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二十三章 妖蟾毙命众人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碧渊玉蟾又尝试了几次,每次都撞的头破血流,无功而返。

    它摇了摇有些发懵的脑袋,深如渊潭的双眼死死盯着众人,心中已是知道,不解决这些小虫子,是出不去了。

    响遏行云的蛙声再度响起,但有了之前的经验,众人都是各施手段,护住了神魂。

    如此一来,这也不过是声音大一些的蛙鸣而已,紧随其后的毒液喷射,自然也被众人从容躲过。

    而且碧渊玉蟾在受了雷伤之后,无论是电闪雷疾的舌头,亦或是闪转腾挪,都有了变弱的趋势。

    在众修面前已经是完全沦为了靶子一流,虽然其余几人的法术落在它身上只是将将破防,但若是打到火雷炸出的伤口处,伤害也是非常可观。

    让碧渊玉蟾发出阵阵疼痛嘶鸣。

    若是如此磨下去,这妖蟾的命运已是难逃一死了。

    众人也逐渐放宽了心,不断的输出着碧渊玉蟾。

    而那妖好似也放弃了挣扎一般,只是将身子一蜷,将大部伤口缩在了身下,默默挨打。

    唐缘见状,自然也是乐得划水,只是随手打出几道不挠不痒的法术。

    如此狂轰乱炸了近半个时辰,几人的法力消耗都有些大了,才收手而立。

    再看向了战场中央,待到烟云散去,才发现那碧渊妖蟾的样子竟和之前相差无多。

    最大的伤口仍是唐缘所炸出的,至今仍是血肉模糊。

    而其余几人打在它斑驳表皮上的攻击,只留下了道道白痕,甚至已有了愈合的趋势。

    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唐缘,此时他们才真切的知道了自己与他的差距。

    他们连这妖兽的防御都破不了,而唐缘却可一击将其打成重伤。

    迎过众人的眼神,唐缘说道:“在下的神雷已可凝结,若是能引得这妖蟾不再防御,或可一击建功。”

    景秀咬牙点了点头:“李道兄请放心,我等必会为你帮你创造出最好时机的。”

    青木宗的弟子在她的指挥之下,更冒进了几分,就想勾引玉蟾不再防御。

    唐缘则是在半空中游走等待时机,果然几人离的妖蟾更近之后,它也生出了几分其他心思。

    开始时还仅仅吐出舌头攻击,在被接连闪避之后,便又急躁了几分,露出了大部身体,一双蛙腿蹬地飞起,掀起无数沙石灰尘,就扑向了曲蝶。

    “就是现在!”唐缘一声喝喊,随手凝起了一枚火雷,抛洒到了玉蟾的伤口处,陡然炸开,雷火交映,烟云浮现。

    玉蟾发出了一声惊天嘶吼,随后便被巨大的冲击扑倒在地,再看它那处伤口,更是惊人。

    半边脑袋都已被炸掉了,眼看是进气小于出气了。

    见唐缘一击得功,众人都是惊喜不已。

    这时,天空上的翠幕又垂下了九道如龙一般的绿色烟气,长有百丈,向玉蟾激射而来,就要将它拿锁定住。

    这却是青木锁龙阵的一种变化,眼看碧渊玉蟾的四肢都已被束缚。

    即便再如何挣扎抖动时,也不过是徒然增加自己的伤势。

    众人这才长呼了一口气,终于解决掉这尊金丹妖兽了。

    虽然身体很是疲惫,但每个人都是兴奋异常,精神振奋。

    即便是一只实力大损的妖兽,那也是金丹级数!

    不过有一人脸上的欢笑却有些勉强,正是曲蝶。

    她接到那太昊派戚光明的命令,是无论景秀要做什么事,都要暗中破坏,她甚至已在青木锁龙阵做了手脚。

    但谁曾想这几人竟这么轻易的就拿下了碧渊玉蟾。

    曲蝶将目光看向唐缘,眼中隐带恨意,若不是这个人,碧渊玉蟾哪里会连大阵之力都未用得,就被破防。

    甚至要不是他,那鲁齐二人可能早已化为玉蟾腹中餐,这次围猎自然也就不攻而破了!

    想到了戚郎失望的神情,曲蝶心中一横,便启动了自己刚才在青木锁龙阵所做的手段。

    只见那正拿锁玉蟾的烟气突然变淡,或是察觉到了变化,碧渊玉蟾也奋起最后的力量,挣扎了起来。

    景秀突逢变化,赶忙检查起大阵,曲蝶趁着这个机会,做出了一副不慎状,向玉蟾跌去。

    那方向正离唐缘最近,若是他动身来救……

    曲蝶捏了捏手中的法器,却是一根细如牛毛的飞针。

    她便趁机将其打入他的体内,这枚飞针入体,可以瞬息阻断周身的法力运转,那蟾妖定会趁机将他吞入腹中。

    失了这人,无论碧玉妖蟾是跑是打,都可随心!

