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民女张春华拜见司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位壮士想必是认错人了。”

    感受到周泰与蒋钦的敌意,陆逊笑着回道:“两位壮士以为我们是敌人,不过…‘不拘形迹’这四个字,晚辈及是喜欢,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陆逊说着话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陆绩也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周泰却是一摆手。“你们两个倒是也爽气,只不过,这酒杯太小!”

    念及此处,周泰招呼道:“酒保,取两支大碗来,打十斤黄酒!”

    陆逊、陆绩听到这“十斤黄酒”四个字,都吓了一跳…

    酒保赔笑道:“几位爷,十斤黄酒喝不完哪!”

    哪曾想,周泰指着陆逊道:“这位公子爷请,你何必给他省钱,依我看,十斤不够,来…打二十斤来。”

    “是,是!”酒保不敢怠慢…过不多时取来四只大碗,还有几大坛酒,就摆放在桌上。。

    “来,斟满四碗!”蒋钦抬头望了陆逊一眼,招呼道。

    酒保依言斟满,推放至陆逊、陆绩的面前。

    陆绩登时就觉得这酒气刺鼻,有些不大好受,他不过才十余岁,从前在陆府也不过偶尔才喝上几杯,哪里见过这般大的酒碗,不由得皱起眉头。

    “来,干了!”

    蒋钦笑道,说话间,他与周泰一饮而尽。

    陆逊也满饮这一樽…陆绩拧着头,也硬着头皮一饮而尽。

    哪曾想…这碗酒刚刚饮过。

    周泰嚷嚷道:“男人喝酒干嘛这么婆婆妈妈的,咱们四人先来各自对饮十碗?如何?”

    周泰这眼光中颇有讥嘲轻视之色,若然换作平时,这酒…陆绩多半得谢绝了,自称酒量不及!

    可现在…他们陆家要招揽这两人,如何能让他们轻视了呢?

    当即,胸膛一挺。

    “在下舍命陪君子,待会儿酒后失态,壮士莫怪!”

    说着端起酒碗,“咕咚咕咚”的便喝了下去…

    可这酒是喝了,可一大碗便是半斤,陆绩的腹中顿时就犹如有股烈火在熊熊焚烧,头脑中混混沌沌。

    周泰见他喝的这般豪爽,倒是出乎意料之外,“哈哈”一笑,登时对陆绩这年轻公子添得了一分好感,“爽快!”吆喝一声,也是端起碗来,仰脖子喝干,跟着又斟满两大碗。

    他待会儿是要带九江的兄弟去孔家讨回公道的,孔家乃会稽四大家族,又与江东的各大家族关系盘根错节,可以说…这趟去罢,就算是救下老乡,也势必再难于这江东立足!

    酒壮人胆,索性…一碗碗下肚,也不想后面那么多事!

    再说了,周泰觉得自己的拳头硬,脖子更硬,还真未必怕这些狗屁大士族。

    蒋钦却是注意到陆逊…

    “你那兄弟一直在喝酒?你怎么不喝?酒品既人品,你可比不上你那兄弟实诚啊!”

    “酒自然是要喝的,可不急于一时!”陆逊眼眸微眯,“不巧方才听到了两位壮士的难处,心里嘀咕着,若是两位壮士醉了?如何救人?若是我俩醉了,又如何帮两位壮士救人?”

    嘿…陆逊这一句脱口。

    蒋钦眼珠子一转…

    这小子有点意思,还提出什么,帮他们救人?

    他微微顿了一下。

    “公子说的有道理,可话不能乱说,公子要帮我们救人?”

    “在我看来,一起喝过酒的那就是兄弟。”陆逊笑着说道。“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兄弟有难?如何能袖手旁观呢?”

    霍…

    陆逊的酒品没有得到蒋钦的赏识,反倒是这几句话,让他一下子亢奋了起来。

    有点意思,委实有点意思。

    “好,那就借公子吉言,希望救得我那老乡后,咱们还能一道在此喝酒!倘若有那么一刻,我蒋钦自罚三十杯谢罪!”

    一言蔽…

    蒋钦一把抓住陆逊的手就往楼下走。

    周泰会意,也抓住了陆绩的手,在他们看来…这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两个年轻的公子?他们纵是出身名门,可在会稽四大家族的孔家面前,又能说上话么?

