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骑砍三国之御寇 > 63、恰如猛虎卧荒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骑砍三国之御寇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黑了下来。

    远处城头上有着隐隐约约的炬光,若火之瞭于原,而不可向迩。

    城墙巍峨,又如黑龙盘身昂头,耸入天际云端。

    这个时候,王政总是会再次在内心感谢系统大大之恩。

    它老人家总算留了情面,不曾把四项属性的额外增幅一刀切尽。

    要知在《骑砍》中,本身这些属性每增加一点,可不仅仅是现在这般模样。

    力每多一点增加,加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生命值。

    敏每多一点增加,则还有五点武器熟练度,并提高0.5%武器速度。

    至于智和魅,前者最为逆天,每多一点智便是多一点天赋点,而魅,则是增加所统帅的队伍上限。

    穿越到东汉末年,却是全然大变样了。

    智力不但不加天赋点了,王政目前也没发现它有什么大用,便只能继续做个“智障”了,没办法,升级经验越来越海量,属性点也自然愈发珍贵起来。

    敏捷同样也不能增加武器熟练度了,生命值则是靠升级变多,而和力量无关了,倒是游戏中有些鸡肋的魅力,却是大放光彩,屡建奇功。

    不仅在招降潘璋、于禁、祢衡等人时起了大用,王政更发现便是临阵对敌时,也似乎会助自己一臂之力。

    后来于禁便曾说过,当时与自己眼神一触时,有过片刻的失神,这才被自己轻易的欺近人前。

    难道这就是武侠小说中所谓地气势?

    对魅力暗自揣摩之余,力量也成了王政如今最重视的属性点。

    因为虽然不加生命值了,王政却发现,它加的已不仅是气力,还有体质。

    随着力量的每一次提高,自身的五感、体质等各个方面,便愈发趋向超人、或者说非人的地步。

    便如此时一般。

    即便相隔两三里之遥,更是在不见五指的暗夜之中,聚精会神之下,王政依旧怪物般地将远处的彭城看了个模糊大概。

    这是一座硬朗的城市。

    似乎连这里的风,都是硬的,吹的人脸隐隐生疼。

    九里山前古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

    楚汉争霸虽已远逝,但九里山麓松涛不绝,从过去、现在、到未来,它发出的声音,似乎永远是强弓硬弩、刀吟剑啸、千军喊杀、万马嘶鸣。

    便在去年,它刚刚又迎来了一次大战。

    如今的身上正带着曹操赠送的伤痕,虽然城墙既高且厚,却显然在短期经过了修补,新鲜的土质同老城墙截然不同,颜色深浅不一。

    城外有护城河,绕城而铺,虽不知其深,宽度倒也不差,更有着明显人力加工的痕迹。

    不过...似乎比起临淄那条护城河,还是没那么令人头疼。

    这也是两城之前相比,彭城唯一逊色的地方。

    而对于王政而言,这算是好事,他心中甚至有些庆幸。

    哪怕在祢衡介绍之下,他们已有了事先准备,但如果吴胜那边只开了城门,没抢到吊桥的控制权,那这条河如何太宽泛的话,恐怕第一波的攻势就会大受影响了。

    城楼上,隐隐有人影走动,大旗高挂垂落,在晚风里缓缓卷动,呼呼生响。

    城池外,无数人窥探着,等待着。

    .....

    月隐星辰,天地尽入幽暗。

    已是夜半之后、平旦以前的鸡鸣时刻了。

    也快到事先商量好的发动时机了。

    也是这样的啊。

    王政脑海回忆了起来自己起事杀官前的那一夜,亦是这般星月不再,亦是这样彻夜未眠。

    自己也再一次口干舌燥,感受到了内心滋生出的情绪。

    那是紧张、局促、浮躁,以及...

    患得患失。

    久别重逢,於乎而来,敲开心扉。

    王政下意识般地对着抓紧了剑柄,那柄乘胜万里伏剑的剑柄。

    不断的握紧,松开。

    又握紧。

    即便二阶兵的战力已有了数次的验证,五百人成功涌入了彭城内便已是极大的利好,但王政依旧还是担心。

    因为这波如何不能如计划般成功的话,后果将很严重。

    他和祢衡的看法一致。

    彭城这样的雄关,若要短期拿下,便要一击即中,也只能毕其功于一役。

    绕道豫州多走了近倍的路程,也正是源自于此。

    而若是一击不中,突袭失败。

    那极大可能要面对比临淄更难啃的防守,付出的代价...无论是人命还是时间,也只会更多!

