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轻井泽 > 第345章 新公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轻井泽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午,石原正雄去到了工藤若菜那里吃午饭。他到了之后的第一件事情,除了脱掉脚上的鞋子,再换上拖鞋之外,就是去看自己那一个还躺在婴儿床里面的儿子。

    石原正雄只要一看到他,无论是一天当中的疲劳,还是不高兴,马上就能够一扫而空。这也就是有孩子的快乐源泉所在。

    石原正雄和工藤若菜前后脚的坐到了饭桌旁边。两人依旧是习惯性的面对面在一起用餐。早已经就读小学校的工藤美月,中午饭是在学校内解决,不用回家来吃。

    石原正雄一边吃,一边说道:“我准备给你们换一个大些的房子。”

    工藤若菜听到这样的话,内心里面顿时就是一阵感动。在这之前,自己从未对他提过换房子的事情。吃过不少苦的她,真心觉得当下住着的房子已经足够好了。

    过去,自己还会操心房租一事。现如今,她完全就不会去考虑房租的事情,毕竟房子就是石原正雄的。

    “不用了吧!这里挺好的。”工藤若菜倒是没有假气道。

    石原正雄直来直去道:“好什么啊?我当初买下这里的时候,着急了些。这里又是一个别人住过的二手房。现在,家里面又多了一口人。

    两个孩子在将来也是各自需要一个房间。这里也就两个卧室,不够。何况你有了一定的社交圈子。若是把朋友带到家里面来玩儿,也实在是不太方便。

    正好轻井泽这里有一处刚竣工的多层高档小区,我就直接全款买了一套最大面积,有两百多平方米的小复式。

    二楼是三间卧室,而楼下有一个大厅,还有一间卧室。楼下那一间卧室,可以给儿子做成一个休闲房间。

    至于具体怎么弄,你自己决定。装修什么的,你也自己去搞。这等小事儿,我相信你没有问题的。”

    他说到这里是有意的停顿了一下,放下右手上面的筷子,继而从一个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串钥匙和门禁卡,一并是放到了工藤若菜的面前道:“这就是景苑小区的钥匙和门禁卡。

    你需要什么就买什么,不用专门再打电话过来问我。我给你的那一张富士银行黑卡的副卡是完全能够应付。

    再有就是,那一套新公寓,我是写了秀一的名字。至于当前这一套公寓,我会改成你的名字。今后,你完全可以把它给出租出去。”

    工藤若菜激动的眼泪盈眶,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当中流了下来。自己和一些妈妈们前不久还在谈论轻井泽的景苑小区。

    其中的一个妈妈在那里买了一套最小面积的公寓,还是按揭贷款,那都骄傲的不行。自家直接就是全款购买了一套最大户型。

    工藤若菜当下实实在在地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母凭子贵。她在用手擦拭脸上泪水的同时,小心翼翼的问道:“美月呢?她也是你的亲生女儿。”

    石原正雄对于自己的长女,不可能忘记。他原本想着等她长大了再行一个安排道:“美月还小嘛!”

    工藤若菜明显就觉得他这话就是在搪塞自己道:“秀一更小,还没有满周岁呢!你看这样行不行?

    把这一套公寓改写在美月的名下。美月当年跟着我,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全然不像秀一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

    石原正雄知道她非常爱孩子道:“若是我将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靠什么来生活?你名下有这样一套公寓,可就不一样了。”

    工藤若菜心里面知道她和石原纱希已经正式入籍结了婚。自己的一切依靠都是来自于石原正雄。

    这也包括自己手上那一张富士银行黑卡的副卡。真要是他发生个三长两短,自己的生活来源可就断了。

    石原纱希完全有可能会把自己手上这一张副卡给停掉。若是对方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女人,甚至还有可能会把自己和孩子们一起赶出轻井泽。

    “孩子们会孝顺我的。”工藤若菜充满了信心的回答道。

    石原正雄直言道:“话不是你这样说的。你不应该把全部的赌注都压在孩子们的身上去。”

    “我当初也是把全部的赌注压在了你的身上。我相信,好人有好报。美月亲口问过我,为什么她和我没有改姓氏?

    我骗她说,爸爸不是一般人。我们不改姓氏,那是为了人身安全着想。”工藤若菜一本正经道。

    石原正雄笑了笑道:“这么牵强附会的话,美月会相信?”

    工藤若菜有一说一道:“她信也好,不信也好,都这样了。总不至于让我对她实话实说吧!

    她今后要是知道了,新公寓是你留给秀一的,老公寓是你留给我的,而她却什么都没有。你觉得她会怎么去想?又怎么去想你这一个做父亲的人。”

    “今后,等到美月出嫁的时候,我会有一个丰厚的嫁妆给她的。”石原正雄没有忽悠她道。

    “今后是今后的事情。你总的把现在这一个是事情给解决好吧!虽然这两套公寓的价格是存在有巨大的差距,但是也好让美月在心里面平衡些嘛!

    我相信,她长大懂事儿了,都不会有任何的异议和不满。谁让她是女孩儿呢?即便她想要争一个什么,和自己的亲弟弟争,也不合适吧!”工藤若菜还是希望他能够尽量把这一碗水给端平道。

    石原正雄看着她这一副样子,不无就在脑袋里面想起了中国的不少父母一辈子都是为子女而活着,很少考虑到自己。

    他笑着道:“新公寓写你的名字,而老公寓就写美月的名字。至于秀一,他将要要是问你,爸爸为什么没有留给他东西。

    你完全可以说,等他长大成年后才好进入到爸爸的公司。届时,只要他通过了我的全部考核。我可以留一家酒厂给他继承,甚至更多。”

    工藤若菜的眼泪完全就开始止不住了。她显得特别激动的地方,还不是自己和儿女从石原正雄那里获取到了多少财产,而是儿子得到了一种婚生子才有的承认。连她都知道,酒厂那可是石原家的根本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