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土法造大明 > 第149章 略知一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土法造大明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里是大明的国土,是内长城的地界儿,是大明居庸关和宣府来往的重要路线,而且往来相距也不过百儿八十里地驰援自己也不过只需要一日!

    和当初自己的父皇正统皇帝御驾亲征不一样,现在的大明没有太多的边境烽火,无论是宣府还是长城,都没有被牵制,驰援太子,这个事换谁都不敢耽搁。

    所以,朱见深耗得起。

    反观对方,兀良哈三部的骑兵尽管能进入到长城之内,当然是有人照应,可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照应他们的人也会提心吊胆自己被发现,更何况现在的锦衣卫指挥使朱骥还在居庸关盯着呢!

    九斿白纛反倒成了战功!

    望着九斿白纛朱见深转头看向雨化田:“知道对面领军的是谁吗?能树立起九斿白纛来,不是一般人啊!”

    雨化田轻轻的摇摇头,轻声的说道:“事出突然,锦衣卫没有及时联系上兀良哈三部的人,更没有得到这次领军和居中调和的人。兀良哈部、翁牛特部和乌奇叶特部本身就有一些矛盾,这种潜入内长城,突袭大明黄太子的事情,定然有人在其中居中发号施令,这个人应该就是树九斿白纛的人!”

    朱见深点点头,看了一眼后面欲欲跃试的英国公张懋,不由的笑着说道:“怎么,英国公有什么见教?”

    英国公张懋急忙抱拳,躬下身子,略带慌张的说道:“臣哪里敢有什么见教啊。只是臣对于草原的事还是略知一二的……”

    略知一二?

    朱见深这个时候心情已经放松很多,觉得自己应该命不至此,也没有刚才的严肃,便笑着说道:“别卖关子了,咱们都是年轻人,就应该意气风发,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吞吞吐吐的那是妇人之事……”

    呃,朱见深发誓,他真没想要开车,当然,他偷偷看了一下四周的人,发现,其他人好像没有发现他开车的事实,这才放下心来。

    英国公张懋也是苦笑了一下,想起了朱见深这一路上的脾气,不由的也是松了一口气,略带轻松的指着远处的蒙古骑兵说到:“咱们都知道九斿白纛的使用者必须是黄金家族的人,在草原上,当年瓦剌太师也先在土木堡之后,因为与脱脱不花有矛盾,两人互有攻伐,因为也先势大,导致脱脱不花首先发兵攻打也先,结果也先技高一筹,十分狡诈,以蒙古大汗之位作诱饵,拉拢脱脱不花之弟阿噶巴尔济,阿噶巴尔济被也先的阴谋所迷惑,背叛了其兄脱脱不花,带领属下投靠了也先,合兵一处攻打脱脱不花。脱脱不花最终被也先打败,仅带十余人逃往大兴安岭以东,来到科尔沁的郭尔罗斯部!”

    “明景泰四年,也先在击败岱总汗脱脱不花后僭称“大元田盛大可汗”,建年号”添元“,但也引起一些不满和反抗,后被其部下阿剌知院攻杀。”

    “喀喇沁部领主孛来受萨穆尔公主派遣,将阿噶巴尔济孙、哈尔固楚克子伯颜猛可救出瓦剌,送往兀良哈部呼图克图少师处抚养,以保存元裔。景泰五年,孛来攻杀瓦剌领主阿剌知院,与翁牛特部酋长毛里孩拥立蒙古本部黄金家族出身的脱脱不花汗幼子马可古儿吉思为可汗,也就是咱们说的小王子,两人自为太师专权,时称“鞑靼部落,孛来最强”。西攻瓦剌,东挟兀良哈三卫。景泰六年秋,马可古儿吉思汗与毛里孩、孛来等领4万骑进攻瓦剌。瓦剌亦聚众3万应战。双方互相攻战,未分胜负。”

    “毛里孩和孛来虽在蒙古本部共享太师尊严,可以左右政局,却无力指挥诸部,他们与诸部酋长基本上是平等的。与当年阿鲁台太师、也先太师挟天子以令诸侯,可以号令诸部的霸主地位相比,已经大不相同。”

    “所以末将斗胆猜测,应该是毛里孩控制着手中的小王子,胁兀良哈三部,以重塑黄金家族的威名或者自己太师地位权力的提升为目的,发动的这次突袭,就是不知道孛来有没有参与,毕竟,现在鞑靼在草原上的势力还是挺强的,正如那冉冉升起的朝阳,就不知道会不会发展到瓦剌当初的声势了……”

    好么……

    这叫略知一二?

    你特么都快赶上百度了!

    小王子?

    对面是小王子,我特么是小太子。对方是黄金家族的子孙,我还是大明皇族朱氏子孙呢,谁也不惧谁!你有你的九斿白纛,我还有我的大明龙旗呢!

    望着对方那还有两万的骑兵,朱见深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幼军,出发时,严整的六千多府军前卫,现在能完好无顺站在这里的却只有三千多不到四千!

    那些受伤的幼军战士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机会重新站在自己的龙旗之下!

    心在滴血啊!

    朱见深望着一个个毅然无所畏惧的士兵,忽然心中有些后悔,不知道自己把他们带到这个排队枪毙的时代到底是他们的幸运还是不幸!尤其是为了增加载弹和火药的数量,朱见深特意的改变了军装,没有甲胄。此举固然是让他们更加的灵活,但却让他们在面对蒙古骑兵的骑射时凭空多了几分伤亡。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想当然,片面的相信了火枪的威力,以为自己的弹药投射量足以将骑兵部队御敌于射程之外。

    果然,真理只在射程之内。

    自己的真理还是不够强大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朱见深心思的低沉,熟读经史又善于揣摩人心的小丫鬟蓉儿悄悄的找到战场前线的曹斌和张杰,轻声的说道:“这个时候,不能流露出殿下的一时妇人之仁,要坚定战士们的死战之心,要鼓舞士气,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张杰和曹斌都一楞,他们一个一直在前面率领着重铳部队,一个一直统帅鸟铳部队,保持着阵型,谁也没注意后面的皇太子殿下心思,这个时候他们都有些不知所措。

    “鼓舞士气,懂不?就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这种的……”

    张杰听到这里,眼前一亮,看了一眼曹斌,然后对着蓉儿点点头,低声说道:“末将知道了!”

    说完,他把头上头盔拿下来,一下一下的敲着,直到很多士兵都在那里跟着敲,声音逐渐大起来,也整齐划一之后,他才扬首高声唱到——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

    “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大明要让四方来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