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二十章 劫数需在手中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缘在洞府内修整片刻后,便推门走了出去。

    小狐狸最近正要突破,大部分时间都在洞天内修行,妖族即便有了修行功法,其修行速度与人族也难以相比。还需世间来慢慢磨就。

    走在大街上,唐缘的第一感觉便是映入眼中的多是青绿两色。

    数十人合抱的巨木比比皆是,脚下行路由藤蔓铺成,就连街上的人群,也大多穿着靛青的衣物。

    当然,最引人注意还要数是岛屿中央那高近万丈的巨树,其上所攀附着的藤蔓更是枝繁叶茂,几有遮天蔽日之相。

    那便是青木宗的至宝,青木藤。

    “若是能把它根移植到洞天中,灵机恢复的速度还要快上最少五倍。”唐缘盯着青木藤,心中已经想好了三五种将其移植的法子,甚至已经为它在自家找好了住处。

    恋恋不舍的将视线移开,唐缘迈进了最繁华的一条街道。

    可能是因为长青节将至的原因,这里很是热闹,人潮汹涌,络绎不绝,有修行中人,亦有凡人。

    这也是大多仙门的现状,门内子弟的凡人血脉,大多聚在一起,形成了拱卫仙门的城镇。

    这些凡人久被灵机蕴养,修道资质要更好一些,如此在其中选拔弟子,更利于维系传承。

    甚至像长青岛上的凡人,因为久居青木藤下,身体资质还会更合木行道法。

    但弊端自然就是会导致门内世家丛生,把持言路,一些出身不高的弟子,难以出头。

    唐缘在街上逛了一圈,在各个商贩处买了些零散物件,便将青木宗的近况处境了解了个大差不差。

    结合一下各种信息,唐缘发现这青木宗……阴神祖师久不露面,内有重宝,外有强敌,门内更是早已人心涣散。

    恰逢此时的长青节,怎么看都透露出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

    他甚至嗅到了一丝杀劫的味道,道者盗也,修行之路便是逆天而行,是以常有劫难加身,或是天劫地灾,或是杀劫心魔。

    度过去自然是修为大进,度不过便是身死道消。

    不过大劫之中往往也有大机缘相伴,感受着肺窍中跃跃欲试的两仪剑,唐缘甚至觉得那金行煞气也要落在这里了。

    稍稍捋清了长青宗的事态,唐缘自然也知道了那女修便是此次风暴的关键人物之一,是以他便不再着急,转而在洞府静修等待。

    果然,不过两日,唐缘的洞府便迎来了一位访,正是那日所见的女修。

    景秀先是和唐缘寒暄了片刻,随后便开门见山道:“我在坊市听说,道兄有在询问木行罡气一事。”

    说着她赶紧摆了摆手,“道兄别误会,那商会便是我景家所开,下面之人因为没有此物,才向我汇报,我听他们的描述,便知晓定是道兄无疑。”

    唐缘笑着点了点头,“李某看贵宗的神藤甚伟,便猜测其应有木行罡气孕育,这才问了一下。”

    景秀杏眼含笑道:“道兄所言无差,我宗培育神藤七千余载,早能纯化元气,产生青木长生罡这等名贵罡气。”

    “不过。”她话音一转,“青木长生罡在我宗向来也是供不应求,因此没有拿出售卖。”

    唐缘好奇问道:“连长青节都不能交换到这罡气么?”

    景秀语塞了一瞬,继而说道:“那自然是可以,不过想交换一瓶青木长生罡,都需要一头衍法妖兽的全身精血,却是不如换青藤果来的实际了。”

    “那就好,李某便是再如何努力也换不到一枚果子,不如就去拼一拼换这罡气好了。”唐缘嘴角上翘,露出了一副满意的样子。

    看着他丝毫不急的样子,景秀心中一阵苦闷。这人果然是个老油条,仅因自己主动来寻,他便稳坐钓鱼台了。

    是以景秀直接说道:“道兄,小女子这里倒是有一些青木长生罡,本是家族为我凝罡炼煞所准备的,若是道兄能助我做成一件事,便可全部奉上。”

    唐缘沉吟道:“道友还是先告知所为何事吧,若李某力所能及,此等好处,自然不会推辞。”

    景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方才说道:“道兄也知长青节时需献上妖兽精血与神藤交换,小女却是无意中发现了一金丹妖兽,若是能擒杀下来,神藤必会赐下重宝。”

    “金丹妖兽?”唐缘眉毛上挑,露出一副你们莫非疯了的神情,“道友既然极力邀请于我,想必队伍中当无金丹真人,也无法宝镇压,那一群衍法凭什么去围杀金丹?”

    “道友且放宽心。我青木宗也是有金丹真人的,小女自然知道其与我等的天渊之差。”景秀眯着眼睛笑道,“我也不是无智莽夫,那妖兽近日正是产子之时,实力十不存一,是以我才敢谋划与它。”

    见唐缘低头沉思,景秀又说道:“道兄若是愿意前来,小女便可将一应消息,交给道友观览。若是不愿也望道兄可以保密,勿将此事传出去。”

    “不知道友那里有多少青木长生罡存留?”唐缘抬头问道。

    “小女手中存有三瓶,可以尽数交给道兄。”

    “那不知此次共有几人前去围杀妖兽?”

    “除了道兄之外,小女已经找了七位同道,俱是衍法修为。”

    唐缘凝思片刻后,又问道:“若是成功拿下了那妖兽,不知该如何分配?”

    景秀见他已经有了要加入的意思,心中松了一口气,耐心说道:“自然是按功分配,不过小女需要的精血可能会多些,若是我的功劳不足,可能会出资购买,但我保证比市价更高,绝不会亏了诸位。”

    唐缘粲然一笑道:“那就劳烦道友,将那妖兽的信息交予一观吧!”

    ……

    待景秀走后,唐缘眯着眼睛思索片刻,她提出的酬劳不可谓不丰厚,仅是加入便可得到三瓶青木长生罡。

    若是寻常衍法,一瓶就足够凝罡炼煞,即便唐缘这般根基深厚者,只需五瓶也可完成。

    毕竟五行罡煞对他而言只是辅料,阴阳两道天罡地煞方为正餐。

    而且按照约定,若是发现事不能为,还可以临时退出,罡气也会照常奉上。

    得了这三瓶罡气,再用那两头石距之血换得两瓶,此行的目的就已基本完成了。

    当然,现在去再捕杀几头衍法妖兽也是可以,不过按照现在的形式,长青节还能否换得罡气都是两说。

    而且唐缘已从景秀身上嗅到了丝丝劫气缠绕,自家要结成那太极阴阳丹,乃是一品元丹中最为顶尖的几种之一。

    所遭的劫数最少也有三重,今日看来,这第一重很可能就要应在长青宗了。

    如此一来,自己主动握住那劫数线头,反而更好。

    ……

    “哦?按你所说,那人倒似个有来头的?”一个身披霞袍,英伟不凡的男人问道。

    “那道人周身清光流溢,再加上大师姐如此看重,很可能出身仙门大派。”之前和景秀一同的那个娇小女子半跪在地,恭敬答道。

    “哼,即便他师门不凡,自身也不过是个衍法而已,还能翻的起什么大浪?”男人冷哼一声,“便让景秀再挣扎些时日,等青木宗彻底归属于我太昊派之时,我定要她跪下来求我。”

    “至于那道人,让人去警告他一番,若是懂事,便付出些代价和他做个朋友也无不可,若是冥顽不灵,各派弟子在外行走,出些什么事故,也属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