    四人下了松鹤楼…

    蒋钦与周泰是越走越快,到得楼下更是迈开大步,顺着大路疾趋而前,沿途越来越多的九江老乡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原来…

    跟随蒋钦与周泰来此投奔英主的同乡不少。

    因为一连串的变故,孙策处自然是没法投了,于是就在附近做些体力活,养活自己,等待两位大哥吩咐。

    哪曾想…竟有同乡兄弟得罪了孔家。

    这么一路走来,到孔家时已经有一百余人,还有一些同乡不断的涌入。

    乍一看,就好像是土匪下山劫掠一般。

    陆逊与陆绩也是很惊诧。

    没想到,周泰与蒋钦手下有这么多同乡。

    关键是这些来自九江的壮汉,一个个魁梧异常,比起他们募集的部曲,比起那些严白虎之流的门,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

    …

    荆州,新野通往宛城的大道中间,一处名唤博望坡的山道两侧。

    一边是七万荆州兵安营扎寨严阵以待,一边是徐庶布下的“丐版”八门金锁阵…

    此时此刻,一个十七、八岁的翩翩少年站在博望坡山峦间的高处…

    他头戴白色的帽子,样貌极是俊秀,一把白色的羽扇极是显眼,这羽扇是他的同门师妹送给他的。

    而他,自然便是诸葛亮,只是此时…对外,人们都以为他是诸葛家的三公子——“诸葛均”。

    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亭亭女子,面颊上蒙着黑纱,似乎刻意的不愿意以真面目见人。

    除了黄承彦的女儿黄月英,还能有谁?

    她一动不动,就等着诸葛亮…

    说起来,他们是黄承彦派来的,半月前刘表派蔡邕去请黄承彦这个姐夫出山,解此博望坡“八门金锁阵”,可黄承彦一眼就窥探出了此间原委,于是只是派女儿黄月英,与内定的女婿“诸葛均”前去…

    也算是对女儿、女婿的一番历练。

    而此刻的诸葛亮站在这高处的崖边足足半柱香的时间,他一直在观察。

    半刻钟,一刻钟…

    终于,诸葛亮的嘴角咧开,淡淡的开口道:“好一个八门金锁阵,我若是五师兄,此番布下的就不是这八门金锁,而是‘风后八阵图’!”

    唔…

    这话脱口,黄月英眼眸微凝,有些意外…“你说这八门金锁阵是元直师兄布下的?”

    “没错!”诸葛亮点了点头。“水镜八奇第五奇徐庶徐元直,不过…咱们这位五师兄既布下了五路伐曹,逐鹿中原的局,何必又亲手去解此局呢?委实诡异至极…”

    讲到这儿,诸葛亮顿了一下。

    “更有趣的…是这八门金锁阵,这阵是元直布的不假,却又破绽百出,徒有其表,中间通欠主持,像是赶工赶出来的,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从任何一门入,从任何一门出,其阵必破!偏偏…就因为这么一个徒有其表的阵,咱们这位荆州牧畏惧不前,看来,你父亲一早就看破了此间玄关?”

    “玄关?”黄月英反问道…

    诸葛亮点了点头。“刘荆州在观望,若是江东广陵战场大捷,袁绍南下,他也会顺势北上,可如若有一路搁浅,他势必就会以破不了此阵为由,退回荆州,如此既保全了兵马,也不至于得罪袁绍!”

    听过诸葛亮的这一番分析,黄月英懂了,其实…她也能看出这阵不难破,可…此间“人情练达”就不是她一个女子能够通透的了。

    “走吧…向刘荆州赴命?”诸葛亮轻轻的摇了摇头。

    “赴命什么?”黄月英继续问。

    “如今袁绍北归,江东铩羽,他想要听到的回复,自然便是…咱们也‘破不了’此阵!”诸葛亮扭过头轻声道,步履已经迈开,就打算往山下走。

    黄月英嘟囔着嘴,她第一次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明明这阵能破,却又非要说不能破。

    唉…这世上的事儿!

    果然…

    不是非黑即白,不是都讲究死理的。

    就在这时…

    “师兄你看?”

