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十七章 剑斩金丹拂袖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飞仙岛相隔数万里的一处荒凉小岛。

    有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数十人汇聚于此,几人或是盘坐炼气,或是两相交谈,看他们周身灵光,居然俱是衍法修为。

    这时,天际有一道流光闪耀,声势煊赫,仅是几个瞬息便已来到近前,一个面容古朴,身着黑色道袍之人现出身影。

    岛上众人俱是赶忙上来相迎,拘谨行礼。

    “诸位何必多礼,我刘阎已经重回刘家,之前掠海劫修的身份便已是过去,说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当家主,日后还需向各位多多请教才是。”

    那人虽然满面笑意,看起来很是和善,却无一人敢放下小心。

    除了他金丹真人的修为盖压众人之外,更因此人是这片海域恶名远扬的劫掠海修,各家商船或多或少都被其打劫过,手上沾染过不知多少鲜血。

    直至最近,他修成金丹,回归刘家,人们才知道其是刘家的私生子。

    刘阎以金丹修为堂皇的回归家族后,便将现任家主一脉杀了个一干二净,哪怕那是他同父异母的大兄,和他血缘相连的子侄。

    如此凶残弑杀之人,又是金丹真修,众人哪敢随意对待。

    看过几人的表现,刘阎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诸位聚集在此都是为了那周家压迫过甚之事,我之前虽未回归家族,但也对此早有耳闻,这次我重掌家族,自然不会像我兄那般没用,只会一味容忍。”

    下面一位身形佝偻的老者趁机走上前,哭诉道:“还请真人为我等做主,那周家假借庇护之名,一次航运便要抽走一船十分之一的利润,我等受其迫害盘剥,实在是苦不堪言啊。”

    刘阎打量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若不是有周家的庇护,你们的货早被我抢的一干二净,说不得你这条老命都已被我取了去。”

    但表面上仍做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说道:“孙老不用担忧,待我除掉了周家和那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李玄,定会为你找补回损失。”

    有了佝偻老者的开头,其余众人也是纷纷上前对刘阎诉苦。

    他们都是飞仙岛及附近几个岛屿的修行世家。

    周海在世之时,其他几家隐隐以其为首。待周海这位金丹真人出了意外后,便不再听从周家命令。

    直到唐缘帮助周茯苓重掌周家,又出手压服了这些世家,重新确立了附属关系。

    最刺头的那几家,甚至有不少修士死在了唐缘剑中。

    这刘阎回归之后,便一直在琢磨对付周家以及唐缘之事,并私下串联了诸多家族。

    其余几家夹在夹缝之中,也只能选择两者其一站队,虽然唐缘战绩赫赫,但毕竟只是衍法修为。

    而这刘阎可是货真价实的金丹真人,之前当劫修时也闯下了诺大威名,就算是镇压法宝,刘家亦是不缺。

    哪怕他声名狼藉,恶迹斑斑,但大部分家族仍是选择了刘家。

    今日便是刘阎相约众人,商谈要对付周家之事。

    “我已查到了那李玄在飞仙岛的住处,未在周宅而是一栋单独的洞府,而且周家那尊五彩琉璃钵也是周茯苓在掌控。”

    “所以我去解决李玄,你等只需围住周家,莫让这尊法宝来助,待我杀掉他之后,再一起攻破周家的大阵,我承诺,周家多年的财富,诸位全都有份。”刘阎布下了一份简单易行的计划。

    众人闻言俱是点头同意,他们这些年来颇有些被唐缘吓破胆的趋势,如此一来不需面对那名凶人,只要围住周家的任务,正合他们的心意。

    而且一尊金丹真人带着法宝,去劫杀一名衍法,怎么想都不会出现问题。

    再想到周家这么多年积累的财富,每人脸上都露出了一摸贪婪。

    “我听说周家姐妹姿容绝代,刘某也想见识一番。”

    众人俱是谄笑回道:“那周家姐妹有机会能侍奉真人膝下,也是她们的福分!”

    刘阎环视一周满意道:“既然诸位没有意见,那便商定个吉时,灭了周家。”

    “哪里还需劳烦诸位前去……”天空突然传来一道清透的声音。

    “李某已经来了!”

    余音未落,一道身影凭空浮现,身穿淡霭道袍,风采高雅,望之俨然。

    众人定睛看清唐缘的身形,都是大惊失色,尤其有几位看过他出手之人,更加惊恐不定,几欲逃走。

    消息是在哪里走漏的?!众人惊惶的互相对视。

    就连刘阎都是心神一颤,这人看到这里有这么多修士还敢现身,难道有什么倚仗?!

    但看清唐缘身后并无他人,而周身气息仍是衍法后,他才放下心来。

    “鄙人倒是很佩服你的勇气,若你愿意臣服于我,就算放周家一马也未尝不可。”刘阎眯着眼睛,说出了自认还算公道的许诺。

    听到刘阎的话,其余众人才稍稍放下心来。

    自己这边可是有金丹真人的,那个凶神再如何,也不过是衍法而已,难道他还能越阶而战不成?

    唐缘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浑身气息俊拔孤高,如渊似海。

    直把刘阎看的一阵心烦,到底你是金丹真人还是我是金丹真人?

    这情景又让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只是远远撇他一眼便被吓的闻风而逃,心中郁气更盛。

    现在我已是金丹真人了,你怎么还敢在我面前,摆出此等姿态?

    怒气之下,刘阎将招揽的心思抛之脑后,一挥手便是一道百丈玄光当头压来。

    这玄光乃是金丹丹煞所化,最是厚重,乃是金丹修士斗法时,最常用的招式。

    刘阎这是打定主意,要以力压人了!

    铺天盖地的玄光,几乎罩盖住整座岛屿,玄光卷动,一时间风云变色,呼啸连天,飓风暴雨狂猛袭卷而至。

    这便是金丹真人,一出手便可影响天象。

    其余众人,见到如此情景,都是胆战心惊,感叹于金丹真人的强横。

    这随手一击,便和他们全力发挥法宝的威力相差仿佛了。

    但唐缘却是丝毫不为所动,连神情都未变化,一道小图凭空浮现,轻轻一抖,便化作了一道散发着神圣宏大气息的金桥,向天空横过。

    满天玄光随之一空,就连附近万里的乌云波涛,都被一一平定。

    法器圆满的太极图,威力早已今非昔比。

    这时,天空又有一道浩瀚雷音响起,众人的内心都是一颤。

    唐缘的剑气雷音已经众所周知,每次响起,都有衍法大修惨死当场!

    “但,金丹真人应该能挡住吧!”众人只得将所有希望都寄予在刘阎身上了。

    雷音结束,刘阎仍站在原地,众人刚松了一口气,便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刘阎好似站的有些久了。

    而且是不是有血在慢慢溢出?!

    轰的一声,随着刘阎尸身倒地的,还有众人的内心。

    金丹真修,在他们眼中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修士,在他手上竟然连一招都未走过?

    甚至连法宝都没来得及祭起。

    剑光随意挥过,带起了血光一片,

    唐缘连多余的眼神都未留给他们,便化虹而去。

    十年修炼,似刘阎这般结丹下品之辈,连让他在意的资格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