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不负大明不负卿 > 第1958章 趁他病 要他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不负大明不负卿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暖阁。

    王安禀道:“万岁爷,三娘子得知扯力克起兵造反,请求亲自去抓他。”

    朱翊镠却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时候还不行。”

    “万岁爷没有答应三娘子吗?”王安又弱弱地来了一句。

    “没有。”朱翊镠道,“即便当时朕答应,这时候恐怕也要考虑。”

    “万岁爷,这是为什么?”

    “有吴兑吴尚书在,扯力克翻不起大浪,这是第一;第二,朕都可以预计跟随扯力克造反的毕竟是少数,用不着三娘子;况且,还有……”

    朱翊镠说到这儿,却突然停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而是一副似有所思的样子。

    如此一来,王安更是好奇了。

    “万岁爷,还有什么?”

    “朕已经派塔娜姑娘去了,三娘子是征讨大将军,而努尔哈赤是大元帅,有可能朕要将努尔哈赤火速调回,那征讨必须由三娘子负责了。”

    “啊?万岁爷为何要将努尔哈赤火速调回呢?”王安更是不解。

    “因为朕答应过他,只要大明与日本开战,朕便第一时间调他回来,让他加入到对抗日本的大战中。”

    朱翊镠当然没有忘记,答应过努尔哈赤,却没有答应三娘子。

    对付日本可能需要努尔哈赤,但对付扯力克,不需要三娘子。

    扯力克最多也只是小打小闹。有吴兑与塔娜对付已经足够了。

    “万岁爷,大明何时与日本大战?”王安诧异地道,当日给王象乾与李成梁回复的是陈炬,而不是他。

    这件事朱翊镠确实也没有公开,毕竟目前他还只是预测阶段,又怕京城京城掀起一股反战的情绪。

    所以东北、台湾、朝鲜的部署,王安这时候并不知道。

    朝中其他大臣也不知道。

    朱翊镠一直是在暗中部署、指示。

    “估计快了吧?没准儿已经打起来了呢。”朱翊镠如是般回道。

    “啊?已经打起来了?”王安不禁讶然道,“在哪儿打起来了呢?”

    “在日本。”朱翊镠道。

    “在日本打起来了呀……”王安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弱弱地道,“万岁爷,可否为奴婢解释清楚?”

    虽然王安知道皇上早就在积极准备与日本一战,可怎么也不会想到战场会是在日本呀。

    要知道,日本是岛国,若战场在日本,那不是要跨海作战吗?

    这对于大明,可是不小的压力呢。

    “可这事儿,让朕从哪儿说起呢?”朱翊镠喃喃地道,“要不就从余氏双胞胎兄弟出使美洲说起吧……”

    刚准备为王安解释一通,只见陈炬色急匆匆地进来了。

    “万岁爷,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尽管陈炬因为太着急了,所以说得并不完整,但朱翊镠一听即明。

    “日本果然主动开火了吗?”

    “是的,万岁爷,刚刚从辽东传来信息称,日本战舰不由分说,见到余氏双胞胎兄弟的大船就直接开火了,与万岁爷先头的预料一模一样。”

    陈炬的担忧中又有几分欣喜,所以脸上浮现出两分得意的笑。

    “立即传旨,召努尔哈赤回来,让他不必回京,直接奔赴日本支援。”

    朱翊镠当即下了一道指示。本心他也希望努尔哈赤加入战斗中去。

    “万岁爷,努尔哈赤领兵否?又以何种身份奔赴日本?”陈炬心细地问道。

    “领兵过去太慢,不必领兵,他与马栋将军要好,让他直接代替马栋领导台湾行省的军队。”朱翊镠当机立断。

    “奴婢遵旨。”

    “你先去安排,安排完马上回来。”

    “好,那奴婢先行告退。”陈炬急匆匆地转身去了。

    虽然王安还没来得及细听到底怎么回事,但透过刚才陈炬与皇上对话,他似乎已经明白了。

    好像是余氏双胞胎兄弟遭遇日本海上袭击,然后打起来了。

    可又有许多不明白,怎么还扯到台湾巡抚马栋将军?

    朱翊镠见王安一副急切的样子,只好与他解释一遍。

    王安一点即明,立即心领神会。

    “原来这一切都在万岁爷的运筹帷幄之中啊!”王安感慨地道,继而又表示担忧与不解,“可万岁爷不是一直在强调日本不可小觑吗?为何还要将我们的军队开到日本海岛去场作战呢?”

    “这样才能击溃他们呀,不然会像上次一样,他们不信邪不知道痛。”

    “可场作战终究不利嘛。”

    “嘿嘿,朕这叫背水一战,打到他们本土去,看他们以后还敢嚣张吗?”

    “万岁爷,这件事儿,朝中大臣暂时还不知道吧?”王安又弱弱地问道。

    “还不知道……”朱翊镠摇了摇头。

    “万岁爷回来了,那这次战争主力是谁?又是谁来领导的呢?”

    “主力当然是东北军区,所以实际领导是李成梁总兵官,但他这次没有亲自出马,而是交由他三个儿子负责,朝鲜方与马栋将军作为辅助。”

    “万岁爷一定是有必胜的把握吧?”

    “朕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也是有考虑的,第一,朝鲜刚刚被日本欺负完,所以战斗的决心很强烈;第二,马栋也早已经摩拳擦掌,准备了好久;第三,东北军也需要磨炼,无论是水师,还是陆战部队;而最关键的一点是,日本这时候党争正乱着呢。反正与日本一战不可避免,那当然得趁他病要他命了。”

    “……”王安听了不禁两分恻然,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依万岁爷之意,这一仗要打到什么程度才算罢休呢?”

    “让日本永远不要有侵占朝鲜觊觎大明之心,如果他们负隅顽抗不肯签署国际条约,朕不介意踏平日本海岛。”

    “……”王安都有点不敢搭话了,感觉皇上这是有多恨小日本呀。

    “去,将内阁几位阁老召来东暖阁议事。”朱翊镠抬手吩咐道。

    “奴婢这就去。”王安躬身而退。

    陈炬安排完后,很快又急匆匆地回来了,看起来很紧张。

    “陈公公紧张什么?”朱翊镠直问。

    “万岁爷,两国大战能不紧张吗?”陈炬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迟早是要经历的,与其等他们来挑衅我们,不如我们趁他国内党争乱套之际先发制人,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万岁爷,会不会引起国际谴责,或其他国家的干预?”陈炬又担忧地道。

    “是日本最近太嚣张了,朕迫不得已应战而已。”朱翊镠回道。

    “哦,万岁爷预计一定能取得大胜就好,尤其战线不能拖得太长,否则恐怕在国内引发反战的情绪与恐慌。”陈炬又谨小慎微地提醒道。

    “这个朕当然清楚,日本腹背难以兼顾,加上内乱,他们应该支撑不了多久的。”朱翊镠信心十足地道。

    很快,内阁几位大臣也来了。

    毕竟,这事儿太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