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二十七章 青木晴空下霹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缘走到近处,将自己随意取来的小妖精血奉上,一道藤蔓分枝伸来,将其尽数汲取了去。

    “有点意思。”他一边接过些许草木元气,一边眯着眼睛打量了青木藤的枝桠片刻,心底有了些许猜测。

    大礼持续了半日,众多散修都已献祭完毕。其中最为珍贵的也不过是安和老道所献上的那份。

    对于散修来说,大妖不仅踪迹难寻,便是寻到了,散修之间又很难建立信任,没法通力合作,也多会像安和一般,瞒住他人,偷偷前去。

    若是估算差了,又不像老道那般幸运有人搭救,可能便成了东海中又一具白骨。

    寻常散修献礼之后,便该轮到宗门弟子出场,除了本宗之外,还有太昊派等其他门派前来观礼的弟子。

    按理说,该是景秀排在第一位,况且这次她又获得了金丹妖兽的精血,正该是是大出风头的日子。

    但等了半天,仍不见人影。

    坐在楼上的诸位金丹真人都是面露不悦,其中一位正是景秀的师尊,皱眉问道:“景秀到哪里去了,这么重要的日子都能迟到?”

    随侍左右的弟子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惹得那老道更是不耐,“怎么,有什么事连我都不能告诉?”

    那弟子一下跪倒在地,战战兢兢道:“大,大师姐自从那日后便被关了禁闭,昨日,昨日弟子更是看到大师姐被那太昊派的人带走了。”

    那老道闻言,直接将座椅按了个粉碎,满脸怒气的看向左手边的一名道人。

    “柳广延你是什么意思?秀儿在门中被外人带走,你这掌门不要说自己不知道吧。”

    “文老何必多心,光明在青木岛出了意外,太昊派的花道友想问一下秀儿当日的情况,她们二人可是有缘法的,能出什么意外。”回话的中年道人,满脸浑不在意。

    文昌一阵气极,自从景老祖闭了死关后,这青木宗便脱了他们几大家族的掌控,不仅门内新成就的金丹真人有近半旁落,就连掌门之位都被柳广延这外姓之人夺了去。

    “莫非他真是太昊派扶持来的?”文昌盯着柳广延的脸,想起了一则传言,犹疑不定。

    再环看一下四周,景家那个小辈金丹都在闭着眼睛假装看不到这事,连老祖的血脉都是如此,这端坐楼台的诸位金丹,还有几人仍旧心向青木宗?

    “老祖啊,你再不破关,这青木宗就要变成他人的青木宗了!”

    文昌只觉得心伤若死,长叹一声道:“今年是甲子年的大祭,我只希望能安稳办完,别的事,老夫也不想管了。”

    说完,他直接双眼一闭,躺在新搬来的椅子上开始了养神。

    景秀久不现身,大祭却仍要继续,青木宗弟子一一上前,竟连衍法大妖都未凑出两只。

    反而是其后的太昊派弟子接连献上了几只衍法妖兽的精血,换得了一枚青木果,把文昌的脸看的又黑了几分,直到最后,众弟子都要退场时,仍不见景秀的踪迹。

    唐缘也是感到一阵好奇,但也没想到景秀是因为他才被花夫人抓了去。

    文昌死死地看向柳广延,咬牙切齿道:“柳广延,若是小秀真出了什么意外,老夫拼着这条命不要了,也要撕咬下你一块肉来,你别忘了,老祖只有是闭关而已!”

    柳广延也是慌乱不已,在心中埋怨道,“这女人不会因为儿子没了,干出什么疯狂之事吧。”

    他曾受到过太昊派阴神尊者的帮助,才得以坐稳这掌门宝座,算是门内挺昊派的主心骨。

    自然也知道太昊派的想法,那就是一步步和平演化青木宗,将其并入自家门派。

    柳广延认为这也很不错,让他直接背叛宗门,出卖弟子做不到,提供一些便利,潜移默化的改变青木宗上下的想发,还是可以的。

    这般想着,他又看向了景老祖闭关之地,心中感叹道:“老祖啊,不是广延不忠,实在是这青木宗真的撑不下去了啊!”

    景老祖闭死关已经快有百年,这一百年未露一面,但却如流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攥取着各种修道资源。

    诺大一个青木宗,竭尽全宗之力,也只能供养其胃口的六七分。

    就连其他金丹真人日子过得都是紧巴巴,若是这些资源能换的老祖长久的镇压宗门也可以。

    但每次需要老祖站出来撑场面的时候,他都没能站出来。甚至都已经这样了,他还牢牢控制着宗门法宝。

    青木门的金丹真人,过的憋屈啊!