    而那些敌人,无论是袁术还是文丑...

    都让王政不敢在彭城耽搁太久。

    虽然面色不显,站姿昂然,可王政确实是心浮气躁了。

    身旁的徐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过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站在身侧,一把帮王政挡风,一边死死地盯着前方的城池。

    又过了一刻钟了。

    三面山峦如兽,远处黑黝黝的城门仿佛成了凶兽的血盆大口,正在死水的静默中露出獠牙,渴求吞噬着一切。

    让所有人意外,甚至失望的是....

    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早已下令之下,后面的兵卒人人也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传,偶尔传来一些轻微的响声,那是被掩住唇口的战马,被压抑住了嘶鸣,只能发出细不可闻的闷叫。

    时间继续缓缓流失。

    每过去一分一秒,王政心中的焦躁便多了一些。

    他开始狐疑起来。

    吴胜在搞什么?

    怎么还不发动!

    这般状态下,神色已藏不住焦躁了。

    但他和他的士兵们,却还是在潜伏爪牙忍受。

    目光漫无目的的游巡四周时候,王政突然剑眉一皱。

    似乎,没之前那么暗了?

    他心中一惊,连忙抬头一看。

    只见遥遥苍穹,的确已非一片漆黑,却是有熹微晨光隐隐泛出。

    靠!

    贼老天,今日为何这般勤快,亮的这么早?

    心中连连咒骂,王政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开始思索改变计划。

    他不知吴胜为何迟迟不曾发动,但若是等待曙色来临,自家人马便彻底无法潜伏,露了痕迹。

    那...只能强行攻城了!

    正暗自发狠,却见身侧的徐方轻咦了一声:“将军,似乎有动静了!”

    你体质可不如我啊,我都没听见,你会听见?

    他却忘记自家方才心神不属,魂不舍守的,光顾着怨天尤人,却哪还有几分心力关注对面城池?

    虽是这般想着,王政还是侧耳一听,神色登时一动。

    确实有呼和声传来,发声处正是城门内。

    终于动手了?

    王政心中一喜,待要凝神再听,却是已不用了。

    因为下一刻,杀喊声已冲天而起,即便相隔甚远,只要不是聋子,人人可听的真切。

    间随些的,是刀剑相击之音,败者惨叫之声。

    然后,便在一阵喧哗纷杂中,城门咣然而开!

    紧接着又是一阵磨牙的“吱呀”,却是吊桥也缓缓放了下来。

    吴胜竟是不但不负所望,更带来了惊喜,同时抢到了城门和吊桥两处要地!

    外城门户大开,通往内城的大道也已彻底展现!

    “城开了!”

    “他奶奶的,终于开了!”

    身后万人同时欢呼起来,他们同样早等的心急如焚。

    正是人人欣喜时,却在这时,徐方却高声道:

    “步兵先入,骑兵后进,且先听将军号令,依序进城,有搅乱秩序者,杀无赦!”

    说的对!

    王政心中一凛,暗叫一声惭愧,自己竟无徐方反应的快。

    这声呼喊可谓来的及时。

    连主将王胜都等的心浮气躁,何况身后那些同样憋了一晚上的普通兵卒?

    乘夜,伺机、突袭,三者天军都做过,但同时进行却是头一遭。

    等的越是辛苦,如今便越容易兴奋,便要小心大军自家乱了阵脚。

    黎明之前最后一步,其实更容易让人摔倒!

    对着徐方赞许地微一点头,王政一跃而起。

    少年上马,回首,举剑,振臂。

    铿锵的高喝响彻云霄,回荡四野:

    “先取外城,再逼进内,一旦夺城。大庆三日。酒肉钱财,人人有份。”

    “全军出发,以首级定功!”

    “杀!”

    城内的厮杀声越来越响时,一道灼目的青光亦在夜色中骤然而现。

    旋即,平郊之上,亦爆发出另一阵冲天杀喊。

    下一刻,无数道暗色洪流朝着彭城奔涌而去。