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碧渊玉蟾误中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一路向南行了近万里,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界。

    入目是数十处荒礁构成的群岛,景秀当先降下法器,站在了岛上,其余几人紧随其后。

    只不过几人的位置,或多或少都离唐缘要远了一些。

    见众人都已站定,景秀方才说道:“想必诸位都对那妖蟾已有所了解,小女现在用丹饵将它诱来,我和师弟师妹会布置长青锁龙阵,防止它逃窜,但第一时间还望诸位道友可以缠住它一二。”

    说这话时,景秀大半目光都聚在唐缘身上,虽然相较之前的计划,折了两位衍法修士,但唐缘展露的强横实力,甚至让景秀的信心更大了些。

    唐缘和鲁泰齐峰自然是点头同意,这也是之前就商议好的计划。

    金丹妖兽即便因为产子实力大损,不敌众人,但亦会趋利避害,它要是见势不妙,一意逃窜的话,众人却是没有好手段能将其留下。

    唯有在此地布下阵势,绝了它逃窜的后路,再慢慢磨死它,才是万全之策。

    但金丹妖蟾的灵觉又很是敏感,若提前布阵很可能会将它惊走,那便只好先引它现身,将其缠住,其余几人再趁机布阵,如此才更有把握。

    是以唐缘他们面临的风险很是不小,那几位青木宗的弟子都将护身法器暂借给了几人。

    景秀也将三瓶青木长木罡交给了唐缘,若是一会儿情况危急,力不能敌,按照约定,唐缘便是拿着这三瓶罡气逃脱了去,也是无妨。

    交代一番后,景秀从袖囊中拿出一枚晶莹丹丸,甫一拿出,就散发着诱人的丹香,看景秀都面露心疼之色,便知道价值定是不菲。

    唐缘也从其中嗅到了浓郁生机,景秀解释道:“此丹乃是神藤本源所炼制,我景家也只存留了一点,那蟾妖正因产子导致命源亏空,定是忍不住这灵丹的诱惑。”

    若非那妖乃是碧渊玉蟾,自身便是一等一的毒物,在这灵丹中加些毒散,还能让此行更为容易。

    景秀将灵丹化开,布散在空气之中,甚至放入了一些鱼虾体内,如此布置,当能再减少些碧渊玉蟾的戒心。

    布置妥当之后,景秀等青木门人便各去了岛屿一角,准备青木锁龙阵。而唐缘三人则隐去了身形,等待碧渊玉蟾的出现。

    如此一等便是一天一夜,没等来妖蟾,反而是被灵丹吸引来的各类妖兽则是不少。

    甚至有一头长近百丈,粗有几人合抱的大蛇现身于此,愉快的吸食空气中的丹气,竟也是一头衍法大妖。

    众人没有心急,仍在静心等待。

    如此,又过了半日,一阵细不可闻的挲挲声传来,唐缘心中一动,知晓正主可能来了。

    一只通体碧玉,不过巴掌大小的蟾蜍,蹦了出来。左摇摇,右看看,竟显得很是谨慎。

    甚至驻足在那里,看起了大蛇进食,见它久久没出问题,再加上空气中的丹香太过诱妖。

    碧渊玉蟾再也忍耐不住,现出了近百丈的真身,一口咬住大蛇,任其不断扭动挣扎,却还是三下两下就被吞入了肚中。

    随后便抢占了这个极好的位置,盘卧在那里,吸食丹气。

    唐缘见岛屿四方有青光亮起,知道景秀等人已经开始布置阵法,是以给了鲁泰,齐峰一个眼神。

    二人知道现下正是该自己出力的时候,也不再躲藏,而是现出身形来,先将周身法器撑开,护持住自己。

    鲁泰挥手抛出了一道数丈火光,砸在那碧蟾的身上,却连一道青烟都未能泛起。

    但也成功激起了碧蟾的注意,只见它将幽深如潭的双眼望来,直看的鲁泰通体发寒,一道快若闪电的红光袭来,鲁泰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