    这日子甚至没有散修潇洒,开始时大家还能忍受,做到恪守本心,自我感动曰这是为宗门奉献,但日久天长之下,谁还能忍?

    柳广延自问,若是几十年前,哪怕那时他已开始接受了太昊派的资助,但要是他们侵犯青木宗的话,他仍能做到拼死一战,以报宗门培育之恩。

    但现在……他早已熬的没了那般心气。

    所以两派合流,甚至可能是大部分青木金丹无言的默契。

    人心涣散,大厦将倾,这就是如今的青木宗!

    可如果太昊派那边真对景老祖的嫡系血脉出手,如此将一切都暴露在台面上,撕破面皮。

    柳广延还真不知如何是好,到底是和太昊派站在一处,还是两不相帮呢?

    他的眼神漂移不定,就像文昌说的一样,老祖毕竟只是在闭关。

    正当他仍在踌躇之时,景秀突然自天南现出了身影。

    文昌这才放下心来,正欲召她上楼一叙,便看到景秀径直向青木藤走去。

    众弟子还以为大师姐是故意压轴出场,一些仍有骨气的弟子都欢呼出声,他们自然知道大师姐这次可是获得了金丹妖兽的精血,终于可以好好的压太昊派一番了。

    “青木宗三十二代弟子景秀,今日为神藤献上金丹妖兽……碧渊玉蟾之血。”

    瓷瓶打开,一股几乎实质化的血气冲天,众人似乎看到了一只大若小山的巨蟾,嘶鸣怒吼。

    上首的文昌抚须满意道:“景秀这小丫头还真行,这碧渊玉蟾便是老夫都不好对付,居然真让他们几个小家伙杀掉了。”

    柳广延看了看眉毛抽动,面呈黑色的太昊派金丹,心道:“这老匹夫是不知道杀了玉蟾的狂徒,还杀了戚光明么,还在此出言挑衅。”

    柳广延虽被青木宗死忠认定是叛宗之人,但他自己却不这样觉得。相反,他还认为自己是青木宗的功臣,按他所想,景老祖必然是难以勘破死关,无非是尸解重修。

    在此情况下,若青木宗仍是一意与太昊派抗衡倒底,最终落得的下场无非是山门踏破,弟子死绝。

    反而,他的行为才可真正拯救青木宗于水火,留下一脉性命传承。

    甚至说,景老祖如果真的转世重修了,他们这些弟子若是还在,还可带他重入道门,若他们都死光了,老祖重新入道的希望也没了,岂不更是不忠不孝。

    不过如文昌这般老腐朽,却是根本没法理解他。柳广延在心中长叹了一口气。

    青木藤汲取完碧渊妖蟾的血,浑身的枝叶不断摇动,仿佛很是满意。随后一枝树桠伸来,递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果子。

    上首的金丹真修俱是神情一变,这枚青藤果可比刚才太昊派弟子得到的那枚好大上三倍不止,相隔甚远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清凉的异香。

    甚至只是闻着,就有神清气爽,通体舒畅之感。

    柳广延惊异道:“这枚青藤果应该是神藤历年所结的果子中,品质最上的几枚之一了,果然是甲子大年啊!”

    太昊派的金丹真人眼神微动,说道:“如此神果,在此更是见所未见,不若以此果开一场鉴赏法会,也让我等见识见识可好。”

    文昌听到这话更是眼里冒烟,怫然道:“怎么,诸位都是金丹真人,还要觊觎小辈的机缘么?”

    “文老,哪里的话?”柳广延赶忙出来圆场道,“郭道友也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正当众真人议论之时,景秀没有走下祭台,而是环顾一圈朗声道:“青木门第三十三代弟子景秀,还有一物为神藤献上!”

    无论是众弟子还是楼上的金丹真人俱是停下了动作,看向景秀,还有什么能比金丹妖兽的精血还要珍贵?

    只见她慢条斯理的从储物袋中拎出了一个人,沉声道:“外派鬼祟之辈被景秀擒拿于此,还请神藤收下敌人之血!”

    “那是!”楼上的众金丹真人看到都是目光一缩,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太昊派的金丹真人更是蹭的一下站起身来,惊呼道:“夫人!?”

    他刚想飞身去救,青木藤就垂下了无数枝干,直直插进了女人的身体,瞬息之间,就把她抽成了人干。

    随后,有无穷的青木罡气垂落,将景秀包裹,她的修为也随之飙升,一个个法力真符被点亮,直至周天星数圆满。

    青木岛陷入了一片寂静!

    唐缘嘴边轻浮了一摸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