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十九章 青木宗前三两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辈,前辈?”老道士反复喊了几声。

    天空仍是寂静无声,没有应答。

    他这才知道,刚才救他师徒一命的恩人,竟连一面都未露,便已经远去了。

    安和拉着小道士一起跪在了舟船之上,连着行了好几个大礼,才站起身来。

    老道士看着红染一片的海面,发现那两只大妖的精血犹有残留,甚至那只小石距的精血更是完好无缺。

    “此行也可算是因祸得福了。”安和在心中又是对唐缘百般感恩,然后才赶紧拿出了瓷瓶采集起了精血。

    再耽搁片刻,不知海中又会有什么妖兽被血腥味吸引过来,他现在法力仍未恢复,这次可不敢再奢望有人来救了。

    再说唐缘,摄取了两头石距之血后,便向着安和所指的青木宗飞去。

    虽未听过这青木门的名头,但按安和所说,它已是附近百万里海域的霸主宗门了,门中金丹真人有不下双掌之数,甚至可能有阴神修为的太上长老镇压。

    而青木藤,唐缘自然也有所耳闻,虽然远远比不得自家那株莲花,但也是难得的木行灵根。

    更为关键的是青木门培育此藤几千年,灵根很大概率会滋生出相关的木行罡气。

    木主生机,久炼木罡甚至有延年益寿,增加寿数之能,而且还是炼制延寿丹所必须的材料。

    所以这东西才珍贵无比,就算有人侥幸得到也会隐而不宣,免的被人惦记了去。

    洞天世界的那株莲花,再扎根数百年,当也可以源源不断的产出木属罡气。

    按照唐缘的打算,若是可以换得一些罡气,自然最好,是以他一路飞去还不断的在击杀海中妖兽,攥取精血。

    如此又飞遁了五六日,一座大若陆洲的岛屿出现在眼前。

    其上不断有流光法器遁过,海舟大船停泊,却是一副热闹至极的景象,唐缘便知道自己已是来对了地方。

    他收起了云遁法器,只是御空而行,如此既不碍眼豪奢,也彰显了自家法力级数,免的被人看轻。

    唐缘刚进入岛屿范围,尚未落定,便有一女修迎了上来,延颈秀项,皓质呈露,眉眼中流露的一丝魅意,更显娇艳。

    她看到唐缘之时,眼中也闪过一模惊艳之色,如此气质模样,还是她生平仅见。

    女修行了个万福,道:“小女景秀,是宗内的迎执事,我看道友有些面生,可是第一次来我青木宗海域?”

    唐缘回道:“在下李玄,前些时日刚游历到左近,偶然听说贵宗的长青节,这才想来见识一番。”

    景秀嫣然一笑道:“那道友运气可真好,正赶上了甲子年的大庆,神藤所结的果子都要比寻常时候好上很多。”

    “对了,不知李道兄是否知道我宗的交换规则了?”

    唐缘点了点头,“我听说是献上妖兽精血,便可换来诸多事物。”

    “道兄所言无差,不过今年因着是大年,往日衍法妖兽一身精血便可换来一枚青藤果,今年可能要两只甚至三只了。”

    这青藤果是灵根心血所系,精华所得,端的是一桩宝贝,只是直接吃了便可延寿三十载,还可增加法力功行,只是一枚便可当的十年苦修,若是入药炼丹,效用更佳。

    但对唐缘来说却是无甚大用,是以他也不太热心,至于青木宗是否有木属的天罡之气,如此直接问过,倒太显刻意,难免被人拿捏。

    所以他也没有开口询问,等下慢慢了解,方为正答。

    那景秀看唐缘神情没有变化,也不再多提,一转口吻向唐缘介绍起了这座岛屿及附近海域的美景异事,两人倒是相谈甚欢。

    直到帮唐缘租好了临时洞府,景秀才告礼离去。

    等她出了唐缘洞府,又有几人迎了上来,有男有女。

    其中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子问道:“大师姐,怎么对这人这般在意?”

    “我看他周身清光不凡,虽然未言自家传承,但想来应当也是玄门大派,若是得了他的助力,我等所谋划的那事,便更有把握了。”

    “大师姐,你若开口戚师兄定会帮你,哪里还要外人来助?”

    “若是劳烦了太昊派的师兄,即便办成了这事又如何能显示出我的能耐,在祖师面前也不好看。”

    “还有…”景秀顿了一下,眼神撇向娇小女子,“戚光明毕竟不是我青木宗弟子,下次还是不要叫的这么亲切才是。”

    那女子被景秀的一眼,看的心神惶惶,连忙说道:“师姐教训的是,小蝶记住了。”

    环视了一下众人的表情,大多是为她的所为感到不解,景秀心中一声哀叹,挥手屏退了众人。

    这青木宗虽然掌控着附近百万里海域,俨然一副大派门庭的模样,实则早已是外强中瘠,虚有其表。

    门内唯一的阴神祖师,寿数将尽,一直在闭死关,其他金丹真修却是一时之间都无望突破。

    若长青宗就此收缩地盘,关闭山门也足可撑过这段时间,偏生他们还有青木藤这株灵根,惹人心热。

    那太昊派是和青木宗相邻最近的宗门,本来和长青宗势力不过相差仿佛,都只有一位阴神祖师。

    近年来,太昊派却有一名金丹真人成功突破,而原先那位阴神尊者也比青木宗的老祖年轻几辈。

    如此一来,两家宗门的实力一下便大为失衡。

    那戚光明便是太昊派新晋阴神尊者的血脉后代,寿不过百便已是衍法修为,长的又是一表人才。

    在某次聚会上,一眼便看中了景秀,从此展开了长久追求。

    后来那位阴神尊者亲自来长青宗提亲,光是聘礼便有法器二十件,仆侍道兵千余名,灵珠灵贝一百斛,金玉神沙一千船,云梦真符十张。

    如此手笔,别说只是聘娶一位不过衍法境的真传弟子,便是金丹真人也可娶来了。

    当时这消息一经传出,无论是太昊派弟子,还是青木宗门人都认为这景秀是前世积善行德,今生才撞了如此大运。

    但只有景秀和青木门的金丹真人才知道,这不过是太昊派为了可以名正言顺插手青木宗的手段。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能咬牙接下,怎么说这手段还属柔和,若是彻底撕破脸皮,两尊阴神尊者,青木宗实在是无可抵挡。

    如此渗透之下,就连青木宗弟子都觉得自家和太昊派已经结为连理,甚至自甘其下。

    就看今天这些人的表现便可见一斑。

    景秀咬紧银牙道:“我就不信,没了你戚光明,我还什么事都办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