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正文 三十三章 关公面前耍大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中有万千雷霆轰然直劈下来,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砸向了景解。

    景解刚吞完两位同阶的大修士,此刻正是神志正乱之时,也不知闪躲防御。

    只是凭着本能将血气蔓过全身,生生的硬抗神雷。

    那溢散到堪称浓厚的血气,被劈的七零八落,甫一凝聚,就被若潮般的雷光焰芒打散。

    如此持续了小半刻,随着血气渐渐变少,竟将景解神智劈了回来。

    刚掌握身体,景解就发现自己好似陷入了一处绝境。

    身周是前赴后继,连绵不断的雷霆。

    血道本就惧怕天雷,更不用说景解现在简直就是在雷海中洗澡了。

    除了破邪雷意,还有那势如天崩的震动,震耳欲聋的轰鸣,直打的他喉反甜意,直欲吐血。

    又坚持了半刻钟,景解感觉自己眼前已经有些发黑,身体流露出丝丝疲惫。

    得自罗雲,花辰的精血被极速消耗,更让他阵阵心疼,这些可都是他突破阳神的资粮,如何能浪费在这里!

    景解目露凶狠,一咬舌尖,全身法力喷涌而出。

    血气如箭,长达百丈,直直的向苍穹射去。

    箭入雷云,发生了轰鸣爆裂,使其出现了隐隐的溃散之相。

    他见此招有效,又是鼓足法力,接连射出两箭。

    云消雷散,再度露出了大日烈阳。

    景解喘着粗气看向唐缘,面目狰狞地道:“小辈不过衍法修为,便有如此恐怖的剑道,雷法,不知是哪家的真传?”

    没等唐缘回答,他又叹了一口气,转口道:“老夫是真的不想招惹你们这些大派嫡传,一碰就是一身屎,不光保命手段不断,杀了你可能还会引来你师门长辈的追杀。”

    “不若你我二人就此罢手,合力瓜分了那太昊派的遗产如何?”

    阴神尊者如此自降身份,主动与一位衍法小修和谈。

    若唐缘真是初出茅庐的嫩头青,可能还真会着了他的话术。

    就算不会同意他所说的合流,也会去思考一二,放下戒心。

    如此……便会被蓄势待发,藏着阴招的老阴比一击得手。

    唐缘岿然不动,面色如常的斩灭了两道从侧面扑来的血魄,淡淡道:“这便是尊驾说的就此罢手么?”

    景解毫不为意道:“若你连刚才那下都防不住,便不会是什么大派嫡传,老夫自然也无需向你让步了。”

    “现在嘛……”他眯着眼睛笑道,“你倒是真有这个资格了!”

    没想到这半吊子,血海道法修的一般,但行事之风倒是颇有几分积年老魔的风采。

    唐缘缓缓站起身来,幽幽道:“是什么让你误以为……你还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了呢?”

    景解有些错愕,这人是真有把握还是虚张声势?

    那雷法虽然恐怖,但已经被我破了,剑法虽然惊人,但正被我的血魄分身克制。

    难道他还有什么杀伐法宝,天府真符?!

    想到那些大户子弟的豪奢,景解后退一步,又暗自戒备了几分。

    “就凭你刚才破去的外感天雷么?”

    “外感?天雷?!”景解一阵惊骇莫名,如果刚才的那几欲毁天灭地的雷法不过是外感……

    那引起了如此外感的,又该是何种威势!?

    此时,一股极度危险的预兆在他心中疯狂响起。

    “会死,会死,躲不开就会死!”他瞳孔紧缩,五官狰狞扭曲,想要化血飞遁,却发现自己脚下仿佛生根了一般,根本走不动。

    “我可是马上就能晋升阳神,寿命再增两千之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被你杀掉!”景解几乎一字一句的嘶吼出声。

    终于在那冥冥中的恐怖来临之前,他挣脱了束缚,化成无数血影向四面八方逃窜而去!

    血海道最出名的遁法……化血遁法!

    唐缘双眸闪烁紫芒,语气淡淡道:“再快,能快的过光么?”

    天地之间的灵机疯狂向唐缘手中奔涌,魂木雷,神火雷,魄金雷,精水雷,宫土雷,逐一凝聚。

    五种流转着生机与毁灭的雷光被唐缘握在手中,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势自此迸发。

    唐缘挥手劈出!

    白昼于此降临,雷光闪耀间,世界化为一片纯白。

    大神通,掌握五雷!

    白光消散,世界重归清净。

    景解,血光,一切都消散的无影无踪。

    只有唐缘一人御空而站,此时他已恢复了李玄的相貌,水色的道袍被微风吹起,身周还隐有雷光环绕,元气如潮。

    好似谪仙中人!

    “我这算不算欺负人呢?”唐缘在心中暗衬。

    若非景解转修了血海道之法,即便唐缘修成了掌握五雷这门大神通雏形,要也不会如此轻描淡写的,就解决了一位阴神尊者。

    景解在他面前还想用化血遁法逃跑,简直是老寿星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

    找死也没有这么个找法的啊!

    唐缘突然感觉,自己好似从万古魔劫变为万古“魔”劫了!

    这地仙界哪里还有人比他更懂得该如何对付这些魔崽子么?

    如此不着边际的想了片刻,唐缘来到了青木藤旁。

    这道灵根之所以那么快就被景解炼成了魔道法身,大多的原因便是血海道的一桩秘术……万灵血秽。

    乃是血海道专门用来污秽灵根,灵胎,金身等一系列之物的法术。

    在听到景秀所言,近百年来青木藤所需的精血量陡增,而青木宗的阴神老祖又寿命将尽,久不出关时……唐缘就把这事的全貌猜出了九成。

    无他,给那些寿元将尽的阴神阳神下钩子,这已是血海道惯用的伎俩了。

    他掌控血海道之后,没自家财产中发觉青木藤的存在。

    也就不知道教给景解血海功法的,是门内的哪一位。

    但无论是谁,景解突破到了阳神后……最终的命运也不过是化成那人的一道血神子而已。

    南明离火仍在灼烧,这样反而更好,省去了好多唐缘拔除血气的麻烦,他想要的可是木系灵根,而不是什么诡异的吸血藤蔓。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青木藤仅仅剩下了千丈长短,就连气息都已经有些微弱,但周身的血气也被烧掉了七七八八。

    唐缘这才施展手段,将其收摄移植到了自家的洞天世界,让它去和那株莲花灵根做伴了。

    有那株莲花在旁,青木藤身上剩下的些微血气,几月便能净化干净。

    青木藤虽然缩水不少,本源又被景解耗费了一些,但剩下的量依旧很可观。

    按他的估算,再有个三五年时间就能恢复原样了。

    “总算是有点收获了,不枉我如此行侠除魔。”唐缘伸了伸懒腰,感叹道。

    景秀嘤咛一声醒了过来,看着已成废墟残垣的四周,目带疑惑的问道:“李兄,这是怎么了!?”

    唐缘盯着她的脸半天,才幽幽说道:“景老祖的血魄夺身,竟然连性别都不挑么?”

    听到唐缘的话,景秀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煞是好看。

    终是嘶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唐缘一声轻叹,将景解连同这道肉身,劈了个粉碎,“相识一场,我也算是为你报仇了,景秀道友!”

    在景秀献祭的那刻,唐缘就发现斯人已变了!

    至此,除蟾小队已是基本全灭。

    “劫数啊,劫数。”唐缘再看了青木岛最后一眼,飞身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