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第三十章 天降灾星化为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伴随着星光的贯穿,景解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花辰略显紧张的看向罗雲处,他为了追求这记神通的威力,全身法力几乎用空。

    释放完之后,几无再战之力,为的便是为罗雲打开一条通道,先将他放出去,如此内外合力,再来战过。

    但看到罗雲的样子,他双目一缩,满脸的难以置信。

    只见罗雲面色惨白,气息萎靡,胸口是一道细小的贯穿伤口,若非有云气不断在往那处修补,情况可能更糟,即便如此,也眼看着就要没了气息。

    没了罗雲的操控,雨里雾里的神通也无以维持。

    云气飘零,被巨像一吹,尽数消散而去。

    景解怪笑道:“云为锁,星为箭,老夫早就知道了你们这记杀招,又岂能不防?”

    “不过可惜的是,在这青木魔相之内,空间亦为我所控。”

    他好似在展示一般,无数枝蔓自四面八方包笼罗雲,空间一阵扭曲,便带着人从另一个位置重新出现。

    “那光线在贯穿我之前,便先贯穿了罗雲老鬼。说来还得谢谢你,若非这老鬼在专心操纵云气来困锁我,老夫也没这么容易得手!”

    景解受的伤明显也不小,嘴角一边溢血,一边笑道:“这光线还真够劲的,但没关系,等我吞了你们两个,不仅能伤势尽复,便是再上一层楼,晋升阳神,摆脱寿命桎梏,都大有可能啊!”

    花辰一声冷笑:“老魔休得猖狂,你以为我们未做准备,便孤身来此的么?我俩早已联系好了相熟好友,马上便至了。”

    景解磔磔怪笑道:“你是是说玄星子,和天南老鬼吧,你认为老夫这身魔功是谁传的?我便没有盟友么?”

    “那两位道友说不得比你们二人走的要更快些哩!”

    花辰虽然不想相信,但内心已有些许绝望,若非自家血裔行那险事,他和罗师也不会如此早的踏入青木岛。

    “死吧!”景解一声狞笑。

    无数藤蔓化作螺旋尖刺,向罗雲刺去,在花辰绝望的眼神中,从四面八方将其贯穿。

    但预想中的惨景却没有出现,罗雲的尸体被贯穿之后,化成了一道黄符,缓缓燃烧。

    他的身形陡然浮现在花辰身旁,迎过花辰的眼神,罗雲一声叹息,“这是老道昔年在正一道获得一番缘法,此符一用,便是真正的决战了!”

    说着,他挥袖渡过一道云气给花辰,这也是《云霄五曜秘术》的一桩妙处,修习星道和修习云道的两者,法力可以互通。

    反是景解没有惊讶,花辰不过是新成就的尊者,哪里知晓他们这些不知在此境界困锁几百年的人,学了多少手段。

    “便是你再来一命,又有何用?只要你们在我的法相之内,便永无胜算!”

    未理会景解语言的干扰,花辰挥手祭出一道素旗,霎时放出一道道夺目华光,犹如绵绵流水,将青木藤释放的血气一一涤荡开来,护持住了两人。

    如此,便可不受那道挪移之术的威胁。

    同时,罗雲自玄窍拿出一盏宫灯,灯中火光,初时只是寥寥,但经风吹过,火光却随之大盛,转瞬之间便有铺天盖地之势。

    火光将此地渲染的一片赤红,火本克木,但烧在青木藤上,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罗雲没有在意,反而是越加鼓动法力,将火光扑的越来越大!

    随即,满天火光凝聚幻形,化为了一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巨鸟,它双眸赤红,仰天一声轻啼!

    越山有鸟翔寥廓,嗉中天绶光若若!

    却是一只朱鸟,只不过它的身影模糊,好若烟尘。

    花辰轻挥小旗,道道玄光扑向朱鸟,为其穿上了一具光华之甲,身形也随之凝实。

    “素云清辰旗,朱鸟守宫灯!”景解眯着眼睛嘶声道。

    这两尊法宝都是太昊派祭炼已久的上乘法宝,威力端的是不凡!

    朱鸟抖开双翅,遮天蔽日,那双凶眸散出一股无比暴戾的凶气,直盯的众人心中发寒。

    它的尾羽飘动,燃起熊熊火光,双翅随展,只见它奋力一飞,就想冲出青木藤的体内。

    本来凝实的巨像,被这朱鸟撞的直抖,枝叶簌飞,掉落无数。

    神像更是颤抖无比,仿佛要裂开一般!

    青木宗的众金丹望而生忧,柳广延道:“老祖怎么还不用法宝,我青木宗的长青阴照镜呢?”

    景解也在心中气道:“若非老祖的法宝都被那剥皮鬼盘剥了去,哪轮得到你们如此逞凶威!”

