,威力巨大。无论是那座金桥,飞剑,亦或是雷法,周万川自衬,若是没有五彩琉璃钵,他一道也接不下来。

    唐缘将诸多手段都试了一番,正好检验了一番自己的水准,此时也不欲再拖。

    只见两仪剑先是剑光大作,一道几有百丈的剑光直冲云霄,没入斗牛,紧接着这道青泓剑光,却如花瓣一般纷纷散落,化成了成千上万道比发丝还要细密无数的剑丝。

    凝剑为丝,剑光化雾!

    又是一道上乘剑术,但众人已经看的有些麻木,只觉得眼前这少年再用出什么剑法都不稀奇。

    铺天盖地的剑丝如雨垂落,切入了无常沙中,精准的破坏了沙中的元磁枢纽,刚刚还吞噬雷光,不可一世的灰暗细沙,纷纷掉落在地。

    看到这一幕,周万川的面色一阵昏暗,被他寄予了最后希望的无常沙也未能建功。

    他仰头看向面色如常的唐缘,骇然发现这人从斗争开始后,竟然连一步都未挪动过,那他们之间的差距怕是比想象中还要大上无数。

    面对这样的对手,一股深深绝望从心底涌现。

    他只得怅然一声喟叹,“千般算计,万种心机,当不得他人一剑,修行,修行啊!”

    话刚说完,竟直接自绝当场,没了气息。

    其他几人却是没有这般勇气和决绝,只是降下云头,站立在地,以示臣服。

    唐缘将两小只放到地上,又伸手将周万川身上的那对玉佩摄来,重新放回了他们手中,和言细语道:“下次别再被人抢走了。”

    周瑶嘴巴一撅,眼睛就晕出了一摸泪光,委屈道:“他们把姐姐关起来了,还抢了菱姐送我的玉牌!”

    宅内的周家族人本来对唐缘这魔星杀神,畏惧不已,迎过他的眼神都瑟瑟发抖,但看到周瑶委屈撒娇的样子,和唐缘宠溺的神情,却突然放下了心来。

    这凶人却和他们周家有关系的,将这事看做族内的又一次夺权斗争,众人就没那么害怕了。

    世家大族的权利交接,哪一次不是腥风血雨,人死一片。

    唐缘看着众人的眼神,知道此事已经办成了七八成,便拍了拍周瑶的脑袋,“你姐姐在屋里休息,小菱在陪着她,你们不用担心。”

    周琚和周瑶懂事的点了点头。

    唐缘一挥手将太极图收了回来,被镇压的众人重得了自由,却仍不敢贸然走动。

    “李某此行只为讨回一点公道,刚才若有得罪诸位的地方,还望见谅。”

    众人没有回答,都是一副你拳头大你有理的模样,我们不过受了点皮肉之苦,这又能算什么事呢。

    五长老迎了上来,说道:“若不是道友所言,我等还不知道周万川这厮的狼子野心,竟然想对周海族长的遗子下手,幸好有道友在此,才没让此等祸事发生,我周家之子都欠了道友一次恩情啊!”

    唐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直把他看的浑身不适,内心冰冷,就在他双腿都已打颤之时。

    才听到唐缘所言,“阁下便是五长老吧,周琚和周瑶以后还要多靠你照看啊。”

    他这才呼了一大口气,满脸堆笑道:“这两个小家伙可是周家的未来,老夫肯定会用心辅佐他们的!”

    ……

    一个月后,周家的那场风波已经基本平定,周茯苓在休养好之后,便成功当上了周家家主,虽然周家仅剩下两位衍法长老,但镇压飞仙岛仍是足够。

    而且因为唐缘的存在,周家的那些外姓执事,甚至更加忠心了。

    而唐缘和小狐狸也在周茯苓所赠的那尊洞府暂住了下来,每日除了精修法力,便是偶尔抽出时间,教导一下周瑶和周琚这两个小家伙。

    就这样,转瞬之间便是十年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