    黄月英一把拉住了诸葛亮的袖子,指着山崖下,八门金锁阵后敌军的驻扎处。

    诸葛亮再度转过身,朝下面望了过去。

    这不望还好,一望之下,登时一惊。

    这…

    映入他眼帘的是木牛流马。

    没错…木头制成的牛和马在运送粮草,只需要极少数的甲士护送。

    最关键是,如此山峦之地,这木牛流马如履平地,这…太过匪夷所思了。

    “这等神乎其技的运输技艺,太过玄奇…如此这般,那押送粮草岂不是毫不费力?”

    诸葛亮感慨道…

    黄月英清点了下额头。“咱们俩此前也试过,可…都失败了,要是能缴获一架这木牛木马就好了,也好窥探出,失败的地方在哪里?”

    言及此处,黄月英难免有些遗憾…

    就在这时…

    似乎是因为黄月英感慨的声音太大,一名护送的荆州小卒听到了,他主动上前。

    “诸葛公子,黄姑娘,这叫‘木牛流马’根据细作传来的消息,如今的曹营几乎都用它们来运送粮草,咱们在中原细作倒是想办法送来了一驾,被蔡将军保管,两位若是想要一窥究竟,不妨去向蔡将军讨要。”

    因为黄家与刘家、蔡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黄月英又是黄承彦的女儿,这小卒也不敢怠慢,忙将知道的娓娓道出。

    这…

    诸葛亮与黄月英彼此互视一眼。

    对这木牛流马,他们俩还真有兴趣。

    “那就多谢…”

    不等诸葛亮开口,这小卒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了,倒是忘记了…听说在曹营,发明此木牛流马,绘制出制造图的是大汉司徒陆羽,而具体制成的乃是太学生,徐州琅琊郡诸葛家族的二子——‘诸葛亮’,听闻…陆羽专程开设工房,此间掌事乃是皇叔刘晔,此间副掌事便是此太学生诸葛亮!”

    呃…

    这话脱口,诸葛亮整个人愣住了。

    这木牛流马是诸…诸葛亮制成的?

    一个恍惚,他登时懂了,多半这小卒口中的诸葛亮,便是他的三弟——诸葛均!

    天哪…

    诸葛亮面颊遍布惊愕!

    这…这神乎其技的木牛流马是…是均弟制成的?

    不等他反应过来。

    “诸葛亮…琅琊诸葛氏?那与师兄不就是同族子弟咯!”黄月英喃喃开口道:“看起来,这位诸葛公子,也是很有才华的一个公子呢!”

    呃…

    诸葛亮一阵懵逼,有点尴尬呀!

    …

    …

    许都城,司徒府。

    此时的陆羽正独自一人在书房中,案几上摆放着的是一张简易地图,这是陆羽画出来的。

    而上面的许多点,陆羽均标记出来。

    比如…五路伐袁。

    其实…按照他的计划,五路伐袁也就是个样子,逼袁绍做选择题的,真要打起来,吕布、公孙瓒、韩遂马腾、张燕、南匈奴…五个绑在一起也未必是袁绍的对手。

    当然了,至于未来,那就不好说了。

    毕竟,这五路可是埋在袁绍身后的钉子,凭着他的性子,势必会有所防备,那么…正面战场的压力骤减。

    若是正面战场能胜,那宜将剩勇追穷寇,将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呼…

    轻呼口气,陆羽的眼眸继续在地图上闪烁,脑海亦是飞快的运转。

    他习惯把全盘的部署在脑海中多过几遍。

    这是因为,他对古人智慧的敬畏…

    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若不是因为事先了解这段历史,怕是随便一个古人都足够在谋略上吊打他了…

    便是为此,每一次的布局才应该更加的慎重。

    就在这时。

    “踏踏…”

    厚重的脚步声自门外响起。“陆公子,司马仲达求见…”

    典韦的声音接踵传出。

    司马仲达?

    陆羽眨巴了下眼睛,要知道…这段时间,司马懿登门拜访了许多次,甚至第一次还是在杨修的引荐下…

    司马懿的一句话让陆羽印象深刻。

    ——他想成为对陆公子,对龙骁营有用的人。

    倒是陆羽,对用不用司马懿一直持犹豫的态度。

    严格地说起来…

    历史上的三家归晋,未必就一定是司马懿的锅。

    说白了,是曹魏压不住河内司马家,压不住那些世家大族,若是曹操,或者是曹丕在位,别说是高平陵之变,吓死司马懿他都不敢生出半点反意!