    如此也能完成戚郎的任务了!

    如此想着,曲蝶已是跌至了唐缘的身周,其余几人都是目光惊恐的看向此处。

    而其下的妖蟾也发现了这桩变故,长大了嘴巴,口中的舌头已是蓄势待发。

    曲蝶紧盯着唐缘的脸,心中叫道,“来吧,救我吧,无论是飞身来救,还是施展法力,都足够我将这针刺入你体内了。”

    这般想着,曲蝶却发现唐缘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她心中一凛,想提纵法力逃走,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法力已被禁锢,一点都感应不到。

    甚至连惊叫都没能发出,一道红光已将其卷住,然后往回一拉,便进到了妖蟾的口中,连嚼都未嚼,便被吞进了腹内。

    此时,景秀几人也才惊呼出声。

    唐缘一脸歉意的看着众人,“我刚凝完法术,却是神念未定,还没反应过来,曲蝶道友就……”

    景秀忍着悲痛道:“李兄无需自责,小蝶落的太过突然,连我等都未反应过来,道兄你刚逢大战,如何能来的及。”

    “定是大阵出了问题,小蝶被反噬之下,没法提纵法力,这才遭了厄运。”

    看着再度恢复生机的碧渊妖蟾,景秀哀叹一声:“没了青木锁龙阵,这妖兽已是想走就走了,没想到折了师妹一条性命,我还是未能办成此事。”

    “我看这妖蟾好似不是要走的样子!”唐缘提醒道。

    景秀看去,那妖蟾的一双绿眼,盯死了众人,散发出了极致的仇恨。

    一股股沉闷的声音响起,那蛙鸣比之前还要响彻三分。

    碧渊妖蟾的巨口长大,甚至比他的身体更大两倍,几有吞天食地之相。

    这才是这蟾妖的本命神通,大口吞天。

    无穷无尽的吸力笼罩众人,岛礁上的山石树木,都被连根拔起,投向那宛如深渊的口中。

    众人即便已经极力的升起清光防御,却还是一点点的被吸向那深渊之中。。

    首先是修为最低的齐峰,在极力防御之时,被妖蟾的舌头卷住,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便被吞进了口中。

    众人来不及悲伤,只得使出全身解数攻向碧渊妖蟾。

    但大口吞天已是神通级数,而且其特性便是越来越猛,伴随着被吞入的东西越多,神通持续的时间越长,其吸力也就越强。

    甚至炼到极致处,便是吞星食月,也不在话下。

    仅是此时的威力,甚至已经不下于飓风风眼了。

    若是青木锁龙阵还在,自然可以调用大阵之威,封禁天地,让这神通不会如此膨胀下去。

    但没了大阵,几人只能看着他这神通一点点变强。

    看到苦苦支撑的景秀,那个憨厚的汉子白啸一声怒吼,化出了百丈绿光,直直的盖向碧渊妖蟾。

    “白啸!”景秀凄厉的一声惨叫。

    这道法术却是青木门的搏命禁术……太玄长青神光。

    使用时燃烧的都是生命本源,而如此威力,白啸显然是不打算活了。

    景秀知道这位师弟敬慕自己已久,她却一直未曾回复过他的心意,如今也没有机会了。

    但这招也成功的将碧渊妖蟾的神通阻止了一瞬。

    文池见状,也向景秀点了点头,周天级数的法力燃烧,一道更为恢宏的玄光砸向碧渊玉蟾。

    景秀两眼已经流出泪光,文池乃是她母族的亲人,虽以师姐弟相称,实则是她的娘兄。

    既然这两人都甘愿为景秀去死,唐缘自然也不好阻拦,只得成全了他们的心意。

    现在也好,有了两人的铺垫,他再出手,却又显得合情合理了许多。

    唐缘随意凝聚了一道神雷,将其径直送入了妖蟾的口中,轰然炸开,满天血雨,倾盆而下。

    狂风骤止,景秀颓然的跪倒在地,若非唐缘一道玄光护住了她,洒落的毒血便足可将她毒死了。

    但唐缘也能理解,来时还是济济一堂,不想仅是几天后,就仅剩三人存活了。

    “劫数啊,劫数。”唐缘一声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