    眼看就要被洞穿的前一瞬,唐缘一挥衣袖,一道劲风吹过,将鲁泰横推出了三四丈,堪堪避过了那道红光。

    鲁泰再定睛看去,那哪里是什么红光,而是碧渊玉蟾的长舌。

    想到自己若是被击中,卷回那毒蟾的腹中,便是再多法器护身,也定然是没了活路。

    是以连忙面露感激的看向唐缘,“多谢道兄相助,救我一命。”

    唐缘摆了摆手:“鲁兄无需多言,我等三人此时正该通力合作,如此才能在大阵起前,护住己身。”

    那妖蟾见一击并未得手,百丈长舌再度刺来,如同毒蛇出动一般,其速度竟比刚才还更快几分。

    唐缘若想,只是一剑便可斩了这头妖蟾,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自然不会做出此等惊世骇俗之事。

    他只是身化虹光,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一击,随后袖袍一挥,一道火雷打出,拳头大小的雷芒在玉蟾身上炸开,滚滚雷霆骤然爆发。

    足可将衍法修士炸的毁尸灭迹的雷法,在这金丹妖兽身上,也显出了不凡威力。

    只是一下,便炸的玉蟾血肉淋漓,凄惨无比,看的其他两人心中惊骇不已。

    虽然已经知道唐缘的雷法凶猛,但没想到竟然连金丹妖兽都抗不太住,看那妖蟾摇摇欲坠的样子,怕不是再来几发刚才的神雷,便可直接将其毙杀了。

    唐缘却是面露苦色道:“两位道友,我这雷法消耗甚大,短时间内却是用不出第二发了。”

    两人虽然一阵可惜,也觉得这才合理,如此威力的法术,哪能信手拈来呢。

    两人也自找回了一丝信心,各自挥手将自家最得意的法术向玉蟾甩去,一时间火光烟云齐齐砸落在了玉蟾身上。

    那碧渊玉蟾本来被唐缘一雷炸的精神都有些恍惚,毕竟雷法除了威力无穷之外,对妖类还自带震慑神魂的特攻。

    但此时鲁齐二人的法术,打在它身上,竟激的它恢复了几番清明。

    为了感谢二人,玉蟾鼓动腹部,小岛上的树木沙石尽数被它吸入腹内,本来平静的海面,甚至乱起了狂风。

    碧渊玉蟾那本就庞大无比的身躯,竟然再度膨胀了一倍,几有小山大小。

    随后,一声蛙鸣响起,几有震天铄地之势!

    唐缘自不用说,丝毫未受影响,但鲁齐两人却被这鸣声,直震神魂,久久不能动弹。

    随后,那玉蟾背后的一个鼓起的脓包直接爆开,喷射出了无数毒液,如雨而落,洒到礁岛之上,都腐蚀出了近丈的坑洞,冒出阵阵青烟。

    更不用说位于其中的植物,生灵了,全都在毒雨之下一一消融。

    鲁泰离那爆发的毒雨稍远些,被唐缘隔空拉至了安全地带。

    但那齐峰却是离的太近,即便被拉了过来,也沾染上了几滴毒液。

    只见他护身的三件法器被一一磨穿,犹有一滴触碰到了他的右臂,痛的他咬牙切齿,脸色煞白。

    但他也是个有决断的,一狠心便将整个右臂切了下来,若是让蟾毒入心,便是再有三条命,也会尽数被毒死了。

    两人又被唐缘救了一命,自是千恩万谢不必多提,也正是几人纠缠的这么一阵,一道青翠绿光已经将整座岛屿笼罩了起来。

    那碧渊玉蟾此刻才察觉不妙,双足蓄力一蹦冲天而起,却在半空中撞到了穹顶翠幕,直撞的它七荤八素,倒地不起。

    四道流光自礁岛四方飞来,与唐缘几人汇合。

    看着受伤颇重,倒地不起的碧渊玉蟾,景秀看向唐缘的美眸一阵荡漾,她自然知道其中功劳多在何处。

    大阵已布,此事便算完成十之七八了!

    想到祖师交下来的任务,马上就要被自己完成,景秀自是满心雀跃,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