    而且,那也有曹魏大肆打压同族兄弟,推行九品中正制,让士族进一步崛起的锅!

    说白了,还是人家司马懿“剩”者为王。

    这些不能统统怪在司马懿身上…

    再说了,历史上的司马懿对内收敛野心,掩饰锋芒,对外趋吉避凶,示弱装病,可…现在,因为陆羽的出现,他也搞不懂司马懿怎么想的,竟主动请官出仕。

    可以说,历史的车轮在河内司马氏一族身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翻转。

    可…

    当真让陆羽去用司马懿,他觉得挺膈应的,就“司马仲达”这四个字都挺膈应,如鲠在喉,如坐针毡,如芒在背!

    当即摆摆手,陆羽吩咐一声。“不见了,让他回去吧!”

    “陆公子…”哪曾想,典韦补上一句。“司马仲达此次前来,是带着其父京兆尹司马防的印绶,更是提及要捐出司马家所有的家产,助陆司徒,助曹司空决战袁绍!他提及他的父亲、兄弟均会退回河内老家,永不出仕!”

    呼…

    这个…

    陆羽眨巴了眼睛,这是满满的诚意啊,如此诚意,这要不见…委实说不过去了。

    “让他进来吧!”

    吩咐一声,陆羽洗了把脸,让自己更有精神一些。

    不多时,司马懿步入此间书房,不光他来了,跟随他一道前来的还有一名女子,司马懿朝陆羽行了一礼,这女子也施施然的欠身行了一礼。

    ——“草民司马懿拜见陆司徒!”

    ——“民女张春华拜见司徒!”

    张春华?

    这个名字一出,陆羽登时就想到某卡牌游戏中的那么几句。

    什么…“无来无去,不悔不怨”、“无情者伤人,有情者自伤”、“你的死活与我何干。”

    总之…在陆羽的印象中,这是一个很虎,很狂暴的女人,是只母老虎!

    略微眨巴下眼睛,按照古籍文献的记载,这个时间段,怕是她都为司马懿生下长子司马师了吧?

    “都起来吧,不用拘理!”

    司马懿与张春华站起身来,司马懿当先将京兆尹的印绶,将变卖家产的清单呈上给陆羽。

    “这是父亲的印绶,还有我司马家变卖家产所得的清单,悉数交给陆司徒,助陆司徒,助曹司空与袁绍决战使用!”

    “我司马家亦要悉数退回河内老家,如此…方能让曹司空与陆司徒放心。”

    哪怕是捐赠…

    司马懿语态卑微,尽显下位者对上位者的语气。

    “你想表达的不是这个吧?”陆羽眯着眼,主动开口问道:“说吧,你父亲不出仕,目的,是不是要让你出仕呢?”

    “咕咚”一声,被说破了心事,司马懿也不惊慌,这都是意料之中。

    他的心事,倘若陆羽猜不透,那才奇怪呢?

    “陆司徒,我听闻…前段时间,因为王陵中一场莫名的大火,龙骁营摸金营损失了些许将士,如今…摸金营上下尽显畏惧,不敢有人领头去盗墓倒斗!”

    司马懿朗声道:“我在想,我身为太学生…才疏学浅,不能像德祖那样冲锋在前,也不能像‘孔明’那样于工坊处立下功勋,就连曹沐姑娘那般,为三军将士提供兵刃铠甲,我也做不到…”

    “如此,我所能做的唯独是替陆总长去冒险,别人不敢盗墓倒斗,我司马懿敢!别人畏惧那莫名升腾而起的火焰,畏惧不前,我司马懿愿意当先!”

    “只盼,只盼陆公子给我个机会,司马氏已经隐去,我与拙荆只希望能做个对陆总长,对龙骁营有用的人!”

    霍…

    司马懿这番话脱口,陆羽眼眸微眯。

    就这么一瞬间,他竟体会到司马仲达的三成用意。

    第一,司马家归隐,这是让天子与汉臣阵营死心,这算是避祸。

    第二,司马懿主动出仕,投身于陆羽的阵营,这是以身为质,让曹操放心…

    如果说,这两点已经思虑的颇为周全了。

    可最关键的是第三点,也是最深层的那一项,这一点才是陆羽必须要收下他的缘由!

    司马懿不愧是司马懿!

    如此年纪,思虑问题却能如此的缜密,如此的密不透风!

    厉害,很厉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