    “老祖只凭自身便足可胜过你等!”他恨恨的暗掐法决。

    青藤巨像周身闪耀光芒,好似人体的***力真符耀动。

    一道,两道,三道,白啸两人拼死燃烧才能释放一道的太玄长青神光,此刻竟有成千上万道在凝结。

    无数神光直接将朱雀射穿了好几个来回。

    虽然它仅是一抖便又恢复了原状,但赤芒却相较之前变弱了几分。

    “那青木藤本源太多,便是无穷无尽的释放此术都有可能。”罗雲沉声道。

    “知道就好!”景解张狂大笑。

    但就在景解得意时,那朱雀竟轰然炸开,满天红光一熄,化为了一点纯白色的火焰。

    “罗师?!”

    花辰一声惊呼,罗雲竟然将朱鸟守宫灯这件性命相交的法宝直接爆开了。

    罗雲擦了惨嘴角的鲜血,“神灯乃是真正朱鸟的一丝南明离火铸造,唯有彻底毁去,才能释放出这般火焰!”

    话音未落,那缕纯白之火,已经在青木法相身上燃起,初时极小,转眼间已成烜赫之势。

    景解痛的发出了连声嘶吼。

    “南明离火,无物不焚。”唐缘看到后,在心中叹道,“可惜这火还是太少,且如无根浮萍,不足以生生不息。”

    景解强忍着灼烧灵魂之痛,双目赤红咬牙道:“两只兔子,给我死来!”

    相比刚才更多十倍的太玄长青神光凝聚,向花罗二人激射而去。

    同时青木巨像收缩,无数藤蔓自四面八方挤向二人,压的他俩无处遁逃。

    那便只得凭着素云清辰旗硬抗了,其实打到现在,三人已都在硬撑了。

    景解若能撑到素云清辰旗破碎,便可得胜。

    而罗花二人则在等南明离火将神木法相烧垮。

    如此僵持了片刻,景解终是忍受不住剧痛,那南明离火在灼烧青木藤之时,也在灼烧他的法相神魂。

    他将法相召回体内,青木藤所化的巨人也随之变回了藤蔓模样。

    几乎在同一时间,素云清辰旗业已崩碎,没了护身法宝,两人也只能被数百道玄光围绕轰击。

    光芒散去,两人道袍破碎,头发披散,周身清光不在,气息更是紊乱。

    用了全部手段,两人勉强挡住了太玄长青神光,但也是伤势惨重。

    但好在,景老鬼那尊可怖法相也被破了。

    景解看了二人一眼,却是畅快笑道:“你们两只老兔子,现在怕是遁光都驾不快了吧!”

    “你的伤势也不轻,难道还能拦住我等。”花辰强撑着道。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景解虚立于空,一头黑发无风自浮,“老夫如今却是魔修啊,你以为我刚才为何还稍稍护住了这些闲人在?为的便是此刻,他们全是老夫的疗伤丹药!”

    其下的众多散修听闻此言,都是一阵惶恐绝望,四散奔逃。

    “但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安和老道哀声叹道,“我就知道这阴神尊者的大战,看来岂能没有代价?”

    “柳广延,率青木弟子将这处散修尽数屠了,留下他们的神魂,精血,给老夫恢复些元气。”

    “那样一来,老夫便可吞了这两只老兔子,晋升阳神。到那时,青木宗必可在我的带领下更上层楼!”

    “弟子遵旨!”

    花辰和罗雲两人也是心生绝望,那老鬼拖着二人,不让他俩离去,也不让其插手下方的屠戮。

    而丹药所恢复的法力,必然没有他那魔道诡术来的快捷,便利。

    现在已是死局。

    正当此时,有一道声音与他二人的神念交集,“两位前辈,若是能拖住景解老鬼,在下倒是可以保证他不能从下方诸修处获得神魂精血,恢复已身。”

    “你是何人?”

    “说来惭愧,在下之前与太昊派倒还有些纠葛。”

    “你是杀了光明那人?”

    “正是在下。”

    “听说你不过也是衍法修士,如何挡得住那近十位金丹。”

    “在下既然提了,便是有所把握,现在都已陷入如此困境,何不相信我,拼死一搏呢?”

    “唉,是老夫过于自大,认为破了那山门大阵,便有十足把握,未让门中弟子跟来,此刻才陷入如此窘境。那就只有相信这位小友一次了。”

    “罗师何必揽过小花之罪,若非我那后裔擅作主张,坏了大好局面,我等还有更多时间谋划。”

    唐缘听的是直翻白眼,都这个时候了,这两位还如此磨磨唧唧,让他不由得怀疑,景解之话未必是空穴来风了!

    “如果能挡住他们,你杀了光明之事,我便不再追究了,事后还有宝物奉上。”

    追究?唐缘听的直想笑,自己都已是黔驴技穷了,还要板着架子。

    “我也是为了自己,无需多言其他。”唐缘冷声回道。

    在景解展露魔躯的那瞬间,唐缘便隐有明悟,自己结丹的第一劫,便应在了此人身上。

    如此引劫化劫之术,乃是各大顶尖势力的秘传,未达到那个层次,却是一概无知。

    只有在被除灭之后,才可以能得到一句:“不识天数!”

    唐缘看着天空中张狂的景解,含笑暗道:“或许也可以说,景解突破阳神的劫难便应在了我身上!”

    如此劫数,结局只有一个。

    胜者通吃,败者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